首页

《四海鲸骑》——第十章 沙洲

​七里伸出手,摸了摸头顶的珊瑚,眼神无喜无怒,连口气也像是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建文嗫嚅道:“对不起,我先前不知道……” 七里摆摆手:“你不必表示难过,我并不后悔。全靠了珊瑚的能力,我才能从戒备森严的城堡里盗出那一块海沉木,并逃脱将军的追杀。以我无用之命,换来复仇的良机,我情愿如此。” 看着少女的脸庞,建文的心中,似乎有所触动。同样怀着复仇的情感,建文发觉自己比起七里真是太悠闲了。他不知道该如何...

《四海鲸骑》——第九章 海藏珠

​大船出海,为了改善伙食,都会带些活禽活猪。不过船上空间有限,这些活物没法放养,都是关在一个木制大笼子里。这种笼子除了圈养牲畜以外,偶尔也客串一下囚笼,拿来关人,所以栏杆都用橡木,造得特别结实。 现在建文、七里和腾格斯,就被海盗关在这么一个木笼子里,搁在船只底部的一处狭窄舱室内。 笼子原来的主人已不在了,只剩下一地的粪便和酸臭味道。七里不动声色地站在笼子中间,不肯坐下,极力让自己避开周围那些沾着脏...

《四海鲸骑》——第八章 贪狼

七里不知道什么是人头柱,可她随建文的眼光看过去,却也立刻怔住了。 这根粗大的桅杆上面,挂着密密麻麻的椭圆形痕迹,远看似是瘢痕,近处仔细看才知道,那竟是一张张镶嵌在柱子上的人脸。每张人脸的相貌都不同,唯一的共同之处是都带着极其痛苦的扭曲表情。这一根柱子上,少说也有百十张人脸,看上去邪意盎然。 “这个人头柱,是南洋海盗的规矩。他们每劫一次大船,都会把船主的脸按在桅杆上,用特制的墨汁把他临死前的惊恐表情...

《四海鲸骑》——第七章 预警

很快,这三个疲惫不堪的流亡者,在摇曳的青龙船上沉沉睡去。四面八方都是浩渺而深沉的黑色海面,头顶是璀璨的星空。整个世界似乎都沉没了,只剩这一条大船漂浮在无尽的渊面之上,无比渺小,又无比寂寥。 不知到了何时,一声悠长的龙啸在青龙船内部响起。三个人依然沉睡着,完全没有反应。龙啸声再一次响起,比上一次更尖利,更短促。当第五声龙啸响起,建文才勉强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到七里那一张精致而苍白的脸距离自己只有...

《四海鲸骑》——第六章 秘密

无垠的水面之上,一条青龙船飞快地向前冲去。这里没有高山深谷,永远一马平川,可以肆意奔驰。 龙尾形的舰艉划过一道长长的泛着泡沫的水纹,像是一管毛笔在绿蓝色的宣纸上肆意作画。即使是偶尔飞过的海鸥和信天翁,都没法追上它的速度,更不要说那些海豚和飞鱼了。这条灵船寄寓着一头灵兽的魂魄,不需人手操控。只要船长发出指令,它便可以自行乘风破浪,可以说是便利之极,不愧是大明水师四大灵船之一。 现在船长给青龙下达的指...

《四海鲸骑》——第五章 战火

​原来在这个悬崖之下,是一个小小的淡水湖。这湖泊本是一个巨大的土坑,没有外来水源,全靠雨水积蓄。恰好前一阵刚刚下过几场豪雨,湖水满溢。 建文对这附近的地理非常了解,知道这个湖的存在。他刚才目测了一下,看到三个人已降低到了足够的高度,即使直接摔进湖里,也不会死,这才强行干扰七里的动作,变成自由落体——否则他们绝躲不过那一阵精准的炮击。 建文很快从水面上冒出头来,大口大口地从嘴里吐出不少水草。在他旁边...

四海鲸骑——第四章 《阴阳师》

这是谁扔过来的,明摆着是要我的命啊!建文的心里,一瞬间划过惊慌,难道是朝廷发现了自己的踪迹,前来灭口吗? 这时唐格斯俯身捡起一块石头,朝着远处的某一个方向用力掷过去。石头以极高的速度飞过槐树林,眼看就要钻入树冠,却发出锵的一声,似乎被什么金属武器抽飞,改变了方向,遥遥飞出悬崖之外。 一个女孩的身形在槐冠之间显露出来,头戴珊瑚头饰,手里提着一把日本刀,脚下踩着一根软软的树枝。这是一幅惊人的画面,槐树...

四海鲸骑——第三章《海沉木》

到了第二天,建文返回海淘斋,什么都没说。斋主知道他只要赚到钱,一定会失踪一整晚,也懒得问他到底干什么去,简单地交代了一下铺子里的事,然后出门去了。 建文一个人呆在铺子里,擦擦阁架,摆摆古玩,然后趴在柜台上发呆。昨天那位船主的话,让他颇有些心神不宁。大明追捕前太子的力度减轻了,这本是好事,可船主那几句对父皇不经意的评价,却不那么中听。 他给自己泡了一杯武夷山的大红袍,捧起杯子正要喝,忽然门外“当啷”...

四海鲸骑——第二章《海淘斋》

泉州港是出入南洋的重要港口,拥有一个天然避风的深水港湾,地理位置得天独厚。这里每天都有来自大明、高丽、日本、琉球、南洋诸国乃至天竺、阿拉伯、欧洲诸国的大量商船进出,客商往来繁忙,大量南北货物在此转运。 都说财货如水,流转则活,泉州市舶业务如此兴旺,整个城市都变得富庶无比,极为繁华,比起陆上的两京不遑多让。海上流传着一句话,泉州港有三没:没有在这儿找不到的,没有在这儿买不到的货,没有在这儿打探不到的...

四海鲸骑——第一章《奔逃》

天空阴翳,海风呼啸。一排排墨绿色的巨浪此起彼伏,如同无数海兽挣脱了牢笼,缠满海藻的粗粝脊背几乎要触碰到天际。远方黑压压的乌云翻滚咆哮着,云中隐隐闪动着青白的电光。一场宏大的风暴,即将开始。 在这狂暴沸腾的海面之上,此时正漂浮着一支黑红色的舰队,赫然是大明水师的涂装。每一条船的舰首,都有一面猎猎飘扬的三角龙旗。旗色明黄,上面绣着一条四爪金龙。 这只舰队规模庞大,足有数百艘之多。舒展开来的牙白帆面几乎...

四海鲸骑——序

很久很久之前,曾经有这样一个未曾见诸史册的传说。 中国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在她年轻时,曾经见到过一位叫显照的高僧。武则天向显照询问自己的未来命运。显照这样回答:“一闪善念,即登极乐;一闪恶念,即堕地狱。成佛成魔,轮回六道,运命从无定数,只看一念之间如何抉择。” 说完这段话,显照从怀里掏出一串神妙的珍珠手串。这珠采自深海最极处的砗磲,名唤海藏珠,泛着七彩炫色,举在耳边仔细倾听的话,可以隐隐听到海浪的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