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鲸骑》——第八章 贪狼

《四海鲸骑》——第八章 贪狼

作者:明星 |  时间:2016-08-19 |  浏览:963 |  5 条评论

七里不知道什么是人头柱,可她随建文的眼光看过去,却也立刻怔住了。

这根粗大的桅杆上面,挂着密密麻麻的椭圆形痕迹,远看似是瘢痕,近处仔细看才知道,那竟是一张张镶嵌在柱子上的人脸。每张人脸的相貌都不同,唯一的共同之处是都带着极其痛苦的扭曲表情。这一根柱子上,少说也有百十张人脸,看上去邪意盎然。

“这个人头柱,是南洋海盗的规矩。他们每劫一次大船,都会把船主的脸按在桅杆上,用特制的墨汁把他临死前的惊恐表情拓在木头上。这些墨汁都是精心调制过的,可以把脸拓得栩栩如生,无论海水还是海风都无法使之褪色。人头越多,说明这个海盗势力越强大。海盗和海盗之间,不用言语宣威,只要远远一看桅杆上的人头数目,便知道谁强谁弱。”

建文低声解说道,声音在微微发颤。唐格斯一听,瞪圆了眼睛数了数,说:“这里至少得有一百张脸,那就是劫过一百条大船喽?”

一个海盗一生也未必能劫到这么多船,这个战绩可以称得上是海中巨魁,只有极恶又极强大的人才能做到。建文忽然抓住七里的手:“你眼神好,可看见那桅杆展开的船帆上有什么图案?”

“一个蜷曲着像是蛇一样的东西,有好几个头。”

“几个头?”

七里眺目远望了一下,很快回答:“七个。”

建文眼皮一跳,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你知道么?传说南洋的海盗有三大巨头:贪狼、七杀与破军。这条船的帆上有娜迦神龙,桅杆人头破百,咱们现在恐怕是在贪狼的坐舰上。完蛋了,完蛋了。”

他在泉州港就经常听人说起,讲述者无不面带寒意。据说贪狼这个海盗有一身神奇的本领,纵横南洋肆虐,偶尔还会北上,无论大明、高丽、日本还是南洋诸国,都拿他没办法。市舶司里的悬红,已经过了五千两,而且还是黄金,却无人敢拿。

昨晚那一幕惊人的画面,同时浮现在三个人脑海里。怪不得这个叫贪狼的巨盗能逍遥法外,他能操控巨舰从水底潜游,还可以张嘴吞掉船只,这份本领,谁能奈何得了?

唐格斯忽然发出一声沉沉的野兽般的低吼,他感觉到一股沉重的压力正逐渐靠近。

七里也敏锐地感觉到了,情况有点不妙。她一抬火铳,看到甲板对面有二十来个水手,大多数头缠白巾,正中一人身材魁梧不逊于唐格斯,那一只独眼凶狠无比。这一伙人已经发现了他们,正朝这边围过来。

“绞盘你找到了吗?” 她问道。

建文环顾左右,看到船舷边缘果然立着一尊黄铜制的绞盘,上头还有一个长柄把手。

“我给你们争取时间,尽快把底舱绞起来。”七里把弯刀抬起来。

这是他们一早就制订好的战术。七里负责阻挡,建文和唐格斯负责绞开船舱,然后唤醒青龙船,让它自行滑出水面,然后他们从甲板上跳下去。

七里的珊瑚头饰再一次发射出七彩光芒,她纵身一跃,高高跳到桅杆上,凭着不断涌现出来的珊瑚作为踏脚石,几下兔起鹘落,一口气跃至桅杆最高处。这里有一个负责瞭望的海盗,被七里毫不客气地踢下海去。

然后她拿起弯刀,把缆绳砍断了数根,失去支撑的大帆刷的一声,朝着那一群海盗砸过来,一下子把他们全笼罩起来。建文和唐格斯同时扳住手柄,开始转动。绞盘哗啦啦响起来,带动了底舱的机关。

这时那帆布突然高高隆起一块,嘶拉一声从里面被一柄利刃割开,身披大裘的壮汉率先冲出来,朝绞盘方向跑来。唐格斯见状不妙,转身迎面与那个独眼巨汉轰地撞在了一起。两个人身形剧震,谁也没倒,反倒是脚下的甲板咔嚓裂开了一条缝,可见力量有多惊人。

其他海盗也纷纷掀开帆布,沿着各处桅杆和绳网攀上去,要去捉拿七里。七里在各处桅杆之间来回跳跃,如乳燕入林,行动轨迹眼花缭乱。不断有海盗发出尖叫,被她踢落海中。

有了两人的掩护,建文抓紧时间摇动绞盘,一边转一边往船下看。船头的凶恶大嘴,已经缓缓开启,能听见哗哗涌入的水声。只要再开得大一点,青龙船就有足够的空间从嘴里滑出来。

就在这时,建文看到前方的海面上,多了十来个高高竖起的灰色三角鱼鳍,围着船来回打转。这些鲨鱼,大概是被连续落水的海盗吸引来的吧?

我在想什么啊!现在是担心他们的时候吗?建文咬着牙痛斥着自己,再一次用力转动绞盘,很快听到下面传来“砰”的一声,应该是把船嘴彻底张开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建文已经知道青龙船的驾驭方式了。只要玉玺好好地摆在船舵上,他就可以用简单的操船术语来远程控制。

“青龙船,倒退!”建文高呼。

底舱里的青龙船发出光亮,两侧盘龙轮开始哗哗地倒转,整条船缓缓退出大船的巨嘴,进入大海。

建文把住绞盘手柄,回过头去看。唐格斯和那个独眼巨汉斗得难解难分,周围的海盗都不敢靠近,生怕被误伤。七里仍旧在桅杆之间来回跳跃,上来一个踢一个,下面的海盗没法发挥数量优势。

形势一片大好,只要青龙船彻底脱离大船,他们跳下去。就算是贪狼,也绝不可能有青龙的速度。

他满心喜悦地朝船下看去,却突然呆住了。

那群鲨鱼对落水水手熟视无睹,反而聚在了一起,挡在青龙船前。远处水面有一个比它们要大一倍的白色三角鱼鳍,正在劈开水面,急速接近。

随着离大船越来越近,那鱼鳍在水面逐渐抬升,露出一条极大的白鲨光滑的脊背。但让建文惊骇的不是这条大白鲨,而是鲨鱼的脊背上,正笔直地站着一个中年男子。

这男子全身赤裸,海水沿着古铜色的肌块凹线流下去。他的肌肉鼓涨凝实,体型壮而不肥,那姿态就像是用一块承受了千万次浪花拍击的大礁石雕出来似的。可惜脸被一头浅黑色的乱发和浓密的虬髯所挡住,看不清楚面目。

这人左手扶着角鳍,轻轻摆动,像操控船舵一样。那头大白鲨居然比马匹还温顺,听凭指挥,左转右转,很快就靠近了大船。那大白鲨突然在半空一跃,那人双腿一弹,整个人轻轻松松就落在了建文跟前。甲板为之微微一颤。

“噗通”一声,大白鲨又落回水中。

建文这时才看到,对方的右臂上,刺着一条螺旋缠绕的黑色鲨鱼刺青,鲨口恰好在虎口的位置。而他的右手,居然长满了鲨牙,看起来就像是砍掉了五根指头,换上五把锋利匕首一样。

当他抬起手臂向建文伸过来时,感觉就好像一条巨鲨张开血盆大口扑击而来。

建文见势不妙,抽出火铳要扣动扳机。不料那人的左手一把抓住火铳枪管,轻轻一拧,那精铁铸成的枪管一下子就成了麻花。可建文已经来不及停手,还是开了枪。火药和弹丸在扭曲的枪膛里一下子炸开,建文惨呼一声,躺倒在地。

男子没有理他,继续朝前走去,甲板上留下一连串湿漉漉的脚印。七里在桅杆顶端发现这边的变故,几下珊瑚涌现,飞身跃到了男子背后,弯刀毫不犹豫地朝咽喉割下去。可刀刃碰到咽喉,如中败革,怎么也切不下去了。趁着她愣神的功夫,男子右臂舒张,一下子揪住七里纤细的脚踝,往地上狠狠一惯。轰隆一声,七里的身子半陷在裂开的甲板缝隙里,动弹不得。

解决了两个敌人以后,男子这才把注意力放在唐格斯身上。此时唐格斯与那独眼壮汉两人的战斗刚刚有了分晓。壮汉近战搏击的功夫不低,可哪抵得住草原摔跤的第一高手。只见唐格斯踢、绊、缠、挑、勾,技法层出不穷,再加上娴熟的关节技,很快便将那壮汉压服在地,动弹不得。

男子眼睛一亮,像鲨鱼闻到血腥味一样,欣然缓步上前。他略一站定,唐格斯顿觉脊背一凉,他有着野兽般的直觉,立刻意识到这男子是个极其强大的对手。

他对危险有天然的直觉,不退反进,立刻反身伸出双臂去扳男子的下盘。男子舔了舔嘴唇,似乎很满意这种反应,他发出一声豪快的大笑,双臂肌肉贲张,反去压制唐格斯。

两个人僵持了片刻,唐格斯感觉自己就像是面对一块礁石的巨浪,无论如何拍击,对方始终岿然不动。那两条胳膊重逾泰山,牢牢地压制着自己的动作。他在草原上每天跟人摔跤,类似的僵局不知碰到多少次了,拆解起来几乎不假思索,立刻手腕一翻,借对手的力量往斜里一拽。

这招叫做“博克忒鲁木”,是蒙古摔跤里最讲究技巧的一个手法。那男子也没想到这个纯靠蛮力的鲁莽汉子,居然忽然玩出这么一个花活儿,猝不及防,被重重带倒在地。

这一下子,甲板上一片沉默,周围的海盗脸色都是一僵。男子从地上爬起来,似笑非笑,用沙哑的嗓音说道:“我既然已经倒地,你为何不继续强攻,反而站开一步?”

“勇士不打倒地之人。”唐格斯瓮声瓮气道。

“很好。比拼技巧就到这里,接下来咱们来试试力量吧!”男子露出森森的白牙,嘿然一笑。唐格斯一时寒毛倒竖,难道刚才对他来说,还只是技巧比拼,根本没用出真力?

唐格斯瞪圆了眼睛,再度扑上去,挥拳就打,努力抢得一丝先机。男子喝了一声:“好!”不闪不避,同样用左拳顶过去,动作十分简单,气势刚劲无俦。

双拳一对,几乎炸出火花,赫然平分秋色。

两人再次打了起来,这回不再有任何技巧,纯粹靠肉体力量进行碰撞。此时其他海盗们纷纷聚拢过来,他们不敢靠得太近,生怕被波及到。有几个人把建文和七里都抓过来,牢牢捆住,一起围观。

唐格斯越打越心惊,这人的力量越发强劲,难不成他还能根据对手力量进行调整?那他的真实力量到底有多强?反观那男子,越来越兴奋,他战到酣畅处,哈哈大笑一声,左臂拳头做巨鲨噬咬状,奋力一捣,一下咬中唐格斯的胸膛。唐格斯登时觉得气息不畅,脚下虚浮几乎要跌倒。

男子毫不留情地追上一步,这次换成了右拳。他那五根尖刀一样的锋锐指头,哗地在唐格斯的胸口留下五道鲜血淋漓的伤口。唐格斯避无可避,咣当一声躺倒在地,眼冒金星,再也爬不起来了。

“归顺我。”男子说道。

唐格斯一愣:“归顺?”

“成为我的船员,听我的号令,从此四海纵横,你只需要跪我一人。”有滔天的凶势从男子身上喷涌而出,周围的海盗齐声喝彩。

唐格斯是个心思简单的人,他看了一眼建文,脱口而出:“不成,我答应了跟定他的。”

“哦。”

被拒绝了之后,男子也不恼怒,伸手将唐格斯搀扶起来。唐格斯正要道谢,不防他双臂一勾,唐格斯这样的壮汉,居然被他双手轻轻举过头顶,直接扔出船外去。

只见这大块头划过一道弧线,噗通一声落入水中,溅起巨大的水花。建文一见,大喊一声不要!

莫说唐格斯不会游泳,如今船下全是鲨鱼,这么掉下去,肯定要葬身鱼腹了。果然,附近巡游的那些三角鱼鳍,一下子全都聚拢过去,围绕着行将溺水的唐格斯转着圈。

这时男子走到船舷旁边,高抬右臂。建文注意到,他的右手鲨齿手指上,闪动着和七里的珊瑚头饰、阴阳师的舌尖一样的光芒。

他口中喃喃,似乎在发号施令。过不多时,海水翻腾。那十几条鲨鱼,居然把唐格斯用头顶上海面,却没噬咬。那条大白鲨游过来,摆动着脑袋把唐格斯半咬在嘴里,身躯一甩,一下子把他重新扔回到甲板上来。立刻有海盗过来,把这个奄奄一息的大汉按在地上,用铁链拴住。

“这是拒绝我的惩罚。”男子道。唐格斯已经吓得面无人色,喘息不已。

那十几条鲨鱼也没闲着,纷纷游到大船前面,把失去了指挥的青龙船重新顶回底舱里去。绞盘一转,重新关闭舱门。

局面一切都收拢妥当了,独眼壮汉殷勤地拿来一件棕色袍子和一顶头巾。男子披上袍子,把头巾仔细地缠在头顶,这才扫了这三个不安分的俘虏一眼,吩咐道:“今天我心情很好,打了一场好架。暂时不必拿他们去喂虎贲,先扔到笼子里吧,到了地方再说。”

海盗们齐声应和,正要散去。男子又开口道:“刚才是谁负责看守他们的?”

“是老十六和戈瘸子。”独眼壮汉有点惭愧地回答。

最初被七里打晕的那两个海盗很快被带上甲板,他们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男子瞥了他们一眼:“刚才的乱子你们看到了?”

两个海盗头如捣蒜,不敢回答。男子叹了口气道:“你们两个在我的船上几年了,怎么还是不知敬畏我?若是让这三个人逃了,我的心情很可能会变得很糟。”

说完俯身下蹲,作势要去搀扶他们俩。两个海盗战战兢兢地站起来,却不防被两只手猛然掐住脖子,吊在半空。

“既然我教不会你们敬畏,只好让大海去教了。”

男子露出一个狰狞的笑意,这是除了打架之外他最喜欢的画面。

他右手的鲨牙指头发出光芒,愈加明亮。男子手臂一振,两个人惨叫着被扔出船舷,跌入大海。其中一人还没掉到海水里,就见白色巨鲨高高跃起,一口把他叼住,然后其他鲨鱼一拥而上。很快海面上漂起一片鲜红颜色。

本篇完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1. 威客兼职 2016-8-22 10:50 #1

    博主是在这里发布小说吗?

    • 微博小说,感觉写的不错,转过来了

      • 这是哪里的微博,有没有链接呀?我去膜拜一下

        • 微博搜索四海鲸骑,很不错的小说

  2. 奇虎分享网 2016-8-23 07:28 #2

    不错学习了,谢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