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鲸骑》——第二十章 合作

《四海鲸骑》——第二十章 合作

作者:明星 |  时间:2016-10-06 |  浏览:1398 |  1 条评论

​​“这他妈的是什么鬼东西!”贪狼纵横四海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也没见过这么大的石头家伙会动。他的嘴巴微张,惊愕地仰头看着四位怒目金刚和他们掀起的如山巨浪,努力在甲板上保持身体平衡,居然暂时忘记了杀建文的事。大海上犹如漏了洞的澡盆,深蓝色海水带着强大的水压向下旋转,似乎是要将摩伽罗号、火山丸和巨龟寺全部压到粉碎。

“啵——”

一声轻闷的声音响起,四大金刚搅动海水的动作出现片刻停顿,摩伽罗号上方的漩涡出现一段小小的空隙,狂涛怒卷的蓝色水流像柔软的面团那样向两侧退避开,绕过了这段空隙。借着下方海水的浮力,摩伽罗号朝着这空隙稍微上浮了一个船身位。

贪狼猛回头,只见众人都看着头顶的漩涡和怒目金刚,唯有建文一脸的不知所措,手上拿着龟僧给他的贝木鱼和木槌,显然刚刚的轻闷响声是他敲的。

贝木鱼敲击的余韵很快被水流排山倒海的巨响代替,摩伽罗号船顶刚刚出现的那段空隙瞬时又被海水吞没,四大金刚搅动如故。

“啵——”

又是一声闷响,这回贪狼眼睁睁看着建文敲了一下,他确定声音就是从这贝木鱼发出的。漩涡果然像之前那样在摩伽罗号上方又开出一个船位的空隙,摩伽罗号再次向上浮起一小截。

“给我!”

贪狼确定是这小小的贝木鱼让四大金刚暂停动作,并在海水中让出仅能供一条船上浮的通道。他从建文手里抢过贝木鱼,“啵啵啵啵”没头没脑地敲了十几下,这回别说船顶的空隙没出现,四大金刚搅动海水反倒是更起劲了,漩涡比刚刚还要大出许多。

这回甲板上的所有人都看出了端倪,将目光投向贪狼,连刚刚还在抱着桅杆呕吐的腾格斯也忘了接着吐,一脸揶揄地看着贪狼。

要知道,此时贪狼化成鲨鱼牙的巨大右手托着小小的贝木鱼,看起来确实滑稽异常。

铜雀“呵呵呵”地干笑几声,对贪狼喊道:“将军,这贝木鱼是巨龟寺老方丈送给我们这位小公子的,看来也只有这位公子能敲得,放到别人手里不起作用。”

“哼,连小孩子东西都抢,你也配自称是什么大海盗。”

腾格斯恰逢其时地在旁边喊了一嗓子,贪狼冷哼一声,便没好气的将贝木鱼扔还给建文,让建文继续敲。

建文在泉州做了几年朝奉,自然知道什么时候和海客们讲价时机最合适。他看现在贪狼面对眼下情形也彷徨无计,知道此时不谈价钱之后恐怕再无机会,也不急着再敲,手里端着木鱼对贪狼说:“如今我们是生是死,都要看我这贝木鱼的。方才你说要杀了我们,现在又要我敲木鱼救你性命,若是脱离险境只怕你又要起杀心。既然左右都是死,我又为何要费力去敲这木鱼?”

这一番话分剖得清楚,正好卡在贪狼的喉咙上。他瞪着建文良久,末了只好开口道:“只要能出了这险境,我保你们安全。我贪狼对天盟誓,若是有违誓言,让我葬身于巨章嘴下。”

巨章就是巨大的章鱼,乃是传说中的一种上古海兽。据说它身量巨大,触须长度惊人,落到它口中的食物不会立刻死去,而是会被口器活活吮吸所有的汁液而死。在海上,葬身巨章是水手们所能想象到最恐怖的死法了。

建文见贪狼答应不杀他们,认为安全已有保障,便要敲贝木鱼。不料,旁边哈罗德跑过来抓住他的木槌,又对贪狼说道:“并非咱家信不得将军,只是怕阁下食言自肥。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哉,还请阁下以海神名起誓,我等方可确信性命无虞矣。”

哈罗德这话一出,不要说建文,连铜雀心里都暗道“好险”。他们只想着贪狼是名冠天下的大海盗,虽说残忍凶暴,毕竟重视名声言出必诺,不至于答应了又要反悔。只是他们都忘记了贪狼信奉的是海神,连舰船都要修成海神坐骑摩伽罗的模样,只有向海神起誓才做得数,否则就算答应不杀他们,只怕回到海上照样可以反悔。

贪狼气得差点咬碎槽牙,他脸上的肌肉抽动了几下,恶狠狠地盯着哈罗德,恨不得扑上去把他撕碎。他果然是想着随便起个誓糊弄过去,奈何哈罗德这小子在他船上呆得久,对贪狼的习惯知之甚多,一语道破了他的计划。哈罗德见贪狼面露凶狠,感觉浑身冷到骨头里,“嗖”地蹿到腾格斯身后躲了起来。

其实,贪狼也确实没有报复的时间了,四大金刚对搅动海水形成的巨大波动,令船体开始“嘎吱嘎吱”作响,如果再和眼前这几个人矫情下去,只怕摩伽罗号要面临解体了。先活下来再说,报仇总有机会。贪狼知道事情紧急,也只好单膝跪在甲板上,按照正规祈祷礼仪双手合十从胸口举到头顶连拍三下,当着建文等人郑重其事向海神发了誓,保证同舟共济,不再动什么歪念头。

发誓葬身章鱼之腹,只是运气不好;若对海神撒谎,可就是亵渎神灵了。

临时合作的联盟结成,建文又开始敲起贝木鱼。

“啵——啵——啵——”

敲击贝木鱼产生的声波,在漩涡中震荡徘徊,开出条小小的通道。这条通道只比在主桅杆顶高了数丈。随着船只缓慢上升,通道迅速弥合,再次被海水填满。

被空气泡包裹的摩伽罗号像是从水底向上浮升的水泡,左摇右晃挣扎着浮上了海面。

“啪——”空气泡在船只浮上海面,接触到空气的瞬间爆裂来。如何从海底升到海面,只是这群被灾难来临时糅合在一起的人们面临的第一个难题;第二个难题紧接着出现。漩涡在海面上造成的震耳欲聋的巨响和冲击力远比海底要猛烈得多,奔腾澎湃、汹涌无比的浪涛旋转着奔向涡心。如果这漩涡是个漏斗,那么摩伽罗号要从漏斗中心转到边上才能脱离旋转力量的束缚。

远洋海船和近海船只最大的区别在于,远洋海船是尖底,在海面行驶远不如平底的近海船只平稳。可如果遇到坏天气,平底船一个浪就能打翻,尖底船却能像不倒翁那样左摇右摆,很难倾覆。

摩伽罗号是典型的尖底远洋海船,漩涡产生的巨浪使它在快速行驶中不停地左右摇晃,倾斜最低点时和海面几乎形成锐角。建文忍不住在心里赞叹这艘船的稳定性是如此完美,即使以大明最高造船技术制造出来的船,也很难保证在这样的行驶中不会倾覆。

“都别他妈的呆着,不想变死人都给我各就各位。”贪狼伸出沾湿的手指试了下风向,然后向着甲板上的人们喊道。

贪狼是凶恶的海盗、冷漠的悍匪,但绝对是建文见过最优秀的船长。他亲自用缆绳将建文捆在桅杆上,这样即使有大浪打来,也不至于将人卷走。铜雀和哈罗德钻进了船舱里,七里不肯离开,她说要保护建文。腾格斯也不肯走说要留下帮忙,可看他吐成那副鬼样,估计是帮不上什么。贪狼随手抓起两根缆绳扔给他们,让他们管好自己。

船员们也都熟练地将自己绑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用尽全力抓紧缆绳,将所有船帆升到桅顶。贪狼稳稳地站在后甲板,抓住舵盘亲自掌舵,努力使船只保持稳定。帆船鼓足风,在漩涡里一圈圈地游动着朝外缘靠近。

建文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反正身体被桅杆捆着不会被大浪卷走,别的事不需要他管的,他也管不了,只要抓紧贝木鱼“啵——啵——啵——”地敲就行。他每敲一下,四大金刚搅动海水的动作就会短暂停滞,摩伽罗号必须抓紧仅有的机会,尽快行驶到漩涡边缘,然后趁着怒目金刚动作僵直的瞬间突围出去。无论时机把握不好或者节奏乱掉,帆船都有可能被怒目金刚拍得粉碎,或者被漩涡吞噬。

摩伽罗号像片树叶在漩涡里沉沉浮浮,忽而被海水吞没只露出几根桅杆,紧接着又穿破水面浮上来。几个浪头连着打来,海水漫过整个甲板,船上的人都湿透了,建文的头发糊在脸上,滴滴答答向下滴着水珠。咸腥的海水灌进他鼻腔,呛得他不停地咳嗽。

“哈哈哈——小少爷这是第一次被弄湿衣服吧?”

建文听到船员们狂野的笑声和粗鲁的歌声,显然他们在嘲笑自己现在的狼狈相。一块被浸湿的手帕递过来,替他抹去了脸上的海水,建文感到舒服许多,他感激地看向手帕的主人,只见七里毫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她的头发也都被海水浸透了,湿答答披散在肩膀上。

“谢谢……”建文朝着七里表示感谢,七里将手帕叠好放进怀里,并没有说话。建文这才发现,原来七里的缆绳竟然是和自己绑在一起的,他心中一热,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冷若冰霜的小姑娘。她的衣服也都被海水浸透,本来就很贴身的男式质孙,现在紧紧贴在身上,显得她身材更加玲珑有致。

建文感到两颊发烫,心跳有些快,“咚咚咚”的停不下来。

“好好敲。”

七里发现建文手上的敲击声有些杂乱,便小声喝道。建文赶紧闭上眼,专心敲他的木鱼。

“左满舵!”

贪狼并没有心思去管建文,将船只带离险境才是他的工作。他紧紧抓住舵盘,稳稳地转动,摩伽罗号逆漩涡向左倾斜旋转前进。

“满舵左!”

舰艏的独眼泰戈喊出标准的舵令回复,听到泰戈的喊叫,贪狼慢慢松开舵盘,让船艏向右倾斜,保持平衡。

“隆隆隆——”

突然,贪狼听到漩涡中心发出古怪的闷响,这闷响不久前才听过。

“不好!”贪狼心中一怔,这动静是火山丸制造火山喷发的前兆。果然不出他所料,漩涡中心的蓝色水面下酝酿起一团橘红色,海水被煮沸腾了,冒出无数泡沫。红色的岩浆柱穿透水面,带着蒸发海水的“嘶啦嘶啦”声喷射冲出,直喷到其中一个怒目金刚手臂上。金刚的右手被岩浆柱持续燃烧了半晌,火星和火山灰在空中溅落,像是下了场火雨。摩伽罗号躲闪不及,三角帆被烧出几个洞。

“王八蛋!”贪狼嘴里骂着,赶紧转动舵盘闪避,防止船体再遭受更大伤害。对他来讲,即便是独眼泰戈这样的老部下都是可以随时牺牲的棋子,但摩伽罗号却是他的命根子,哪怕一点损伤他也会疼到心里。曾经有不懂规矩的新船员在船舷上刻下自己的名字,结果被他直接扔进大海里喂了虎贲。

金刚的石刻右手被烧成红色、出现裂纹,然后“嘎巴”一声断开,从高空落到海里。贪狼猛地一转舵,船身侧闪开掉落的巨大右手,却被溅起的如山的水花将船尾高高抛起,甲板上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向前倾倒。

“糟糕!火山丸的目标是破坏金刚。”贪狼知道这次躲闪多少带有侥幸成分,火山丸还会不断发射出熔岩柱攻击,摩伽罗号只要在漩涡里盘旋上升,运动的轨迹必须是固定的,再有石头落下的话,只怕不一定能躲开。摩伽罗号现在既要寻找建文敲击贝木鱼造成的怒目金刚停滞的短暂瞬间,在它们搅动海水的兵器中穿插,又要躲避火山丸攻击金刚身上落下的巨石。

“哎呀!”

贪狼听到船员们的惊呼,原来甲板上盛火药的木桶由于船尾扬起朝着船头滚动,砸断固定毛利的栏杆,木桶连带捆着毛利的栏杆一起掉进大海里。毛利被缆绳牢牢缠在栏杆上无法脱身,也一起掉进海里,眼看着从船头飘到船尾,即将被漩涡吞没。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贪狼放开舵盘,敏捷地抓起桅杆上的半根缆绳,借着船只失去控制的惯性跳下海,用满是鲨鱼牙的大手将捆在毛利身上的栏杆切断,将他拦腰提起,用力一抛,“砰”的扔回船上。然后他左手用力一拽缆绳,借着缆绳绷紧桅杆造成的弹力,脚踩船帮向上一跳,稳稳落在甲板上,抓住正在飞快回转的舵盘,稳定住船的航向。

“谢谢老大……”失魂落魄的毛利爬起来,看到贪狼把着舵盘,赶紧向他道谢。

“蠢货,”贪狼努力稳定着航向,并没有正眼看他:“你刚刚得到海藏珠的力量,就这样死掉我不亏大了?”

又是一股岩浆柱从漩涡中心喷射出来,射在怒目金刚头上。金刚头被高温灼裂,然后翻滚着轰然落下,再次激起巨大的水花,将摩伽罗号高高抛起。

“这么下去不行,毛利,你来掌舵!”贪狼知道这样下去只怕总会被掉落的巨石砸到,他将舵盘交给毛利,自己抓住缆绳,“噌噌”几个弹跳落到人头柱顶上,左手紧紧抓住柱顶猎猎飘动的海盗旗。

摩伽罗号虽然是巨船,但和四个怒目金刚相比,仍然犹如小虫在大象面前般渺小。海风带着海水湿润了贪狼古铜色的虬肌,他的脚踩在滑腻的人头柱上,将长满鲨鱼大牙的右手高高举过头顶,对准乱云翻卷的风眼吼道:“海神啊!请将死者的力量借给我!”

天上的云流和漩涡开始反向旋转,黑漆漆的风眼滚动起金黄色的雷电。人头柱上的百张人脸都露出扭曲恐怖的表情,发出令人胆寒的“喔喔喔——”的悲鸣,他们从口、鼻、眼中冒出几百股黑气,螺旋翻转着向上涌动,将贪狼包围,再在他那只恐怖的手上拧在一起,形成一道旋转升腾的黑色烟气,喷向风眼。

又一尊金刚被不断喷射的岩浆柱击中,金刚的手朝着摩伽罗号落下来,贪狼“哇呀!”大吼一声,连接着黑色烟柱的手紧紧一握,黑色气柱像是线锯那样,将石雕大手平滑地切成两段掉落在船侧海里,激起山峰般的两大片水柱。

火山丸接连发出几道摧毁石雕金刚的熔岩柱,金刚被打成一段段巨石块掉落下来,都被贪狼用黑色气柱切断。建文继续敲击着贝木鱼令四大金刚产生瞬间的僵直,毛利掌握船舵的沉稳不弱于他的船长,摩伽罗号在他的指挥下趁着这僵直瞬间便能灵巧地闪避开危险地段,逐渐跃进到了漩涡边缘。

“那个老海盗头看样子快不行了。”正在敲贝木鱼的建文听到七里的声音睁开眼,瞥见人头柱上喷射黑气的人脸数量在减少,靠近底端的许多人脸都闭上眼鼻,似乎陷入了沉睡。人头柱上端还在喷射黑气的人脸只有不到一半,黑色气柱比最开始细了许多,贪狼力量用尽,他大口喘着气,踩在人头柱上的脚有些颤抖了。

“贪狼是在借助人头柱上那些脸孔的力量吗?”七里问建文。

建文也答不上来,这么古怪邪异的东西,他在泉州可不曾见过。铜雀在一旁解说道:“还有三十五张脸可以给他提供气。人头柱这种东西,并不光是用来炫耀的,它还会将被杀死的船长的怨念封印在柱子里,像这根有超过百张脸的人头柱,里面自然封印着超过百人的怨念。”

“那么说,贪狼是在使用死人的怨念啰?”想到每天和那么多冤死鬼在同一艘船上,贪狼和他的手下们却能甘之若饴,果然是鬼怕恶人,建文感到浑身不寒而栗。

这时七里也插嘴道:“我们日本是崇拜鬼的国度,有些邪恶的阴阳师会故意把怨念或者生魂储存起来修炼,当做武器使用,火山丸便是如此。南洋用人头柱的力量做武器,倒并不为怪。只是,人头柱的怨气用尽后,想要再次续满要花上大半年时间。他连这力量也用上,可知也是走投无路了。”

听到七里说起鬼怪来语气平平淡淡,好似在说极为平常的事,建文忍不住倒吸口冷气,有些不敢想她的祖国究竟是怎样的国度。

“轰隆隆”一道新的岩浆柱将一尊金刚的头颅烧落,眼看要拦腰砸到摩伽罗号前甲板。“呀啊——”贪狼挥动黑色气柱迎着巨石削去,可惜人头柱已无法为他提供足够的力量,最后这根细细的气柱还没来得及切到底,黑色气柱就变成一缕细烟完全消散了。石头头颅斜着断裂成两半,大的一块失去重心,掉落到靠近船尾的海里,激起巨大水柱,小的一块朝着摩伽罗号的主桅杆砸下来。虽说这块石块只有桌面大小,但也足够把主桅杆拦腰砸断。

贪狼顾不得多想,顺着人头柱飞身滑到巨石预计的落点,企图用肩膀将巨石顶开。重达千斤的巨石重重砸到他宽阔结实的肩膀上,他闷哼一声吐出口鲜血,肩膀斜力用巧劲让巨石顺势侧滑砸在摩伽罗号右舷的栏杆上,将栏杆砸得粉碎掉进海里。

顶开巨石的贪狼伤势沉重,人也失去意识,身体顺着十几丈的人头柱落下来。

建文只听到一阵风声,身边的七里已经不见踪影,只留下一溜珊瑚痕迹,直通到人头柱上。不知何时,她解开了捆在身上的缆绳,发动珊瑚之力踩着人头柱朝贪狼落下的方位奔跑过去。

当她跑到人头柱一半高度时,正迎上落下的贪狼,她伸手去抓贪狼的衣服。可惜对方本来就是身材奇伟的大汉,又借着下落的强大势头,根本不是她一只手能抓得住的。好在,贪狼被她这一抓,下落速度略微减缓,趁此机会,腾格斯也解开腰间的缆绳,不顾死活地扑出去,使个蒙古摔跤的招数顺势将贪狼熊抱在怀里,一起重重摔倒在地上。

“妈妈的,俺也终于摔倒你一次了。”腾格斯看着昏迷的贪狼,忍不住心里欢喜,前日被贪狼打伤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

躲过最后一块巨石的摩伽罗号终于从四大金刚的狭间钻出,进入平静的海面。说来也怪,整个海面上,只有四大金刚搅动的水域下有漩涡,上有乱云。只要出了这区域,四下里都平静如初。漩涡中的火山丸还在不断喷射出岩浆柱,将半个天空都映红,四大金刚在它的猛烈攻击下渐渐断裂坍塌,滚滚大石块砸向漩涡中心,宛若地狱光景。

建文放下贝木鱼不再敲击,船上的船员也都拥抱欢呼起来,他们总算都还活着。不远处,青龙船停在平静的海面上,静静等待它主人的回归。

本篇完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四海鲸骑》——第四十六章 夜袭
Posted on 03月19日
青春没有驿站
Posted on 10月22日
discuz伪静态.htaccess设置
Posted on 08月26日
那些唯美的句子值得细细品味
Posted on 05月09日
  1. 整形医院 2016-10-13 17:24 #1

    这文章写的很好啊博主希望多多更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