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鲸骑》——第十二章 因果

《四海鲸骑》——第十二章 因果

作者:明星 |  时间:2016-09-04 |  浏览:1224 |  评论已关闭 条评论

七里一惊,非同小可,下意识地朝铜雀扑去。她常年接受暗杀训练,身法何等快捷,可铜雀腰间的铜制麻雀一闪,一股力量凭空而起,把七里弹开数丈之远,摔在沙滩上。

“百地家的杀手,应该有最起码的观察力吧。贪狼在我面前,尚且不敢轻举妄动,你怎么能随意出手?”

铜雀一口叫破了七里的身份,饶是她斩断了情感,动作也不由得一滞。铜雀淡淡道:“前几日日本人在泉州闹得天翻地覆,幕府将军不惜与大明交恶也要动手,不就是为了这个吗?这点消息小老若还掌握不了,可就别做生意了。”

建文和七里对视一眼,都有些震惊。

“一个落难太子、一个逃跑的杀手遗族,你们两个居然凑到了一起,还怪有意思的。” 铜雀说着,又看向腾格斯,微微皱了下眉头:“这位朋友……请问是什么来历?”

腾格斯揉着满是淤青的脸,勉强蠕动着两片肿胀的嘴唇道:“我是科尔沁水师提督,我来到南洋想学操船之术,复兴蒙古水师。”

这次轮到铜雀露出震惊的神情。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腾格斯,竟然一时语塞。以他的经验,都没法判断这蒙古蛮子是在调侃还是认真的。

“好了,这里很快就会涨满潮水,我们还是上船再说吧。”铜雀拍拍手。

“上船?”

建文狐疑地看着他,然后又看看那条张开嘴吐着舌头像傻子一样的大鲸鱼。铜雀笑道:“别想多了,那家伙可不会让别人站在他舌头上。咱们当然是上青龙船……嗯?”

忽然,铜雀眼神一动,把视线看向三个俘虏背后的沙滩。那里有一个拱起的沙包,居然还一耸一耸的。说时迟,那时快,鲸鱼发出一声长鸣,从头顶喷出一股水柱,“哗”地一下把沙子冲开,露出里面一个撅着屁股的金发洋人。

“哈罗德?” 建文大惊。他竟然没跟着贪狼他们走?

哈罗德从沙坑里爬出来,狼狈地拍拍头顶的白沙,用奇怪的汉文腔调说:“咱家想弄个分明,这等地界,会有何样的生灵存在。潜入沙中,正是为了揣摩彼等的心思。”

虽然这话半通不通,但大家也都听明白了。这家伙为了研究沙里有什么生物,居然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结果太过入神耽误了时辰,被海盗们生生忘在了沙洲之上。

这家伙在贪狼那边,得多没存在感。

对此哈罗德倒不沮丧,他环顾四周,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停泊着的青龙船,眼睛立刻直了。他扯着建文的袖子说:“就是这条船!就是这条船!我能上去研究一下吗?我想知道它到底是怎么开的!”

腾格斯闻言大喜:“我也早想知道了!建文老是不肯说!” 哈罗德激动得浑身乱抖,连连称是。这两个人一憨一痴,居然找到一个共同话题,旁若无人地聊起天来。

建文无奈地对铜雀解释:“这俩我都不太熟,机缘巧合之下才认识的。” 铜雀笑道:“既是萍水相逢,又无利益牵扯,索性把他们留在这里好了。”

一听这话,建文却犹豫了。此时周围的水面开始慢慢抬升,间歇洲的面积逐渐缩小。若把腾格斯和哈罗德丢在这里,只有溺死一条路。

“还是让他们登船吧……” 建文叹了口气。哈罗德是个好人,腾格斯更是并肩作战的同伴——其实就算是两个陌生人,建文也不会坐视他们淹死。

“太子殿下果然如传闻的一样,仁厚而软弱啊。”铜雀笑着说。

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建文的心。他的表情抽搐了一下,有些恼怒地说:“难道坐视他们去死就对了吗?”

“殿下不必和我争辩,您才是船长,您说的算。” 铜雀耸耸肩,但立刻又补了一句,“不过你记住一件事,船长是你,但这条船的船主,却是我。严格来说,你们几个都是我的奴隶。”

建文和七里都没吭声。这个家伙神秘莫测,暂时还惹不起,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与观察。

于是这一行人匆匆登上青龙船。哈罗德一上船便东张西望,问东问西,腾格斯之前呆过,便得意地带着他到处参观,俨然一副主人派头。铜雀背着手缓步走到主舵前,对船舵正中央镶嵌的玉玺很有兴趣。

建文和七里最后登船,上到一半,七里突然低声说了一句话:“原来你并不是太……呃,那什么。” 建文苦笑着摇摇头,不知该怎么解释才好。七里盯着他的眼睛:“这么说,你并不知道割舍一样东西,是多么大的痛苦。”

“当然不知道!” 建文颇为赧然,同时又有点愤然。

七里似是惆怅地叹了口气:“看来你并不能真正理解我。” 说完她蹬蹬几步,轻盈地跳上了青龙船的甲板。让建文一个人呆在后面:“合着我不是太……什么,还把你给得罪了?”

没过多久,哗哗的海水从四面八方扑过来,把间歇洲完全淹盖过去,重新变成一片海面,就像它从来没存在过似的。重获自由的青龙船微微摇晃着,舰首的青龙昂首挺立,目视南洋方向。

建文站在主舵之前,其他人在周围聚拢了一圈。除了七里之外,其他人都对他如何操船兴趣十足。

建文把手按在玉玺之上,轻声说了一句:“青龙,醒来!” 整条青龙船“唰”的一声,全身微震,两侧的盘龙轮开始缓慢地转动起来。哈罗德第一次见到这种奇景,眼眶瞪得几乎要裂开来。

“不用人力,居然自行旋转,这是如何做到的?” 他喃喃自语,双肩微微颤抖。若不是腾格斯在旁边拽着,他恐怕已经扑到盘龙轮上去了。

铜雀也是第一次近距离目睹青龙船的启动,建文简单地做了解释。想要控制青龙船,只有两种途径:要么是拥有王命旗牌的水师提督,要么是拥有玉玺的天潢贵胄,而且后者的等级比前者要高。这就确保四大灵船,始终是在皇室的掌握之下。

理论上来说,建文手握玉玺,是可以同时控制那四条灵船的。但他之前从没接触过这些,不知该如何操作,这才会出现之前郑提督用三条灵船围攻青龙的情况。

“青龙,启航!” 建文手摸玉玺,又一次喊道。他试过很多次才知道,青龙船能够听懂人类简单的语言,用“青龙+简单指令”的句式,便可以进行控制。

两侧的三十二个盘龙轮从低速转为高速,船底与海面微微分离,舰首高抬,整条船如一支蓄足了力量的长箭,一下子飞了出去,在海面上划出一条长长的白痕。

哈罗德扒住船舷,兴奋地哇哇直叫,任凭扑面而来的海风把他的金发吹成一个奇怪的形状。就连腾格斯的力气,都没法把他拽走。

“朝游苍梧暮北海,不愧是大明水师中速度第一的青龙船呐!” 铜雀感慨道,重新把斗笠戴在头上。因为剧烈的海风把他的胡子和头发吹得上下飘飞。

建文忽然想起来什么,连忙问铜雀:“你的鲸鱼呢?青龙船这么快的速度,它断然是跟不上的。”

铜雀侧过头,打量了建文一眼:“殿下连一只无关的动物都要关心?”建文知道他的潜台词是什么,不甘示弱地抬起下巴:“我只是想知道,我们要去哪里?”

若不知道航向何处,青龙船速度再快也没有意义。

铜雀呵呵一笑,说:“这个不急,你们过来,我有几句话要说。”说完他一撩后襟,坐在了主舵旁边。

反正青龙船无需掌舵,建文和七里选择了铜雀对面,满腹疑惑地并肩坐下来。哈罗德忙着满船到处跑,快乐地几乎要疯掉了,腾格斯觉得他一定懂点操船的技术,跟着一起跑来跑去。这两位也不是铜雀要谈话的对象,姑且由他们去了。

建文和七里先把自己的经历简要说了一下。铜雀听罢告诉他们,在青龙船离开之后,幕府将军的坐舰“火山丸”大闹泉州港,惊动了驻军围攻。没想到港内莫名遭遇了火山喷发,毁掉了十几条军舰,火山丸得以顺利逃脱,不知所踪。

两人都是一阵惊诧,泉州港里何时冒出火山来了?这跟幕府将军有什么关系?能在明军数十条军舰的围攻下逃脱,这火山丸的战力得多么强悍?

这些疑问,铜雀并没回答。他扫视一圈,方才缓缓说道:“小老想跟你们谈一笔买卖。”

骑鲸商团口中的“买卖”,从来不是什么简单买卖。两人很有默契地沉默着,等着下文。

“以贪狼的胆气,尚且不敢把这条青龙船留在手里。你们可知道,小老为何愿意担下这段因果?” 铜雀晃动着夺自七里的那一块佛陀造型的海沉木,忽然一顿,语气肃穆起来:

“这一切,全都是为了它。”

七里的呼吸陡然紧促起来。她千辛万苦前往泉州港,就是想弄清楚它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为了这东西,幕府将军不惜杀灭了百地一族,不惜与大明开战。如今铜雀为了得到它,不惜收留这一条烫手山芋——到底为什么?

铜雀似笑非笑:“我来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几百年前的中国,有一个女皇帝叫武则天。她在年轻时,遇到过一位叫显照的和尚。显照亮出一串海中奇珠,让她选,结果她选择了无上的权势,后来果然当了皇帝。可是,她年纪大了以后,开始后悔了,希望能做第二次选择,好永葆青春。显照说那串珠子,已经归还大海。如果想要再获得佛祖垂青,必须在南洋海眼建一座佛岛。武则天便动员全国之力,硬生生在海眼之上建起一座佛岛,堆积大量供奉,派遣无数高僧诵经开光。可是她没等到佛祖垂青,就老死了。那个佛岛的位置,也逐渐失传,成了一个永远的谜……”

建文越听越觉得奇怪,不由得脱口而出:“那海中奇珠,莫非就是海藏珠?”

铜雀对此不置可否,继续说道:“朝廷把佛岛给遗忘了,不代表其他人也遗忘。历朝历代,一直有人试图找到那一个南洋海眼,登上佛岛。要知道,别说岛上那堆积着山海之量的金银财宝,说不定还能找到那串海中奇珠——武则天只选了一粒,便已君临天下,如果拥有一串,该是何等强大?”

建文逐渐听明白了。无尽的宝藏,无尽的力量,只要有一个,就足以让整个世界的人发疯,更何况是两个?

宝藏的故事,他听了太多,对这些套路知之甚详,不由得脱口而出:“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对不对?”

“殿下聪睿。” 铜雀道,“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没有人知道,佛岛究竟在哪里。它镇坐于南洋海眼之上——可海眼到底是什么意思?位于何处?有什么标志?除了显照和尚本人,没人答得上来,而……”

“而这块海沉木,就是唯一一个与佛岛有关的线索?” 建文截口道。

铜雀意味深长地看了建文一眼:“殿下抢话倒是真快……那个海眼之位,是显照和尚亲自测量,只有他知道通往佛岛的针路海图。在佛岛竣工之后,显照和尚动身返回洛阳报功,结果船行至半路,遭遇了一场剧烈的风暴,舰船沉没,显照和尚殒命大海——而这块海沉木,据说就是当年显照的沉船碎片之一。它沉于海眼,凝于深渊,再随潮流而出,佛岛针路的线索就隐藏其中。”

建文闻之失笑:“铜雀先生,你是骑鲸商团,怎么也相信这种无聊的传说?这块海沉木我检查过了,雕工是不错,并没有什么藏宝图痕迹。地图云云,只怕是小说家们的想象吧?”

铜雀却摇了摇头,面色严肃:“它也许和宝藏无关,但这是唯一和佛岛相关的东西。若要找到佛岛,只能着落在它身上。”

建文忽然注意到一个细节:“您刚才说,这块海沉木,是显照沉船的碎片,之一?”

“殿下能留意到这个细节,很好。如您所说,显照沉船形成的海沉木,不止有这一块,而是有许多碎片。”

“啊?这么多?”

铜雀的口气变得略带沉痛:“从武则天死后开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块显照海沉木现身于世。每次现世,都会引起一场海面上的腥风血雨、绝大纷争,因此而死掉的人不计其数,灭亡的南洋小国,少说也有十几个。啧,本来是佛法殊胜之物,却成了嗜杀贪欲之源,真是让人感慨——在我们骑鲸商团的圈子里,这种沉木,被称为显照佛木。”

“从唐至今?岂不是说,已经有几十块显照佛木出现?”

“是的。不过奇怪的是,同一时代,显照佛木只会出现一次,从未有两块聚在一起。所以你们手里这一块,在这个时代是独一无二的。”

“可这木头上没字没画,怎么判断与佛岛有关?”

“看它的造型。” 铜雀拿起海沉木,点了点木上那尊佛陀的坐像。建文凝神观察了一下,这尊雕像的确栩栩如生,乃是佛陀布施造像。

“嗯……左手指端下垂,手掌向外,结与愿印,意指佛祖慈悲,可了却众生祈愿;而右手屈臂上举到胸口,手指自然舒展,结无畏印,意指赐予众生平安,无所畏惧——这两个手印,倒是与佛岛传说有所关联,可这没什么特别的吧?到处寺庙里都能看到。”

铜雀道:“这并非人工雕得,而是天然形成。”

“不可能吧?”建文大吃一惊。

“根据传说,显照和尚在船沉之时,发下最终的一个大誓愿。他把一身精微佛法散入海中,护住沉船。因此每一块沉船碎木,都蕴藏着芥子大小的一点佛性。它们在海眼中被揉搓、凝压成海沉木的过程中,有那一点佛性牵引,自然化成了一尊佛像。”

“这,这也太玄了吧?”

铜雀把海沉木递过去,对建文和七里说:“你们可以试一下。显照佛木泡入水中,佛头会自显圆光。”

建文连忙起身,从船外打了一桶海水上来。七里把佛木往桶里一丢,只见水面波光粼粼,那佛像顿时生动了许多,只见一轮威严圣洁的圆光自佛头后悄然显现,宝相庄严。

建文把它拿出水来,圆光顿时消失。他重复了几次,确认只有在水中,才能看到这幅异象。而且这光不是来自于什么镶嵌的珠玉,也不是水面折射的错觉,就是凭空出现——这个特色,确实不像是人类的能工巧匠所能做到。

可若说它是自然形成,岂不是更匪夷所思?

七里从他手里接过海沉木,反复端详。她比建文更迫切地想知道里面的秘密,也看得更加仔细。可任凭她如何观察,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端倪。

“水显圆光,这是显照佛木最显著的特征,根本没法伪造。所以有圆光者,必是真品。”铜雀说到这里,惋惜地拍了一下大腿,“可惜世人对佛木的挖掘,也只到这里为止了。至于这圆光和佛岛之间有什么联系,就没人能参透了。”

建文脑筋转得飞快:“莫非通过某种特别的方式,在水里可以投影出文字?”

“已经有人试过了,没有。”

“那就是佛木自带的纹理褶皱,墨拓下来会形成海图?”

“也试过了,不是。”

“剖开佛木呢?也许里面另有玄机。” 建文越说越兴奋,把脑子里的种种藏宝故事全翻出来了。

铜雀连忙制止了太子殿下的疯狂联想:“这么多年了,无数能人异士都琢磨过显照佛木,什么法子都试过了,始终没人能参悟其中真相……”

说到这里,铜雀突然换了个口气,“其实之前也曾有人宣称自己参透了显照佛木里的秘密,扬帆出海去找,但是一个回来的都没有。所以到底这些人是不是真的领悟到了毂中奥妙,是否真的找到佛岛,谁也不清楚。”

“真是一群被贪婪蒙蔽了智识的家伙啊。” 建文撇撇嘴,始终觉得这个传说特别不靠谱。

这时铜雀淡淡地抛出一句话:“那如果我告诉你,你们大明的先皇出海,也是为了这个宝藏呢?”

建文猛地从原地跳起来,他捏紧了拳头:“荒唐!我大明富有四海,岂会为了这点东西就御驾亲征!”

“哦,那大明水师出海,到底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为了煊赫国威,镇护夷藩!”建文清楚地记得,在舰队出征之前,父皇颁布的圣旨就是这样说的。

“煊赫国威,镇护夷藩,这种事郑提督去做就够了,为何天子要亲自出海?殿下饱读史书,该知道天子譬如北辰,岂可轻动?”

“那……怎么也不可能是为了佛岛宝藏,父皇不差那点钱。” 建文还在试图辩解。

“他当然看不上佛岛宝藏,但是他和其他帝王一样,渴望的是长生不老。那一串海中奇珠,是他唯一的希望。”铜雀严肃地指出来。

建文面色煞白,难道父皇兴师动众,派遣了这么大规模的舰队出海,也是为了这劳什子佛岛?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大明水师的路线确实很奇怪,并没有沿着惯有的航线深入南洋,很少停靠海港,大部分时间是在海面上转悠。

“可海沉木明明是七里从幕府将军那里偷来的,我在父皇的船上,可从来没看到过这东西。”

铜雀道:“我之前曾经跟随高丽商团,在海上觐见过大明先皇。他们对我们提出的要求,就是利用商团的力量,找出显照佛木——倘若先皇知道这佛木被幕府将军拿到,恐怕大舰队会直接打到江户也说不定呢。”

建文有点发怔,他可没想到,大明水师这次出海,居然是为了这么一个隐秘的目的。回想当年,他发现大明水师停靠的地方,都是极偏僻的渔村和城镇,每次都派大军登陆占领,搜查一遍才走。当时他觉得不解,现在回想起来,分明是在找什么东西。

“七里,你父亲在哪里找到显照佛木的?我记得你说过,也是在南洋?”

七里回想了一下,却摇摇头:“他没跟我提过,只知道是在南洋某个偏僻的地方。”

换句话说,大明和幕府其实同时在找显照佛木,幕府派遣了最精锐的暗面力量,偷偷行事;大明则是御驾亲征,公开大张旗鼓地寻找。想到这里,建文看向七里,眼神变得十分古怪,七里虽然面无表情,却聪慧得很,略一思索,便明白建文的意思。

幕府将军为何要将百地家灭口?七里说是因为父亲擅自去查佛木的来历,这恐怕只是个借口。真正的原因是,大明皇帝一直也在寻找这东西。如果百地家把消息泄露出去,将会爆发两国之间的全面战争。所以幕府将军无论如何,也要把百地家灭口。

换句话说,建文父皇的逼迫,间接导致了七里家族的灭亡。冥冥之中,两个人居然还有这样的渊源,实在奇妙。

青龙船继续向前驰骋着,舰首切开海面,两侧浪花哗哗。不远处的舰尾,哈罗德和腾格斯兴奋的议论声不时响起。建文和七里四目相对,一时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七里缓缓转动脖颈,看向铜雀。她的情绪没有变化,语气却有了微妙不同:“那么,幕府将军想要得到显照佛木,也是为了那一个佛岛喽?”

铜雀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凌厉起来:“没错,而且他比大明皇帝更危险。大明皇帝,只是想长生不老。而幕府将军,却一直处心积虑,欲要对外扩展。倘若被他登上佛岛,获得财富与力量,只怕第一个受到侵袭的,就是我们高丽李朝。”

建文恍然大悟,难怪铜雀对佛木如此上心。

铜雀收起那一瞬间的凶狠,恢复到和蔼神情:“说起这个,可真是天意了。原本我只是为与贪狼交易而来,可没想到,一上那间歇洲,便看到显照佛木挂在百地七里这个小姑娘的脖子上。明国有句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原来他一登岛,就发现了这个天大的秘密。也亏铜雀沉得住气,丝毫情绪不露。这个老奸巨猾的商人装出一副替别人担因果的姿态,假意把注意力放在青龙船上。可怜贪狼以为三个俘虏只是添头,却不知那件挂饰才是最关键的东西。

这时七里摆出一个防御的姿态:“那么,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相关推荐
更多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