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鲸骑》——第十章 沙洲

《四海鲸骑》——第十章 沙洲

作者:明星 |  时间:2016-08-26 |  浏览:1207 |  1 条评论

​七里伸出手,摸了摸头顶的珊瑚,眼神无喜无怒,连口气也像是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建文嗫嚅道:“对不起,我先前不知道……”

七里摆摆手:“你不必表示难过,我并不后悔。全靠了珊瑚的能力,我才能从戒备森严的城堡里盗出那一块海沉木,并逃脱将军的追杀。以我无用之命,换来复仇的良机,我情愿如此。”

看着少女的脸庞,建文的心中,似乎有所触动。同样怀着复仇的情感,建文发觉自己比起七里真是太悠闲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劝解才好,末了叹了口气道:“和你相比,我就像是个胆小鬼和懦夫。”

七里很难得地,拍了拍建文的肩膀。对她来说,这应该是很强烈的情绪表达了:“你不需要羡慕,海藏珠这东西听着贵重,其实大部分普通人是不会去要它的。说到底,会选择和它融合的,都是些走投无路的人呐。”

“可是……”

“我的父亲说,每一个拥有它的人,到后来都会后悔,都希望有第二次选择,追回自己失去的东西——可惜到那时候,已不能回头。你已经失去了常人所没有的,不必再失去第二次。”

建文听到后来,不由一怔:“什么失去?我没拿到过珠子啊。”

“你不是太……呃……那什么吗?”七里礼貌地没有吐出完整词汇。

一瞬间,建文的脸色变得更加忧郁了。他没有辩解,而是把脸转向舱室外面,默默地流泪。过了好一阵,他才转过身来,继续问道:

“听你的描述,海藏珠似乎不止一枚?那个阴阳师安倍舌夫也有海藏珠?”

七里的眼神里闪过一丝锐光:“安倍舌夫那一枚珠子里包裹的是一截塞壬的舌尖。所以你能看到他绛紫色的舌尖。借助这个能力,他可以用言灵制造各种幻境,催眠人心——据我所知,日本现存的海藏珠就这么两枚。”

“恐怕我们今天看到了第三枚。”建文脸色阴沉地补充道,“贪狼的右手,没有指头,而是五颗鲨鱼牙。而且在驱使鲨鱼的时候,他的指端也发出同样的光芒。我怀疑他身上也有一枚海藏珠,而且能力与鲨鱼密切有关。”

牢笼里变得一片沉默。贪狼的战斗力已经很惊人了,现在再加上海藏珠的助力,这让越狱的前景越发黯淡。

“这些珠子……到底是哪里来的?”建文问道。

七里把珠子重新放回到头上去,光华一闪,那晶莹的珠子与珊瑚再度合二为一:“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它很难得,只有极少数人才有机会接触到。有的说它来自于恶魔的诅咒,也有的说它是海神的遗珍,还有的说它来自于无尽海渊底部的龙脉下颌——谁知道呢。”

腾格斯忽然问了一句:“有能操船的海藏珠吗?”

建文眼皮一翻:“有哇,你先给我找一个能装下整条船的珍珠来。”

“不一定要整条船吧?”腾格斯这会儿突然聪明起来。

“那你找个能装下船舵的也行!”建文捏了捏鼻梁,觉得跟这两个同伴关在一起,心里好累……

到了次日,哈罗徳果然如约而至。他告诉建文,那些海盗对青龙船似乎兴趣不大,稍微研究了一下,看无人能驾驭得了,便放弃了。贪狼大人只去看了一眼,就没再提这事,指示摩伽罗继续向西北方向前行。

这次贪狼出海,本来也是为了去和别人做一个交易,半路遇见青龙船,顺手干了一票而已。

建文在脑中的海图里勾勒一下,心中纳罕。这贪狼的活动范围一向在南洋,突然跑到这么远,究竟所为何事?他带着这个疑问去跟七里商量,七里也没什么头绪。两个人的结论一样:敌人的实力太强大,不能轻举妄动,暂且观望看看。

建文为了鼓励哈罗徳,给他信口胡编了一段青龙船的故事,讲到关键之处,又停住了,说你明天带着情报再来听。

哈罗徳好奇心难解,每天来得更勤快了。建文每次都给他说一段书,充分拿出说书人的手段,七绕八弯不进正题,却讲得悬念迭生。哈罗徳一个没见过世面的西洋汉子,听得如痴如醉,每天都来追连载。只要有一日断更,他就急得抓耳挠腮。

就这样,建文从哈罗徳那里,把整条摩伽罗船的情况摸得通通透透。这条船上一共有一百五十个水手,包括贪狼在内,大部分来自于占城。贪狼成名大概已经二十多年了,他以凶悍和狂暴闻名整个南洋,一闻到血腥味就发疯,很少有人愿意招惹这头怪兽。

贪狼的坐舰船帆上画的,是七头的娜迦形象。这是印度神话中的毒龙,也是贪狼所供奉的神祇。

贪狼身边那个叫泰戈的独眼大副,应该没有海藏珠,否则腾格斯与他交手时就能有觉察。毕竟这东西太过珍惜,一船一珠已经很难得了。不过哈罗徳告诉建文,贪狼手下最可怕的不是人,而是一头大白鲨和一条船。那条大白鲨叫虎贲,摩伽罗号在航行的时候,它总是带着大群鲨鱼如影追随,成为最好的哨兵和杀手。

至于贪狼的坐舰摩伽罗。这是一条和主人一样神奇的海船。它可以像鲨鱼一样潜入水中,从匪夷所思的角度向敌人发起攻击。舰首是一头狂暴的鲨鱼形状,可以随时开启舱门,如同鲨鱼一样吞噬其他船只。

贪狼本人、虎贲和摩伽罗,三位一体,构成了一个完美的攻击组合。难怪可以驰骋海上这么多年,无人能奈何得了。

建文越听,越觉得没什么信心逃走。在贪狼眼里,他们三个跟小虾米差不多,连捻死的兴趣都没有。

可是,有件事建文一直觉得很奇怪——贪狼为何不来审问他们?

按道理说,擒获了这么一条厉害的船,应该尽快搞清楚船员的身份,逼问出驭船的办法。对海盗来说,青龙船可是一条绝佳的劫掠用船,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可贪狼好似忘了有这么回事似的,除了哈罗徳,根本没人过来审问他们三个,任由他们整天枯坐在笼子里,被整个世界遗忘。

准确地说,是他们两个。

腾格斯这段时间,还挺忙的。贪狼对这个人很有兴趣,每天都把他叫出去一个时辰,就为打上一架。据腾格斯说,贪狼从不跟他对话,也不开口招揽,每次带上甲板之后,二话不说就开打。贪狼知道腾格斯晕船,为了确保格斗质量,甚至会让坐舰特意下锚停泊。

有时候他会毫不犹豫地把腾格斯痛打一顿,有的时候会慢慢拆解,但胜负从来没变过。

腾格斯对此倒是乐在其中,每次鼻青脸肿回来,还眉飞色舞地给建文和七里讲。建文开始还试图让他借此探听点贪狼的消息。可是腾格斯的脑筋太直,完全不能胜任,所以建文只好无奈地放弃。他安慰自己,这至少证明贪狼暂时不会杀人。

事实上,在这几天里,建文面临最大的问题,是无聊。

腾格斯忙着打架,七里是个闷葫芦,建文又不能离开囚笼,连去外面放风的机会都没有,简直是无聊透顶,若不是哈罗徳每天准备报到听故事,只怕建文真有可能会自杀。

就这么在海上航行了五、六天,忽然有一天建文感觉船速明显放缓,因为颠簸程度减轻了。过了约莫半个多时辰,船身又微微抖动了一下——这是下锚的迹象,船到目的地了。

建文登时来了精神。他把腾格斯和七里都叫醒,让他们打起精神来,准备见机行事。

“停船意味着入港,入港意味着复杂的设施地形和混乱的人流,还有水手们难得的一刻放松。这将是整条船警惕最低的一段时间,如果咱们要潜逃,这是最好的机会。”建文试图对两个同伴鼓劲。

为此建文准备了四个计划和二十种应对意外情况的预案——没办法,航行期间在笼子里实在太无聊了,建文为了打发时间搞出了许多越狱计划。

看到建文喋喋不休地讲解着每一个计划的要点。七里和腾格斯对视了一眼,两个人虽然风格迥异,这会儿却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

过不多时,几个海盗吵吵嚷嚷地进了舱室,用麻绳把他们五花大绑,朝外面推去。建文冲另外两个人使使眼色,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

当这三个俘虏被推上甲板之时,耀眼的阳光毫不客气地直刺下来,让建文的双眼有些刺痛,不得不先闭紧。海鸥的叫声、海浪的拍击,还有海盗们吆喝着号子收起船帆的动静,这些声音让建文在心里把所有的计划重新默念了一遍,以保证不会错过最好的时机发动。

当他终于把眼睛睁开,向四周看去,却一下子呆住了。

这条船停泊的位置,仍旧是在浩瀚的湛蓝色大海之上。此时天气极好,万里无云,清澈的天空像是一面映出海面的镜子。在船旁边大约二十丈的海面,露出一个方圆不过一里的白色小沙洲。沙洲的形状像是一只倒悬在洞里的白毛蝙蝠,海水如同青空一般衬在四周,好似它正欲张开翅膀,飞向天际。

沙洲表面盖满了细腻的白沙,除此之外别无他物,陆地边缘和大海的边界很模糊。有经验的老水手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间歇存在的潮汐洲。涨潮之时海水盖过去,潮汐洲变成潜藏在水面下的一小块陆地;落潮时海水退下去,陆地浮现出来,变成一个极小的小岛。

这种岛没有任何动植物可以生存,连淡水都没有,只有砂子能留下来,加上面积又小,毫无占领价值。在任何一张海图上,都不会把潮汐洲当成一个真正的岛屿,更别说落脚了。

建文预想了许多种场景,可万万没想到,贪狼会把海船停在这么一个鸟都不拉屎的小破岛旁边。他急忙往四周看去,此时潮汐洲旁边除了停靠着摩伽罗号这条大船之外,再没有任何人类活动的痕迹,哪怕一块木板都没有——他准备的所有计划,全都成了笑话。

海盗们并不关心建文的心情。泰戈站在舰首,大声指挥着水手们停好船,然后卸下三、四条小艇,用甲板上的齿轮与绳索吊下一大堆不知是什么的包裹。他们一路划着船来到了沙洲边缘,在沙滩上卸下货物。

那三个可怜的俘虏,也被扔进一条破烂小船,晃晃悠悠地朝着沙洲飘来。那些鲨鱼不怀好意地在周围来回游动,不时用鼻子和鱼鳍去顶小船,让人胆战心惊。腾格斯在陆地上战力惊人,一到这会儿便成了怂货,小船稍微倾斜一点,他就“哎呀”一声整个身躯朝左右猛躲,让小船几次差点倾覆。

沙洲上早就用七、八根竹子和一块发臭的麻布支起了一块遮荫地,几个俘虏像鸭子一样被赶到这里跪好。没有看守,在这个沙洲上,根本不用担心逃跑。建文意外地发现,原来哈罗徳也来了,他仍旧披着那件破旧长袍,一个人趴在沙滩旁边撅起屁股挖坑,估计是想考察这里有没有独特的生物吧?

海盗们虽然不允许他下船,但这个沙洲实在没什么逃跑的风险,也就由他去了。

海盗们忙着把运上沙洲的包裹拆开,摆好。没过半个时辰,整个沙洲上便多了一个简易的营地。有几顶精美的帐篷、有通向沙滩浅海的活动木栈桥,摆放成两排的十来个松木箱子,甚至在最中央的帐篷里还摆放着一张小餐桌和一块珍贵的波斯毛毯,餐桌上有烤鸡、烤鱼、煮豌豆和一坛子上好的白酒。

一直到这个时候,贪狼才在甲板上现身。他头缠白巾,左耳垂穿着一条宝石丝带,丝带一直垂落到肩部,身上被墨黑、绯红与靛蓝的三层皱面丝袍重重裹住,像是一尊盛装的神祇。不过这丝袍裹得太紧了,把一块块贲张的肌肉勒得更加线条分明,感觉随时会挣脱束缚爆炸开来。

他一出现,所有的海盗包括泰戈都高举双手,三呼万岁。

贪狼从容跳下大船,身体即将落水之时,大白鲨虎贲凌空跃起,充当踏脚石。贪狼的左脚轻松一垫,越过宽阔的海面,整个人一下子落到沙滩上,两条腿踏出两个深深的坑。

贪狼看也不看三位俘虏,沿着栈桥来到营地,进入主帐。他倒了一碗酒,自斟自饮起来。看这个架势,他似乎在等待什么人似的。泰戈在营地里来来回回巡视,不时看向海边。

建文偷偷对七里说,大概他们是在进行某种隐秘交易。这么小的一个岛,没法当港口,但作为接头地点还是挺合适的。腾格斯在一旁有点担心:“咱们会不会被卖掉?”

建文颇为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这个蒙古蛮子居然有点开窍了,总算对现实世界的残酷有了清醒的认识。然后腾格斯摸了摸自己的小辫子,又说了一句:“希望买走我的人会操船。”

“…………”

建文默默地转过头去,看向天边的海平线。

过了约莫一个时辰,日头行到天顶之时,建文发现海面上出现了异状。

远远的海平线上,出现了一个黑点。那黑点逐渐扩大,表明正以惊人的速度靠近这个岛。等到黑点更接近时,可以看到那是一个蓝灰色的椭圆形在乘风破浪,两侧有水花翻腾。数十息后,建文的眼睛猛然睁大,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原来那黑点,居然是一头巨大的鲸鱼。这条鲸鱼半浮在海面,露出宽阔如台的光洁脊背,一张如洞窟般开阔的大嘴微微地张着。一条肥厚大舌头从嘴里伸出来,像是半座引桥高高挑起——而在它的舌头上,此时正站着一个人!

本篇完

相关推荐
更多

  1. 特惠吧 2016-8-26 20:38 #1

    写得好,大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