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愿你敢爱如那年,但已不匆匆

文/@陈亚豪牙膏 前些天晚上和兄弟@里则林去看了《匆匆那年》,散场后,我俩在寒风里站在马路边上一人连着抽了两根烟,然后看着对方“哈哈哈”的大笑,没有一句对话。 我们都曾有过一段将近七年的恋爱,从穿着肥皂清香味的校服到终于西装笔挺。那时还想着以后一定要牵着对方的手气势汹汹的回到母校告诉老师,谁说早恋就不会有结果。 如今只得感叹,人生中想见恨早的几率其实远远大于想见恨晚。 是年轻曾让我们义无返顾,倾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