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鲸骑》——第二十二章 阿夏号

《四海鲸骑》——第二十二章 阿夏号

作者:明星 |  时间:2016-10-14 |  浏览:1024 |  评论已关闭 条评论

无论是船上的水手还是海底的游鱼都知道,南洋水面上有三个强者绝不能惹,否则必有杀身之祸。他们三个分别被人敬畏地称为贪狼、七杀和破军。

建文和贪狼数度交手,居然还能活下来,这在南洋已经是足够可以吹嘘的传奇。他见过贪狼的座舰摩伽罗号,可谓是船如其人,从造型上便可以感受到那种穷凶极恶的气质:船艏狰狞、船体蛮横,吃水线以下都是藤壶之类的肮脏附着。

可此时出现在他们眼前的这条阿夏号,却和摩伽罗号的风格大相径庭。

它的外围是由许多中型炮船首尾相接成的环形水上城墙,所有炮船都用铁链相连。城墙内是许多大木排连接成的地面,中间有无数水道纵横。

此时天色近晚,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候,青龙船沿着木排之间的狭窄水道徐徐前进,两侧船台之上有百座楼堂馆舍,风格各异:以暹罗、占城风格居多,也有大明、日本乃至欧罗巴风格。大明式样的多在外面裹满红绿锦缎来做装饰,日本风格的将门窗都油漆成大红色,南洋风格的干脆在房顶贴满金箔——与其说这是条大海船,毋宁说是一处奢靡繁华的浮游城镇。

“嗵嗵嗵嗵——”

城镇中心主船上突然发出一连串爆炸声,腾格斯吓得差点把怀里的建文扔进海里,七里不由自主做出防御姿态,唯有铜雀哈哈大笑道:“众位切莫紧张,这不是在开炮,此乃阿夏号惯例,但凡有远客至,必会释放焰火表示欢迎之意。”

铜雀话音刚落,仿佛为了证实他的话似的,整座船镇上空近百尺的夜空炸裂开色彩缤纷的烟花,像是在夜空点缀了无数五颜六色的宝石,华丽无比。

众多水道中的一条忽然从水下亮起粉红色光晕,整条水道变成了粉红色,如同从入口到主船处铺设了一条艳色水毯。

“这是在引导我们从此条水道进入。”听铜雀那么一说,建文感到很是新奇。当时的泉州乃是天下第一大港,设施之先进举世无双,谁料在这水上城镇,居然有比泉州还要先进的航行引导装置。

建文命令青龙船的主轮盘停止转动,只留两个轮盘降低速度航行,跟随引导光线进入水道。他好奇地探出头去,想看看这粉红色水道,到底是怎么实现的?

铜雀见他这副样子,笑着说道:“公子若是好奇,可来船边向水下看看。”没等建文说句话,腾格斯抱着他急吼吼地跑到船舷,七里和哈罗德也跑到船舷旁边,扶着栏杆向下看。这一群人好似乡下进城的土包子,急着想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怪哉怪哉,居然是水母!是会发光的水母!”

哈罗德最先发出惊叫,他精通博物学,看到水道下方竟然层层叠叠聚满成千上万脸盆大的水母。这些透明的大家伙通过体内的腺体发出了淡淡的粉色光芒,由于数量实在太多,故而将整条水道都映照成粉红色。

“水母是什么?这玩意儿软趴趴的,还是活的?”腾格斯虽说在泉州呆过段时间,却还没见过活水母,首次看到感到无比新奇。

“就是海蜇头,拍黄瓜凉海蜇头你吃过吧?”建文知道这蒙古汉子脑子不好使,懒得给他多解释。

“吃过吃过,在泉州饭店里吃过,伴上老醋酸酸甜甜的下酒好吃。一盘要花上拇指盖大的银子。老板是好人,每次还多送我两大勺。”腾格斯说着,还用手指比了下拇指盖大小。

“那是你遇见坏人了。”建文看腾格斯憨直的模样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海蜇头是价钱最贱的海货,你那拇指盖大的银子,只怕能买上三五十盘了。老板肯定欺负你是蒙古蛮子没见过海蜇,在蒙你呢。”

七里在一旁冷声道:“发光的水母,日本也是有的。可是这些水母本无智慧,不能驯养,此间主人,又是如何控制他们停留在航道附近,为船只导航的呢?”

她这个问题,没人答得上来。这些水母的明灭很有规律,可谁能这么神通广大,连水母都能控制?想到这一层,众人越发觉得这阿夏号的主人七杀,更加神秘莫测起来。

青龙船朝着水道深处航行,两侧的喧闹声也越发厉害起来。只见岸边那些各式各样的房屋二楼窗户都开着,许多穿着印度纱丽、日本和服、大明襦裙,打扮妖艳的女子从窗户里探出半个身子来,朝着船上的建文等人招手。这些女人或黑或白都极其美貌,个个珠光宝气,有的还向他们船上抛洒花瓣。

“这难道是……青楼?”建文的脸色开始变得古怪起来。铜雀负手站在船头遥遥眺望,没有回答。腾格斯摸摸脑袋,问建文什么是青楼?

建文看了一眼七里,不知该如何解释才好。反倒是七里开口道:“就是男人花钱发泄兽欲之地。”她面无表情,语气里却带着淡淡的痛惜。

腾格斯恍然大悟:“哦!就是和草原上的羊群一样吗?不过我们不花钱!”

那一瞬间,青龙船上一片静悄悄的,其他人很有默契地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青龙船又走了一阵,四周变得更加热闹。有些房子里传出音乐声,隐隐约约能看到有女子跳舞,还有男女推杯换盏调笑的声音。还有的房子里则可以听许多男人的吆喝声,仔细听来,似乎是许多人正聚在一起赌钱。小小一座浮游市镇,竟然聚集了成千上万人,四处人声鼎沸,繁华异常。

被这奢靡粉红的气氛所影响,众人都觉得有些面红耳热,只有铜雀谈笑风生,可知是风月场的老客。建文在泉州花花世界也见过秦楼楚馆、勾栏瓦舍,知道这里必定是差不多的所在,便从腾格斯怀里扭过头问铜雀:“不是说七杀是不亚于贪狼的海上巨盗,这里看起来怎么好似我大明的教坊一般?”

建文所说的教坊是大明特设的官方娱乐场所,官府将一干女乐歌伎置于特定场所经营。这里比之泉州的教坊又有过之而无不及,酒楼、赌坊无所不有。

“公子有所不知啊。”铜雀不知何时又将胯下那只铜雀放进手里摩挲起来,他说道:“这阿夏号是南洋首屈一指的销金窝,青楼酒楼赌坊乐坊无所不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常在南洋行走的海商、海盗都知道这个所在,只是这里并非什么人都能接待,只有在这里办了金册的客人才能找到。若是寻常人,就算你知道这里,也不得其门而入。”

说着铜雀从怀里掏出一张覆着金箔的纸卡朝着建文晃了晃。这金册半尺长两寸宽,做工考究像一张名刺,上面画着一只带有一团火焰的眼睛,下面印着两列古怪的文字,既不像汉文,又不像阿拉伯文,一笔一划收尾处都是尖尖的,好似许多楔子组成的方块字。建文点点头,指着最下面一排小字问:“这是什么字?看起来好像数字。”他在海淘斋呆的日久,见过许多国家的文字,这金册上的怪字他虽说不认识,却也猜到最下面的应该是数字。

铜雀翻过金册看了眼,笑起来:“阿夏号只发出过一千张金册,都是豪商巨贾、还有海上巨寇才能得到,这二十四号是小老儿领取金册的编号。”

建文点点头,想道:“难怪进港以来铜雀老头一脸的甘之若饴,好似回到家的模样,看来是个常客。不过看编号如此靠前,七杀看来也是要卖他几分分面子,果真并非寻常之辈。

“老先生,小可有一事不明。此岛浮于大洋之上,想来不会常年拘于一处。阁下说,如非持有金册得到邀请,不能来到此处。大洋广阔无边,浑浑灏灏,阁下是如何能找到这里呢?”哈德罗从旁边插嘴问铜雀,他从一来到这里就怀有这个疑问。

铜雀不慌不忙抬起手,一指青龙号船头高高扬起的龙头雕像说:“你看那是什么?”

哈罗德顺着他的手指看去,果然龙嘴里叼着个小皮囊,不知里面装着什么。他跑到船头,在手里吐两口唾沫,又搓了搓,然后手抓脚蹬着龙颈疙疙瘩瘩突出的鳞片,三两下爬到离甲板几丈高的龙头位置,将挂在龙牙上的小皮袋取下来。

铜雀眼前一亮,心道:“这个番人想来常年历险,身手却是不错。”

哈罗德回到甲板上,急不可耐地解开小皮袋口上的绳子朝里面看去,立即发出“咦?”的声音。然后他从里面取出条尺把长短,头尾乱动的粉红色怪鱼来,举起来兴奋地朝着铜雀挥舞:“闻香鱼?”

铜雀点点头没说话,腾格斯好奇地问道:“啥是闻香鱼?”

“咱家也没见过实物,只是早年间在佛狼机国博览群书,曾在海洋博物书中见过。此鱼最好脂粉味,可以顺风闻到数百里外女子身上的脂粉香气,闻之则欢悦跳动,乃是海中一种奇鱼。”哈罗德将鱼递给腾格斯看,然后问铜雀:“老先生,咱们说得可对?咱家在航行中多次看你去甲板观察,如今想来可是在根据闻香鱼的活跃度调整青龙船的航行方向?”

铜雀微笑着手捻胡须说道:“你这番鬼倒是个极聪明的,阿夏号是整个南海女人最多的所在,脂粉香气顺着海风可以传出很远。闻香鱼对脂粉香非常敏感,我将它挂在船头龙嘴里,正是靠着它的嗅觉,给建文公子指示方向的。”

腾格斯拿着闻香鱼左看右看,又给建文看,也没看出端倪。自言自语地说道:“这鱼长得古怪,性子更怪。大海里还真是什么怪东西都有,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可以吃了能不晕船的鱼。”

闻香鱼似乎听懂了腾格斯的话,大概是怕这大汉吃了自己,摇摆更加厉害。腾格斯怀里抱着建文,单手抓不住滑溜溜的鱼身子,闻香鱼从他手里掉到甲板上,腾格斯想去抓鱼,差点把建文掉到地上。闻香鱼在三扑腾两扑腾,蹭到船帮边上,“扑通”一声跳进海里逃走了。铜雀也不为忤,只是揣手站立。

说话间,青龙号顺着粉红色水道缓缓驶入主船下的内港港口,只见内港樯橹林立,大大小小停泊着上百艘海船。这些海船既有欧洲的卡拉克帆船,也有大明的福船和日本的安宅船,岸上的人也是摩肩接踵、穿着各异,有许多人穿的服饰都是建文见所未见,大概都是来自各地的海商和海盗。

简直就是一个海上集市的大杂烩。

这些人见到青龙号驶入港内,都被它线条俊美的外形以及两侧的十六对轮盘所惊骇,他们搂着不同肤色的女子,围过来指指点点看热闹。

腾格斯急着下船看看,没等青龙号靠岸,哈罗德搭上跳板,他就抱着建文跳下码头。这码头离地面足有两丈多高,建文见他从那么高跳下来,以为肯定会“咚”的一声重重落到地面,吓得闭上眼。不料腾格斯落地居然极是平稳,几乎没有发出声响,原来腾格斯在往下跳时就扇动起背上的飞鱼翅膀,别看身体笨重,落地居然是轻轻巧巧的。

建文忍不住在心里赞叹,这莽汉子看似粗鲁,其实照顾起人来倒是很细心,便想夸他两句。没等他夸出来,只见腾格斯原地蹦了几下,又用脚去踩地面,说道:“这个还真是有趣!原来用木排连起来可以那么平稳,等俺做了科尔沁水师提督,就把所有船都连起来,上面再铺木板,那在大海上不也可以平稳得像地面一样?说不定跑马都可以。”

“哼!提督大人真是睿智非常。”建文把夸他的话咽回去,逗他说:“《三国志通俗演义》的评话里,曹孟德攻打江东也曾在赤壁把船队用铁链连起来,可谓科尔沁水师的老祖宗了。到时候,说不定我大明水师也不是你们对手呢。”

“如果真有那天,俺让科尔沁水师按照最高礼数后退七次,才和你们大明水师交战。不对,说不定到那时你都做大皇帝了,俺和你是兄弟,为啥要和你打仗?”

见腾格斯回答得淳朴,倒是建文有些惭愧,人家古道热肠对自己真心,自己也许从心里一直没拿他当过兄弟。

“嗯,大明水师不和科尔沁水师打仗,我和你永远做好安答。”建文说出这话,才觉得心里好受些。

正说着,铜雀和七里也都下了船。

铜雀扶着纱帽的帽檐,找了下方向,然后指着不远处在黑暗中的巨大主船说:“严格来讲,这艘主船才是阿夏号,其实这座城镇都是围绕阿夏号主船所建,我等要拜会的七杀应该在大船内某处。”

众人一起朝着阿夏号主船看去,这船虽说被周边的房屋包围着,可即使暹罗样式小楼高高的尖顶,也只有主船船身一半高而已。船身下半截被房屋和街道上的小粉灯照得很清晰,上半截的建筑极其雄伟,飞檐斗拱有数层之高。

按道理此时已是夜里,高处看不真切才对。可是这阿夏号的身形,却纤毫毕现。只因为在这船的最高处有一个圆柱形高台凸起,顶端燃烧着熊熊火焰,活像是在船上插了把巨大的火炬。远隔数十里,都照得亮亮堂堂。

比起贪狼摩伽罗号的狰狞,这阿夏号却透着一股圣洁庄严的气势。与其说是海盗船,倒不如说是一座神殿。

哈罗德端详了半天,忽然“啊!”的惊叫一声,也不管建文等人,分开围观路人仰头去看天阿夏号,然后回过头说:“此船不似中华之船,亦与南洋诸国船只相异,倒极像咱家欧罗巴的盖伦大帆船。只是盖伦帆船不过三层甲板,从船舷炮门看来,此船远不止三层甲板,盖伦帆船比之不过蚍蜉游虫而已。”

说罢,哈罗德又是一阵感叹,然后吵吵嚷嚷的赞叹,建文暗自想笑,这阿夏号虽说也是空前大船,比之大明宝船又相形见绌,哈罗德要是见到宝船,岂不要活活吓死?想到宝船,建文忽然又想起来惨死的父皇,还有亲眼所见郑提督杀死父亲的一幕,不禁暗自嗟叹,自己现在重伤在身,也不知何时才能大仇得报。

他正想着,忽然耳边传来一声:“各位请闪开,女侍长大人来了。”这才惊醒回现实之中。

围观人群听说女侍长来了,都各自散去。只见八名头戴金冠,身穿金黄色抹胸筒裙的窈窕女子朝他们走来。这些女子肤色略深,五官具有南洋女子特征,从服饰和长相上看像是扶南人。女子们走到众人面前扇形排开,双手合十低头行礼。

扇形中间现出一位少女,年龄看着比另外八位女子都要小,身材也比较娇小些,看起来却是她们的首领,大约就是人们说的女侍长。

这位女侍长的身高只比七里略高少许,十七八岁年纪,缺少血色的白皙肤色略带青灰。她头上也戴着南洋风的金冠,秀发乌黑,耳朵、脖颈以及裸露的两臂都戴着彩色宝石,抹胸和筒裙将还没发育完满的身体包裹得玲珑有致。

哈罗德注意到,少女的手指和光着的双脚指间都有小小的半透明的蹼,他悄悄告诉众人,这少女大概是生活在南洋的鲛人族。鲛人族极为擅长潜水,下水后可以长出鳃,并用另一个肺呼吸,还会展开背鳍和手脚鳍。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这个种族几乎灭绝了,没想到这里还有幸存者。

七里、腾格斯等人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小鲛人,眼神中都带着好奇。此前的龟僧已经足够怪异,想不到海中还有更神奇的物种,他们一个来自列岛,一个来自草原,可没见识过大海的神奇。只有建文微微撇嘴笑了一下,想起右公公当初在龙船上给他讲的故事里,可也有这小鲛人的影子。

“欢迎光临阿夏号,请问各位客人从何而来。”小鲛女略微躬身行了一礼,元宝形小嘴露出甜美却略套路化的微笑。

铜雀走到众人之前也躬身行礼,然后递上自己的金册。小鲛女又笑了笑,推开金册说:“原来是铜雀老先生,您是我们的贵客,金册便不必看了。请问此次前来有何贵干?是要招待商业伙伴,还是请哪里的达官显贵来享乐?只要您提出要求,阿夏号必将让您满意。”

她说起话来熟练流利,可见是接待惯了的老手。

“这次有个不情之请。”铜雀侧身伸出手掌,做出请看的姿势,请小鲛女看腾格斯怀里抱着的建文。小鲛女灵动的眼睛朝着建文扫了下,又笑起来,说道:“我明白老先生的意思,这位公子看来身受重伤,可是想请我家七杀大人为他治伤?可是,七杀大人已多年只杀不救,我看列位还是断了念头为好。”

“我看女侍长大人还是通报一声为好,”铜雀说道:“小老儿还受到贪狼重付,有份礼物必要亲手转交给七杀大人。”

一听这话,建文和腾格斯精神大振。贪狼要交给七杀的礼物是什么,建文等人猜测了一路,只是盒子封口处盖了蜡封,没办法在不开蜡封的情况下拆开偷看。想到贪狼凶残狡黠的模样,建文怀疑里面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可到底是什么,他们却一直不知道,心中好奇得很。

铜雀见小鲛女不肯带他们去见七杀,拿出贪狼的礼物,这是借贪狼之名来压这女侍长一压。其他几个人都把好奇的目光投过来,等待答案揭晓。

小鲛女一听贪狼的名字,略一迟疑,还是没有伸手,收起笑容冷着面孔说道:“铜雀先生,我家七杀大人不会收这份礼物,更不会救治这位公子。我看,这礼物送到七杀大人手里,不是扔了也是退还给你们,断然不会收下,你们就不要自找讨没趣。”

铜雀并不肯收回紫檀木盒子,依旧捧在手里,继续说道:“不尝试一下,你又如何知晓七杀大人不会收呢?劳烦女侍长大人代为通禀为是。”

“你这老先生实在啰嗦,”小鲛女被铜雀纠缠得有些烦,秀眉微颦,做出要送客的样子说道:“我们阿夏号只接待销金客,阁下在这里挥金似土,我们自然奉您做神做佛,如今提出这般无理要求,我们实难从命。我看老先生带着这位公子或者留下玩几天,或者直接打道回府,请不要再纠缠,七杀大人是断断不会相见的。”

铜雀还要答话,只听背后有人朗声说道:“我只听说七杀是和贪狼、破军齐名的大海盗,如何竟不敢见人?贪狼虽说凶暴残忍,我们和他几番交手,也敬他算是光明磊落。七杀既然与贪狼齐名,我也以为他是个顶天立地的好汉子,给不给治伤都罢了,只是躲在温柔乡里不敢以真面目见人,实在可笑。”

小鲛女听了心中火起,仔细一看,说话的原来是被蒙古大汉抱在怀里那位公子。她只以为是个病秧子,开始没有在意他的存在,不料说起话来倒是中气十足。

她刚要回嘴,只见建文虽然因受伤面带病容,眉目间竟异常威严,不禁被震慑住。只听建文又说道:“你虽为女侍长,不过是区区一介侍从。我自小见过的侍从何止千万,哪曾见过侍从替主子做主,回绝客人拜请的?我等身为客人,自然和七杀大人地位对等,要说话也是和七杀大人亲自对话。伤治与不治,礼收与不收,都要面见七杀大人,请他亲自决断。若是让天下人知道,名扬南海的七杀大人,原来万事都要靠个女侍长越俎代庖,岂不是要遭人耻笑?”

小鲛女被建文抢白一通,居然无话可说,倒觉得他所说的句句在理。建文生来就是太子,太监和宫女里一套外一套的做派见得多了,深谙对他们需要有适当的严厉。他见小鲛女百般推让,带着几分傲气,就故意板起脸做出主子姿态呵斥。铜雀趁机将紫檀木小盒递到小鲛女手里,说:“那么烦请女侍长带路吧。”

小鲛女点点头没说话,疑虑地用眼睛反复打量建文,不知他什么来历,然后转身前往主船,八位侍女请众人走在前面,随着她一起前行。

建文说这番话其实用尽了全身力气,见小鲛女同意带他们见七杀,感到全身酸软,倒在腾格斯怀里闭目休息。腾格斯看着怀里的建文,嘴里喃喃低声说道:“我安答看来还真是个真龙太子。”边走着,忍不住手里又抱紧了些。

“七杀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建文闭着眼思考:“是和贪狼一般凶狠残暴?或者更加阴险狡诈?他真的肯为我治伤吗?”想着想着,建文毕竟受伤过甚,渐渐有了困意,头一歪终于昏昏睡去。

这时一声女子的尖叫,从不远处的船台传来。

本篇完

 

 ​四海鲸骑工作室作品

  主创:马伯庸、驰骋、赵老湿

  知识顾问:@老阿姨在看着你(海洋生物方面)

  袁蕾 (知乎) (舰船参考方面)

  何赟 (知乎) (东南亚史方面)

  首发平台新浪微博: @四海鲸骑

  出品方: @不空文化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