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鲸骑》——第五章 战火

《四海鲸骑》——第五章 战火

作者:明星 |  时间:2016-08-09 |  浏览:1541 |  2 条评论

​原来在这个悬崖之下,是一个小小的淡水湖。这湖泊本是一个巨大的土坑,没有外来水源,全靠雨水积蓄。恰好前一阵刚刚下过几场豪雨,湖水满溢。

建文对这附近的地理非常了解,知道这个湖的存在。他刚才目测了一下,看到三个人已降低到了足够的高度,即使直接摔进湖里,也不会死,这才强行干扰七里的动作,变成自由落体——否则他们绝躲不过那一阵精准的炮击。

建文很快从水面上冒出头来,大口大口地从嘴里吐出不少水草。在他旁边不远处,唐格斯被凉水一激一撞,也恢复了清醒。

他睁眼一看,发现自己居然深陷水中,吓得连连扑腾,连声说俺不会游泳啊!建文没好气地提醒说水不深,唐格斯试探着站直了身子,这才发现这里的水深刚刚没过自己胸口。

真是一个想做水师提督却既不会游泳又容易晕船的蒙古蛮子。建文心中对他的评价,又多了一个定语。

“嗯?七里那个姑娘呢?”

这时他才注意到,七里一直没有浮上水面,整个湖面只有他和唐格斯。建文心生不妙,连忙重新一个猛子扎进去,在浑浊的水里四处寻找。

这一坑水乃是雨水积蓄而成,里面没什么活物,只在底下有一些藻类苔藓。刚才被他们三个一搅,掀动底部的淤泥,让整片湖水都变得浑浊起来。建文在水里勉强睁开眼睛,回想着七里掉落的位置,四处寻找。

好在这个淡水湖并没多大,很快建文就看到前方似有一缕鲜血飘过。他循着痕迹游去,很快就看到了少女的身影。

七里整个人泡在水里一动不动,身子蜷缩如虾,看起来非常痛苦。一条血丝从她的腰间绵绵不断地飘出,在水中扩散。

建文连忙游过去,从后面抱住七里的身躯,奋力把她托出水面,然后朝岸边划去。唐格斯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也过来帮忙。这个巨汉伸手一抓,把两个人都从水里拎起来,轻轻放到了岸边。

七里平躺在岸上,脸色煞白,几乎见不到一丝血色。建文这时也顾不得避嫌,双手按在七里的胸口,一下一下拼命按压。按了约莫二十几下,七里忽然抬起脖子,从嘴里吐出一大口污水,然后再度躺倒。

直到这时,建文才松了一口气,只要把肺里的水排出来,至少可保性命无虞。他再去检查她的腰间。那里有一道长长的刀痕,应该是刚才那一批武士留下来的。

也就是说,七里是带着严重的刀伤,拽起建文和唐格斯一路跑下峭壁的。刚才那一连串奔跑,让她几乎脱力,所以落水之后连挣扎上浮的力气都没有了。

唐格斯也受了伤,对整个状况摸不到头脑,他站在旁边看看七里,又看看建文,瓮声瓮气地问道:“咱们接下来去哪里?”

这个问题,让建文一下子陷入沉默。

是呀,接下来该去哪里呢?

最明智的做法,是把海沉木放回到七里身上,然后一走了之。这件事本来跟他毫无关系,虽然七里救了自己不假,可最初也是她让自己陷入这场莫名争斗的。

可是……建文注视着昏迷不醒的少女,又不忍心把她扔在这里不管。阴阳师那些人肯定会追过来,七里落到那些邪恶的家伙手里,不知还要承受怎样的折磨。

“哎呀……你这个妇人之仁的毛病,得改改!你可是有秘密的人!”建文敲敲脑袋,拼命告诫自己。可他始终没法对一个受伤少女置之不理。“算了!我可以把她送去医馆,留点钱,然后再走,这样就两不相欠了。”

总算想到了一个折中方案,建文不由得精神一振。他把少女横腰抱起来,朝外面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去。唐格斯紧随在后头。

建文停下脚步,皱了皱眉头:“刚才的凶险你不是没看到,干吗还跟着?太危险了,你还是赶紧自己走吧。”唐格斯一梗脖子:“你还没教俺操船术呢。”

“我是说介绍你去船木坊!不是教你操船术!”建文觉得这个蒙古蛮子实在太轴了,脑子里除了操船术什么都没有。

“这么说,你刚才说的是真的?”

“我说什么了?”

“刚才在悬崖上,你说根本没人教俺操船!没人教!俺是个白痴蛮子,一辈子也当不成水师提督!”蒙古大汉学着建文的口气,惟妙惟肖,说完以后露出失望的眼神,简直像一只吃不到鱼干的小猫。

若不是建文抱着七里,他很想揉揉自己的太阳穴:“笨蛋!那是为了把你从幻境中解救出来,才故意这么说的!”

“哦!明白了!其实你是肯教我操船术喽!”唐格斯忽又欣喜道。

“………………”

建文下定决心,不去理睬这个家伙,转身朝外头走去。现在当务之急是把七里送去医馆,别的都可以放一放。

正在这时候,他背后忽然传来两声低沉的爆炸。建文回头一看,发现在湖面上爆开了两团紫色烟雾。

“不好!” 建文大惊。看来阴阳师发现他们没死于刚才的炮击,又投下两枚紫烟标记地点,召唤火炮再次进行打击。那条黑船的火炮非常犀利,反应速度也极快。恐怕这个湖很快就要变成火海。

建文一咬牙,对唐格斯喝道:“你想学操船对吗?”

“是的!”

“那扛好这个姑娘,跟着我走!”他说。唐格斯喜不自胜,过来粗臂一揽,轻轻松松把七里扛在了肩上。

如果想脱离炮击区域,他们必须争分夺秒。七里虽然瘦削,个子却不低,只有唐格斯这样的壮汉扛起来跑,才不影响速度。建文摸了摸怀里,那块海沉木还在,最后看了眼紫烟,一挥手:“快走!”

两个人扛着七里,迅速朝外面跑去。没跑出去多远,就听见头顶一道道尖啸声袭来,随即身后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还伴随着巨大的水花声。建文喊声卧倒!两个人连忙趴在路旁的草窠里,旋即强烈的冲击波如海潮般拍击而来,震得头皮微微发麻。

建文一边跑着一边心里数数,前后一共传来二十声爆炸,这是黑船在一侧的全部火炮数。他们再打,就得隔一段时间了。

“就是现在,快走!”

他叫唐格斯扛起七里,起身朝泉州镇上拼命跑去。这座高岗就在镇子边上,距离很近。只要进了镇子,日本人胆子再大,也不敢动手,否则就是跟大明结下不死不休的仇怨了。

他们奔跑如飞,眼看已经看到镇子上的钟楼。忽然前方传来几声日语叫喊,阴阳师和那几个日本武士狞笑着拦住了去路。建文眼前一黑,这些家伙还真是附骨之蛆啊,怎么还没甩脱?难道自己身上,还有没拿掉的香海虱不成?

七里昏迷不醒,唐格斯空有体格,头脑却简单得很。阴阳师稍做催眠,他就会中招。面对这么强大的敌人,这支队伍根本不堪一击。

“你们不要过来,不然我把海沉木毁掉。”建文高举起海沉木,大声吼道。阴阳师大笑:“你拿什么毁?”

海沉木是在海底极阴之地凝炼而成,虽是木质,却硬逾金石,寻常刀斧锤火根本奈何不了。这个小伙计仓促之间,哪里毁得去?不料建文冷笑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块灰白色的扁状石块:“海沉木虽然坚硬,却有一物可以克它,那就是这一块阴阳混洞石。”

阴阳师眉头一皱,他可从来没听过阴阳混洞石这名字,但出于谨慎,还是多问了一句:“这是什么东西?”

建文大声道:“这阴阳混洞石是宁波的特产,凝于鲲鱼之穴,浸润千年海气。待得鲲鱼化为鹏鸟飞去,又让它浸润千年风气。所以这石头虽小,却兼有风、水之极妙,专能解各种海物。海沉木最怕就是这石,一遇则如沸水扬雪,立刻化去。你若不信,我可以演示一下。”

“等一下!”

阴阳师伸手制止。虽然这个典故他从来没听过,但看这小子说得有鼻子有眼,不像是临时现编。明国地大物博,保不齐真有这么个东西也未可知。他可不敢拿这一块海沉木去冒险。

建文一脸严肃,心里却忐忑不安。他常年信口编造故事,取悦客人,这种程度的典故随口即来,早练就了一本正经说胡话的本事。

一见阴阳师出言阻止,他知道这是中计了,厉声道:

“知道厉害!那还不快让开路?”

“小子,这件事本与你无关。把海沉木和百地七里留下,你可以拿走这些。” 阴阳师从怀里拿出一把珍珠,个个都有牛眼大小,晶莹润泽,一看就知道是上等货色。

建文却不为所动:“刚才我都听见了,你说和这海沉木有关的都要灭口。”

“此一时,彼一时。”阴阳师说着生硬的中文,手指一拨,那五六个珍珠在他掌心滴溜溜地开始转起来。建文注视片刻,觉得眼前珍珠转得越来越多,暗想不好,又着了他催眠的道儿了。他拼命晃动脑袋,想从中脱离,可那珍珠光彩夺目,简直无法移开视线。

“放下吧,放下吧。”阴阳师的声音充满魅惑。建文不知不觉把手臂放松,手里的阴阳混洞石啪嗒掉在地上,摔得粉碎,腾起一股轻烟。

阴阳师先是往后一退,再仔细一看,登时气得够呛。原来这玩意不过是随处可见的石灰石罢了,刚才看这混蛋说得一本正经,原来也是胡说八道。

建文暗暗叫苦,这是他昨天去木坊订木料做记号用的石灰石,临时拿过来胡吹大气,想瞒天过海,想不到最终还是没混过去。

“动手!”阴阳师不打算跟他啰嗦了。

就在这时,忽然从镇子方向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建文定睛一看,远处是附近巡检司的几十名护卫匆匆冲了过来。为首的队正见到阴阳师和武士的装束,立刻如临大敌:

“港口那条开炮的黑船,是你们的吗?”

阴阳师淡淡道:“正是。”

“立刻放下武器,过来投降!”队正吼道,然后又看到建文他们三个,不由分说:“你们三个!也乖乖过来,等候发落!”

阴阳师没多废话,大袖一摆,门牙发出异色光芒,居然对队正也用上了催眠术。队正的手下着实悍勇,二话不说,迎着日本武士的刀锋就扑上来。两股强悍的军队,碰撞到了一块。日本武士胜在武器精良、武艺高超,但巡检司胜在人多。一时间厮杀得难解难分,谁也奈何不了谁。

建文悄悄牵了一下唐格斯的衣角,说咱们快走!唐格斯一看要跑的方向,不是去泉州镇上,颇有点意外:“哎?咱们不是去找巡检司庇护吗?”

“我在泉州的日子已经结束了。”建文苦笑着摇摇头,一脸无奈。

刚才那一场炮击,一定会引发大明与日本幕府之间的争端。锦衣卫必然会派出精干人手,仔细调查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刚才建文的脸已经被巡检司注意到,成了涉案人物。就算他安全地回到泉州镇,也一定会被抓到府衙里去查个底朝天。

建文没有勾结倭寇,这个倒不怕查。问题是,他的身份太特殊了。只要想查,很容易就能发觉其太子的身份,那才真是要命的事。

他之所以在泉州港能生存至今,全因为足够低调不引人注意。一旦引发外界关注,无论结果如何,建文都会面临暴露的危险。

想到这里,建文悲哀地意识到,从少女进入海淘斋的铺子开始,他在泉州港的平静生活就已经注定要结束了。今天早上,他还高高兴兴品茶等客上门,现在却要落荒而逃,生活的转变,真是来得太突兀了。

可是,现在能逃去哪里呢?

建文的心中,早有了一处合适的地方,那是他最后的逃亡手段。可问题是,现在他不是孤身一人,还有两个来历不明的同伴。带他们过去,自己的身份就会暴露给他们。可若不去那里,这一行三人根本无路可走,早晚会被抓住。

无论是幕府的人,还是朝廷,建文一点不想落到他们手里,都得极力避开。

其实建文还有一个更好的选择,那就是抛下唐格斯和七里,一走了之。他任由这个念头在脑海盘旋,犹豫再三。忽然在远处传来一声惨叫,巡检司和阴阳师的队伍终于出现了伤亡。

建文意识到,如果再拖下去,就没有逃跑的机会了。他看了一眼那个天真的蒙古大汉,以及肩上昏迷不醒的七里,一咬牙,做出了决定。

“跟我来!”

尽管不太情愿,建文还是没办法做出那种无情无义的事来。他让唐格斯跟上自己,从小路的另外一侧跑掉了。阴阳师见状要追,可立刻被巡检司死死缠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三个宵小逃远,不一会儿身影就消失在港口之内。

阴阳师面色铁青,摆动手势,一颗青色的烟丸升到半空,炸裂开来。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1. 卢松松博客 2016-8-10 22:50 #1

    不错,看完这个收获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