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鲸骑》——第十五章 机会

《​四海鲸骑》——第十五章 机会

作者:明星 |  时间:2016-09-13 |  浏览:993 |  评论已关闭 条评论

金刚乃是护法伽蓝,所以在任何寺庙,金刚的形象都是手持法器,嗔目瞪视,用来震慑邪魔。想不到在这极深的海渊之底,居然看到四尊被缚的金刚像。众人在近距离看到那四大金刚痛苦而扭曲的身躯后,都感觉一阵窒息,似乎有一股森森的邪气透泡而入。

要什么人,才能在海沟深处雕出这么巨大的石像?为什么又是金刚被缚的造型?

“我们快到了。”铜雀平静地提醒到。

众人这才从深深的震撼中恢复过来。他们注意到,水泡已经沉落到了四大金刚的脚下,即将接近海沟最深的底部。

璘虾的光芒此时已然消失,但整个海底并不黑暗,远处能看到一片幽幽的萤光闪动。随着水泡逐渐接近,视野变得清晰起来。建文看到,原来在这条海沟的底部,横亘着一只巨大无庞的海龟——准确地说,不是海龟,而是一个巨大的海龟壳。

但这是何等巨大的一个龟壳啊,足足覆盖了方圆数里,一直延伸到黑暗尽头。龟甲由无数的菱形和沟壑构成,每一片菱形之内的褶皱,都旋成一个漩涡的样子。放眼望去,无数漩涡构成密密麻麻的花纹,古朴而玄奥,望得久了会让人头晕,仿佛要被吸入其中。

龟壳的间隙里生长着大丛大丛的烛藻,这种海藻只生长在深海,通体会发出绿油油的萤光。整个龟甲上面,都覆盖着厚厚的烛藻,把周围照得一片幽明。建文陡然想起来,绿玉鱼骨透过阳光投射出来的景色,不正是和眼前一样吗?

鱼骨映出的景色里,能够看到这一面龟壳。只不过投影尺寸所限,本以为是只普通海龟,没想到是这么大的一头。

建文下意识地抬起头来,注意那四个被缚的金刚的眼神都是冲下瞪视,八只眼睛的视线最终都集中在龟壳这里。两者之间一定有什么联系!他不由得心中一怔,一种莫名的忧郁悄然袭来。

在铜雀的操控下,水泡终于接近龟壳的边缘。它撞开如同帘子一般的烛藻丛,从一处空隙钻入龟壳里面去。

“啵”的一声,水泡终于破裂开来,众人同时落水。他们先是一阵惊慌,然后发现这里的水深只漫过膝盖。站直了身子,能看到正身处在一个巨大的空间里,抬头可见到乳白色的曲线穹顶。

建文深深吸了一口气,虽然有湿漉漉的陈腐味道,但毕竟能够呼吸。他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这具龟壳扣下海底之时,里面还存有一定气息,因此海水没能全部灌满。于是,在这无底深渊里,生生被龟壳造出一片可以呼吸的陆地来。

至于这些烛藻,可以时时吐故纳新,维持这一片小小空间——相对于整个大海来说——里面的气息循环。

铜雀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跟上。众人很快注意到,他们脚下踩的不是泥土陆地,而是惨白色的硬质窄路。七里悄悄对建文道:“小心,这是骸骨。”

不用她提醒,建文很快也发现了。原来在这具巨大的龟壳里的,是一具同样巨大的海龟骸骨。一节节泛黄的白色骸骨,构成了天然的桥梁与道路,接天连地,构成一个极其复杂的迷宫。人类走在里面,就好似钻进巨象体内的小蚂蚁。

他们走了约莫两柱香的功夫,看到前方有一块平整的骨片,有军队校场那么大,呈六角状,边缘微微翘起,周围衔接着四五根粗细不一的骨骼,不知通向哪里。哈罗德观察了一阵,说这里应该是海龟的下骨盆部分。

铜雀走到这里,就停住了脚步。其他人不敢做声,站在他后头一动不动。没过多久,远处出现了一个黑影,它的移动速度很慢,半天才到了跟前。别人还好,腾格斯这种急性子,抓耳挠腮,简直要难受死了。

这个人的样貌相当怪异。他的双足像是扁平的龟桨鳍,通体皮肤都有深绿色的褶皱,后面还有一个大大的龟壳,说不上是背上的还是长上的。不过他仍保持着人类的面孔,五官平和而僵硬,双眸如绿豆,须发全无,头顶光秃秃的,像是一个剃度的和尚。

不,他应该就是和尚,头顶有六个结疤,历历在目。哈罗德惊讶得无以复加,颤抖着手想掏出素描本画下来,却被铜雀及时阻止。

龟和尚走到铜雀面前,双手合十,慢吞吞地深施一礼。铜雀从怀里拿出一枚绿玉鱼骨,交给他。这个龟和尚居然把鱼骨直接放入口中,面无表情地下颌抬动,咯吱咯吱嚼了一阵,然后把它原样吐了出来。

龟和尚再度睁开眼睛:“是哪一位施主要结缘?”铜雀指了指建文。龟和尚又慢吞吞地施了一礼:“一位结缘,四位观礼?”

“正是。”

“请随我来吧。”

说完他站过身去,慢悠悠踏上了右边第三根骸骨。他背负的那一块龟壳,上头的花纹和外面大龟壳毫无二致。众人跟着他,慢慢悠悠朝那边走去。半路上,建文对铜雀问道:“到底该怎么结缘?现在总可以说了吧?”

铜雀道:“阿阇梨之墓,其实不是墓,而是一座寺庙。关于这里的来历,我也不是很清楚。据传说——仅仅只是传说——千年之前,曾经有一位高僧,在渡海时看到一条巨龟,便收为坐骑,在四海弘法。后来高僧坐化,巨龟悲恸不已,遂驮着遗蜕来到深渊底部。巨龟久受佛法熏陶,死后以身躯为庙,在深渊硬造出一片陆地,产下几枚龟卵。这些龟卵生的小海龟,一生下来,就围绕在高僧遗蜕旁边,听受佛法点化,百年后即化身成为龟僧人形,在这巨龟壳内修行,代代相传。所以这里既是高僧之墓,也是海中龟僧的修行之所。”

建文听了,不住惊叹大自然的神奇,海中灵精,居然也能修行佛法。不料铜雀又说:“这只是其中一个版本。还有另外一个说法,这些龟僧,其实都是外界的人类大德所变,只为了沉入巨壳修行,主动放弃人身——至于真假,就没法知道的,问他们也不说。”

“那他们怎么会有海藏珠?”

“这些龟僧是人能言,是龟能潜,能去到许多神异去处。整个南洋,只有他们知道去哪里能弄来海藏珠。这些和尚认为,海藏珠乃是高僧舍利所化,若能度化有缘之人,对他们来说即是功德。所以他们会定期召开法会,来者不拒,只要你能有本事潜入龟壳寺内,又拿得出绿玉鱼骨,就能换取一个结缘的机会。”

难怪贪狼会如此渴求绿玉鱼骨,一块鱼骨,就能造就一个像他一样的强者,换了谁都不会放弃。可是,建文注意到,铜雀用的词是“换取一个结缘的机会”。

“结缘?怎么结?不就是拿珠子走人吗?”

铜雀哈哈一笑,一指前方:“你看。”

建文抬眼一看,看到前方高处有一片宽阔的圆形骨地——大概是巨龟的天灵盖——在头骨眼窝处,摆放着五、六个巨大的白蚌。白蚌大小不一,气度不凡,蚌壳之上隐有云纹,水雾缭绕。每一只大蚌周围都有数丛烛藻,光影摇曳,看起来颇有圣洁之美。

“这……是什么?”建文有些吃惊。

“我问你,珍珠哪来的?”

“当然是从贝里……啊?”建文这才恍然大悟,莫非海藏珠,就是从这个白蚌里养出来的?七里听了,也是惊异不已。她头顶的珊瑚倏然亮了起来,似乎对这一片巨蚌有所共鸣。

“不错,这巨蚌名叫罗睺,海藏珠正是在其中孕育而出。”

按照铜雀的说法,这种蚌天生具有异能之力,倘若有异物进入蚌壳里,罗睺蚌会以这个异物为核心,分泌灵液,并形成一枚珍珠。任何人只要拿到这枚珍珠,便会拥有与珠中异物相关的一项能力。只是这种大蚌极为稀少,唯有巨壳寺的龟僧们能在茫茫大海中寻得其踪迹。

“他们定期把寻来的罗睺蚌放在巨壳寺中,供有缘之人赌珠之用。”

“赌珠?”建文听到这个词,隐隐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

“没错,这与陆上的赌石如出一辙。要知道,不是每一只罗睺蚌里,都能孕育出海藏珠,就算有海藏珠,能力也会有所不同。龟僧们拿到罗睺蚌后,并不撬开,而是原样摆出。一个人,只能有一次挑选巨蚌的机会,选中之后,才能撬蚌取珠——有些人会获得强大的能力,有些人却得到垃圾货色,甚至有人打开大蚌后,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在龟僧看来,一切皆是缘法使然。”

建文道:“能从大蚌的外壳花纹判断有无珠子吗?”

“你觉得呢?”铜雀反问。

建文仔细去看那十几个蚌壳,一水纯白颜色,螺旋纹路,没什么分别。加上龟僧特意种了烛藻在四周,光影闪动,更加扰乱视线。也就是说,除了凭运气瞎猜,也没别的办法了,还真是看缘分。

铜雀拿起那一枚绿玉鱼骨:“龟僧们并不收取财物,也不接受供奉。他们会定期对外界发放一批这东西,顺着海流四散飘走。谁有缘分拿到它,就有资格前来免费换一次开蚌的机会。你也看到了,这东西透过阳光,可以显示出巨龟寺的景象,根本也没法伪造。”

这些龟僧还真是随缘到底。一个普通人,无意中捡到绿玉鱼骨又无意中潜入海底深渊又无意中选中上好巨蚌,这得是多好的运气才能实现?

“这绿玉鱼骨流落在外面,很多人都当成是一件稀罕的奇物。只有为数不多的海上顶尖人物,才明白它蕴藏的巨大价值。”铜雀别有深意地竖起四根指头,“运气、财力、知识和影响力,这四项能力,一个也不能缺,才有机会得到这东西。”

建文听明白了。能同时拥有这四个要求的,只有骑鲸商团这种组织。他们有钱也有足够的影响力覆盖整个海上商圈,在每一个港口和商铺搜罗流落在外的绿玉鱼骨。即使是贪狼这样的人,能打归能打,但无意中撞见一块绿玉鱼骨的概率实在太小,最快的方式,只能用大价钱从骑鲸商团手里买。

换句话说,骑鲸商团凭借自己的影响力,几乎垄断了绿玉鱼骨流通的渠道,成为唯一一个可以稳定供应鱼骨的来源。对此,龟僧们要么是不知道,就算知道,估计也会觉得这是缘分。

“那如果我打开的巨蚌里什么都没有呢?”建文紧张地问。

“那说明你和佛岛的缘分还不够。”铜雀却没说会如何处置他,只是微微一笑。

铜雀刚说完,忽然听到哈罗德发出一声古怪的叫喊。众人一看,发现另外一位龟僧,正引着贪狼朝这边走来,他的身后跟着独眼泰戈和另外一个膀大腰圆的水手。三个人都披着一身低调的婆罗门长袍,只是贪狼那滔天的凶霸气势,实在无法遮掩。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不过仔细想想,在这里碰见贪狼,一点都不奇怪。贪狼从铜雀手里拿到了两块绿玉鱼骨,自然是要为自己的亲密副手配备能力。他的摩伽罗号可以潜水,可以直接开到巨壳寺的旁边。

七里最先反应,她摆出一个准备发起攻击的姿态,警惕地盯着那边。建文也摸出了腰间的火铳,准备随时动手。哈罗德一猫腰,钻到了铜雀身后,他算是叛逃走的,自然不愿见到原来的主子。

只有腾格斯高高兴兴地迎了上去。在他看来,一个好对手是值得尊敬的,何况按照蒙古人的风俗,友谊都是摔跤摔出的。他在船上跟贪狼打了那么多架,多少算有点交情。

建文大惊,连忙要去阻拦,铜雀却拍拍他的肩膀,示意稍安勿躁,然后说你们把武器都收起来。众人不明其意,只得悻悻放回。

贪狼远远地也已经发现了这一行人的踪迹,他的眉头轻挑,露出一个古怪神情。这些人是他卖给铜雀的,按道理如今已和他没什么瓜葛了,更算不上有什么仇怨。

可贪狼没想到的是,铜雀居然把这些家伙带来巨龟寺。

巨龟寺只有一个用处,那就是赌珠。难道铜雀是打算带这几个奴隶来赌海藏珠?这么贵重的东西,居然要给他们?这些人到底什么身份?

贪狼隐隐觉得,自己不应该那么轻易放他们走。他又浮现出铜雀在间歇洲上面对青龙船的神秘微笑,突然醒悟过来,这个老狐狸根本是在转移视线!他的目的,一开始就是那几个人,偏偏还装成吃了大亏的样子。想到这里,贪狼不由得啐了一口,暗暗骂了一声。

腾格斯兴冲冲地跑过来,挥动手臂打了个响亮的招呼。

贪狼正瞪着铜雀,没空搭理他,反而是身后的独眼泰戈不高兴了。他在船上的时候,对腾格斯的态度就十分恶劣。泰戈跟随老大许多年,知道他最欣赏的,就是腾格斯这种直爽单纯的蛮横性子,总担心这家伙会取代自己在老大心目中的位置。

一直到老大把他们几个卖掉,独眼泰戈才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这才没过多久,居然又碰见了。这个蠢汉居然还敢跑过来打招呼,简直不知死活!

“滚开!”独眼泰戈喝道。

腾格斯略带委屈地说:“俺就是想打个招呼。”独眼泰戈蛮横地一推他的肩膀:“你也配!”腾格斯没料到他突然动手,习惯性地一扯,泰戈大怒,反手又捶过去,两人居然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打了起来。

按说在巨龟寺这里,独眼泰戈是不愿轻易造次的。可是除了嫉妒之外,更让他紧张的是,腾格斯这伙人明显也是赌珠来的。

在海上,有没有海藏珠,是海盗身份的一个巨大分野。没有珠子,你如何骁勇善战,也只是一员战将;若是有了珠子,则意味着你有资格晋升高层,独掌一艘大船,获得所有人的效忠和信服。

贪狼这次来,就是为了给独眼泰戈和另外一个人争取赌珠的机会,提升摩伽罗号的战斗力。现在多一个人赌珠,获得一枚上品海藏珠的可能性就会少上几分。独眼泰戈跟随贪狼十几年,好不容易才获得一次拥有海藏珠的机会,绝不愿见出任何纰漏。

几种理由交织之下,独眼泰戈热血上头,下手便狠辣起来,一心要干掉这家伙。可腾格斯的战斗力不弱,之前还曾在众目睽睽之下打败过泰戈。两个人在巨龟的头盖骨里你一拳、我一脚地扭打起来,旗鼓相当,踩得骨头架子咯吱咯吱直响。

铜雀和贪狼都没动。他们知道,巨龟寺和别的寺庙规矩不同,只讲究“缘法”二字,其他是不怎么忌讳的。这种程度的斗殴,不会触怒龟僧。贪狼反而觉得,借此来试探一下对方的用意也好。

独眼泰戈久战不下,怒吼一声,拦腰去抱腾格斯,试图让他摔下平台,双足向前交错发力——这正是蒙古式摔跤的大忌,腾格斯觑到他的破绽,身子一旋,脚下使了一个绊子,登时把独眼泰戈摔了一个狗啃泥。

众目睽睽之下,独眼泰戈又一次大丢颜面。他气得几乎发疯,热血上脑,“唰”地抽出别在裤袋上的锯齿匕首,抬手狠狠一划。腾格斯以为对手已经认输,没做防备,一下子胸口被划出一道长长的血口子,鲜血飞溅。

贪狼一见,面色大变。他纵身扑上去一巴掌打飞匕首,对独眼泰戈喝道:“蠢材!你干什么!”独眼泰戈见老大为了那个蒙古蛮子,居然骂自己,不由得心生委屈。贪狼又是一巴掌打在他脸上:“来之前我说什么来着?不要动兵刃!”

四周不知何时,簇拥来了十几个龟僧,个个双手合十,绿豆式的眼睛直勾勾盯着这边。独眼泰戈环顾一圈,心中的怒意被莫名的恐惧所取代,他颤声道:“老大,这,这怎么回事……”

贪狼没搭理他,直起身来朗声说道:“各位圣僧,这手下不懂事,我会把他赶出去,还望慈悲为怀。”

以贪狼的性格,居然说出这么隐忍的话来,着实让建文和七里惊讶。但那些龟僧却不为所动,围过来口中念诵经文,场面诡异。贪狼面色不善,指尖闪闪发光,可终究没有发作出来。

建文偷偷问铜雀这么回事。铜雀说,这巨龟寺的龟僧,最讲究的就是缘法。如果有人在寺里起了争执,而且是执鱼骨者先动了兵刃见了血的话,说明他与蚌珠的缘法未到,需要再行确定。

七里开口道:“怎么再行确定?”

“自然是以鱼骨为赌注,决斗一场,胜者结缘。”铜雀回答,嘴角带着一丝狡黠的笑意。

本篇完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