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鲸骑》——第二十四章 礼物

《四海鲸骑》——第二十四章 礼物

作者:明星 |  时间:2016-10-15 |  浏览:902 |  评论已关闭 条评论

“以上帝之名,她简直就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美艳不可方物的波斯皇后以斯帖,非也非也,说是观世音菩萨与杨贵妃的合体也不为过……不对,杨贵妃太白,应该换成埃及女王克丽奥佩特拉。”从见到七杀开始,哈罗德便满嘴东拉西扯,自言自语念叨,又是合掌又是画十字,谁也搞不懂他在说什么鬼。

腾格斯将建文轻轻放在地上,让他靠着自己身体坐好。建文强打精神去看七杀,不料这一看眼神就挪不开。他从小生在宫廷,大明的后宫里什么样美女没有?偏偏从没见过这种气质。七杀光滑细腻的小麦色肤色配着她丰腴迷人的身材,有种艳光四射的健康美,建文觉得给杯茶自己能安静看上一天。

小鲛女将紫檀木小匣子交给七杀,七杀倒也不急着打开看,她手腕一翻将匣子放在旁边,建文觉得她放匣子的那个动作特别优美。小鲛女在七杀耳边悄声说了半天,声音太轻建文听不到,之间七杀眉毛轻挑了下,眼神朝着七里飘过来,像是在看什么珍稀动物。建文和腾格斯等人都习惯盘腿坐着,唯有日本来的七里平日习惯双膝并拢跪坐,腰挺得笔直,在几个人里格外显眼。

七杀又观察了会儿七里,点点头,让小鲛女退在一边,这才笑着问铜雀:“老先生,今日带客人光顾阿夏号,想必是有大买卖要谈?”

铜雀见小鲛女和七杀耳语半天,明白她必然知道自己的来意,现在故意问出这话,看样子是不想给建文治伤,心里不禁一沉。话虽如此,铜雀还是假装很漫不经心地说道:“并无什么要事,前日在海上偶遇贪狼大人,拜托老夫将方才那个紫檀木的小盒子交给阿夏号尊主大人。老夫想着最近事务繁忙,好久没有拜会尊主大人,就顺水推舟答应帮这个小忙。”

说到这里,铜雀略一停顿,观察七杀的表情,只见七杀还是微笑地看着自己,示意自己继续说。铜雀继续说道:“其实老夫这次也是刚做成笔大生意,带了几位豪客来阿夏号见识见识。若蒙不弃,老夫想叨扰几日,不知尊主大人可赏这脸?”

“呵呵呵呵,老先生说笑了。你们骑鲸商团可是阿夏号最尊贵的客人,哪次来不花个十万八万两银子?说叨扰就见外了,您的客人也是我的客人,如还有什么要求请尽管提出,我没有不答应的。”

七杀这话明显是要铜雀将要求提出来,铜雀一愣,本以为要唇枪舌剑说上半天,不料才一开口对方竟主动释放善意。铜雀和她打交道多年,知道这女人喜怒无常,很少答应别人要求,今日那么爽快,必有缘故。

话虽如此,再踌躇思忖只怕机会转瞬即逝,铜雀也只有继续接话:“老夫之前带这几位客人在贪狼大人船上小住,这位客人略感小恙……”铜雀摊平左手手掌指向建文。

话音未落,七杀已然轻盈地从卧榻上跳下来,红色的阔腿裤下面赤着脚踝,轻盈地走了几步之后,建文等人只觉得一阵香风扑面而来。

“脚步好轻,如果打起来,我只能保证十招内不败。”建文听到七里在自己身旁低语。另一边忽然又传来“嘶嘶”的呼吸声,偷眼看去,只见哈罗德两个鼻孔张得大大的,正在使劲吸七杀身上的香气。这番人本来就少有矜持,今日见到七杀这等绝色女子,更是魂都丢了半个去。建文也觉得,七杀身上散发的香气很是奇异,既不是脂粉味,又不是熏香味,似乎是从体内散发出来的。

“给我看看你的伤。”

七杀朱唇轻启,建文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对着这样的女人脱去衣服,着实有些叫人难堪。没等他反应,腾格斯伸出两只大手,像扒小羊皮一样三两下将他上衣扒了下来,要不是建文赶紧说“可以了可以了”,裤子也差点被扒掉。

“大夫,您看还有救吗?”腾格斯认定七杀是个医生,看七杀盯着建文的伤处观察,忍不住问道。

七杀伏下身,在建文肿得像紫色馒头的肩膀轻轻抚摸一下。建文只觉得一股温润柔软的触感从肩头摸过去,说不尽的享受舒服,原本疼痛难忍的感觉似乎也减轻不少。

“多谢尊主大人……”建文抬眼想看七杀的脸,却看到七杀丰满的胸部正在自己眼前晃动,忍不住又是一阵害臊,胸口像是装了二十只小兔子在上蹿下跳。

“伤得确实不轻,巧的是,我倒治过严重得多的。”七杀站起身,对铜雀说道。

“你们是什么人,和贪狼有什么关系,如何受的伤,这都和我无关。”七杀背着手边踱步边对铜雀说道:“老先生,我们也算相交多年,我们阿夏号在海上做的是卖笑生意,你们骑鲸商团做的是贩卖宝货的生意。生意人和生意人不谈交情,谈交易便是,我给这位少年治伤,我可以得到什么?”

铜雀听七杀那么讲倒觉得放心不少,既是交易那就有的谈,于是他问道:“尊主大人缺的必然不是钱,只要能治好我这位贵客,想要什么物件尽管开口。”

七杀也不答话,还是在大厅中间来回踱步,在场的人都不知她会提出什么条件,只得一起看着她。她似乎是故意想让人着急,来回走了几回,突然停在七里面前,说:“把这个女孩让给我如何?”

众人都没想到,七杀提出的竟是这样的要求。建文感到吃惊,铜雀倒是松口气,这个开价对他来讲并不算高,相比七里,建文的用处可要大得多,确实是做得过的生意。

“只要能救主人性命,以我身体相换并无不可。”没等别人讲话,七里先开了口,语气冷冷的好似说得是别人的事。

“等一下!”建文赶紧打断七里:“我并非是这少女的主人,无权决定她的归属,若是以我性命换取她进什么青楼,我宁可不要你治。”

“笨蛋,忍者之身不过是道具而已,既然可以给你使用,给别人使用也无不可。我用身体换你性命,我们也就互不相欠。”

“等……等一下!我哪有使用过你的身体……我我我一根指头都没碰过你。”

“真是废物。”七里将双手放在膝盖上,看也不看建文。

建文也不知七里这话从何说起,是指没有碰过她,还是说他临事不能决断,只能急得双手乱摆。

“我们阿夏号从不做逼良为娼的事,七杀大人也绝不会强迫女人做她们不愿意做的事。”小鲛女从旁插嘴道。

原来,阿夏号虽说经营的是海上欢场,七杀却有一套自己独特的规矩。这里的数千女子,都是无依无靠的孤女,这些孤女或是遭遇海难亲人死绝,或是像小鲛女那样全家被杀,七杀将她们搭救到阿夏号,组成这个只有女人的王国。这里无论是卖笑女,还是守身如玉的普通女侍,都出于自愿,按照七杀的话讲“既然那些男人色迷迷的,那就把他们身上的钱榨干好了。”阿夏号上订立了许多规矩约束客人,坏了哪条都是死,像那个企图强迫酒楼女侍陪他玩乐的胖子海商,便是因为坏规矩才送的命。

“七杀大人看中的是七里小姐的武功,想要请你留下做贴身侍从。以七里小姐的武功,何必没来由地给这些男人卖命?”

听完小鲛女的话,连建文也觉得似乎将七里留下没有什么问题。七里家人都被幕府将军杀害,无依无靠,留在七杀身边大约确实是好选择,而且以七杀的威名,保护七里不遭幕府将军毒手应该也不成问题。

“那么,就此成交如何?这笔买卖两厢得利,谁也不亏。”铜雀见情势成熟,连忙在旁撮合,建文也觉得自己似乎没有什么可反驳的,作为交易商品的七里面无表情,仿佛这些事都和她无关。

“不用急着马上承诺,你们在这里住几天,好好想想。你可以保住性命,七里又能得到安身立命之所,这可是两全其美的好事。”七杀看建文不再反对,便大度地说道,然后转头问小鲛女:“对了,贪狼的礼物拿来给我看看。”

小鲛女连忙拿起被放在卧榻上的紫檀木小匣子,恭恭敬敬捧着递给七杀。贪狼看来经常给七杀送礼,七杀毫不在意他这次送的是什么,无非是打劫来的奇珍异物或者珠宝首饰之类的,在她看来,这些东西都比不上七里。

建文看七杀打开盒子,从里面取出一支长长的尖锐牙齿来。腾格斯和贪狼交手多次看得仔细,脱口而出:“哎?这玩意儿不是贪狼手上的鲨鱼牙嘛?这贪狼也真小气,这么个不值钱的东西竟要我们特地送过来。”看来贪狼说的信物就是这东西了。

七杀翘着小指将鲨鱼牙拿起来,在灯光下端详了下下,嘴角微扬着冷笑。

“哈啾!”

数百里外,贪狼狠狠打了个喷嚏,他捏捏鼻子,感到脊梁上突然一阵恶寒。

“摩伽罗!是摩伽罗号!”

眼前的十几艘爪哇桨帆船上的海盗发出一阵慌乱的悲鸣。高大的人头柱、满是陈年血迹的巨帆和恐怖的娜迦标识,这条海上的孤狼似乎从不和任何海盗结盟似的,黑吃黑是常事。

十几艘海盗船很快从慌乱中镇定下来,主船桅杆上升起代表血战到底的红旗,誓要和摩伽罗号拼个你死我活。

“这帮家伙刚刚打劫完苏禄国的城市,船上应该装满了金银财宝,抢下来人人有份!”贪狼摘下手套站在船头,鲨齿右手握拳高举,给部下们鼓劲。他手下的海盗们挥舞着刀剑,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

“不要怕,不要怕!对方只有一条船!开炮!快开炮!”爪哇海盗首领压抑着恐惧,也给部下们鼓劲。

十几艘爪哇桨帆船在鼓声催动下,笔直地朝着摩伽罗号冲来。这些船只比摩伽罗号小得多,船头都安装着小口径佛狼机炮,炮口从船艏青面獠牙的鬼怪画像嘴里吐出来,看来这些家伙企图用群狼战术打败摩伽罗号。

“嗵嗵嗵嗵——”

十几艘桨帆船船头的火炮一齐发射,圆形的石质炮弹带着火星旋转朝着摩伽罗号飞来。这些炮弹根本没什么准头,大多数掉进海里,溅起巨大水柱,贪狼抱着双臂踩着船头,丝毫不以为意。

“嗵嗵嗵嗵——”

又是一排炮弹飞来,其中几颗眼看着要打到摩伽罗号的桅杆——海盗们的目标很明显,他们企图打断摩伽罗号的桅杆让其减速,趁机逃走。眼看炮弹要撞上桅杆,一个龙虾样的家伙跳到桅杆上,两只大钳子手居然稳稳夹住两枚飞来的炮弹,又一转身,用疙疙瘩瘩像龙虾壳那样的硬壳将剩下的炮弹生生挡住。背壳被冲击力巨大的炮弹打得火星四溅,却只留下几个白印。龙虾人高举两只钳子手用力一夹,两枚石头炮弹竟然被他碾成碎末。

“干得好,毛利!”贪狼保持着原有的姿势赞叹部下。原来这毛利自从得到海藏珠的寄居蟹能力,近日以来已经运用自如,不仅全身披覆坚硬的贝壳装甲,连双手也能控制贝壳形成强大的巨钳。

摩伽罗号高速前进,冲入爪哇海盗的船队,将两艘躲闪不及的船碾成碎木板。

“小的们,该我们开炮了!”独眼泰戈像是吃了药般兴奋的发令,摩伽罗号两边伸出许多大炮,口径比爪哇海盗船的小样佛狼机要大得多。爪哇海盗们发出一阵惊呼,知道死期将近。“别打它们的吃水线,打断桅杆和船桨就行!船上的金银财宝可多着呢!”泰戈又下令道。

“轰轰轰轰——”

一轮炮击过后,爪哇海盗船都像是被打断手脚一般,再也无法行驶,在海面上漫无目的地乱漂。

“干掉他们的老大,然后朝其他人喊话,如果不抵抗,就叫他们死得痛快点!”

几十根带铁爪的绳索被扔到爪哇海盗的主船上勾住船帮,贪狼第一个抓着绳索滑行到甲板,几十名海盗也跟着跳上去,展开白刃战。刀剑的碰撞声、双方的怒骂声、中伤者的惨叫声在甲板上汹涌激荡,不断有人倒下。贪狼不用兵器,满是鲨鱼牙的右手抓住不知死活的爪哇海盗,轻轻一扭脖子就断了。他一口气扭断十来个爪哇海盗的脖子,终于在人群里找到身材高大的爪哇海盗头领,这家伙也不含糊,连连击倒三四个自己的手下,独眼泰戈挥舞砍刀正和他打成一团。

贪狼“嗷”的大吼一声,爪哇海盗头领本就惧怕贪狼威名,听到他这声吼,竟吓得刀都掉到地上。贪狼伸出右手,爪哇海盗头领还没来得及惨叫出来,就被抓住脖子,朝着大海里扔去。在贪狼眼里,这种散兵游勇甚至连被拓到人头柱上的资格都没有。海盗头领朝着海里掉下去,只见水下白影闪动,一条巨大的鲨鱼张开血盆大口破浪而出,一口将他吞了下去。

“老大威武!”“干得好啊,虎贲!”

跳出来的鲨鱼正是贪狼形影不离的大白鲨虎贲。剩下的爪哇海盗见老大被干掉军心涣散,或者被当场砍死,或者跪下投降,摩伽罗号的海盗们发出胜利的欢呼。

“老大,爪哇人那里抢来的,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鸦青宝石!”独眼泰戈喜滋滋从爪哇海盗主船主舱跑出来,手里捧着个木盒子,里面是一颗鸡蛋大的宝石,内中仿佛荡漾着无尽的蓝色波光。

“要是早知道有这种亮闪闪的东西……”贪狼拿起宝石,对着太阳欣赏着。

“老大,投降的爪哇人怎么处理?”毛利不知趣地过来问。

“这点小事也来问我?伤过我们人的喂鲨鱼,其他的孬种找个港口卖掉。”赶走毛利,贪狼摩挲着那枚宝石,不由得若有所思,摸摸自己的下巴。

此时的阿夏号,七杀把那枚贪狼作为信物送来的鲨鱼牙随手扔出窗外,鲨鱼牙像那个可怜的海盗头领一样,还没掀起一个浪花就葬身在茫茫的大海了。

小鲛女微颦额头:“我不明白,贪狼三番五次给咱们送这些古怪东西,是也想要一张金册吗?”

这少女虽然在欢场成长,对男女之情却显然是天真之极。七杀还没答话,铜雀已经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接着觉得大事未定,如此似乎不妥,复又正襟危坐起来。

七杀轻轻哼了声:“他这辈子也别想得到。”正要随手将紫檀盒扔掉,却一时脸色大变。她看了几眼那盒子的内部,抿住嘴唇走了几步,忽然对着铜雀嫣然一笑:“老先生,我改主意了。”

“尊主大人,你……”铜雀看到七杀端详那盒子,已然猜到七八分,现在听七杀这样讲,知道自己肯定是猜对了。七杀将盒轻轻放到铜雀膝盖上,铜雀看了几眼,建文等人看到他的表情变得异常微妙。

“有埋伏!”七里首先察觉到了危险的逼近,伸手去拔刀,却觉得手腕酸软,竟然无法将刀抽出来。

“香气有毒……真是……呜呼哀哉……”哈罗德说出这句话,身体晃几晃,直挺挺朝着一边倒下去,口吐白沫。

七里顿时明白,七杀身上的香气竟是有毒的。她必然是故意催动香气让他们闻到,几个人不知不觉中已然手脚酸软无力,哈罗德吸了太多香气,所以才会首先倒下;而铜雀见状立刻抓住了自己胯下的铜雀挂坠,一时间阻隔了有毒的空气。

客厅大门“咣当”一声被撞开,冲进来二十名手拿火绳鸟铳和燧石手铳的精壮妇人。腾格斯“哇呀”怪叫着想跳起来,才起来半个身子就脚底拌蒜脸朝下摔倒。建文挣扎着掏出藏在后腰上的那把手铳,他知道自己一把火铳没法和二十把对抗,便把枪口对准七杀。

“贪狼这家伙,把我们大家都卖了,他送给七杀的礼物是你们几个。”铜雀叹口气,“那盒子里刻着波斯文字,说你们几位都是旷世奇珍,送给七杀大人,任凭处置呢。”

七杀从看到几人的第一眼,就认定他们不是铜雀说的什么生意伙伴,这几个人气质和海商根本不沾边,特别是那个大个子腾格斯,怎么看都不像在海上讨生活的;原来贪狼早已命人将这几人如何从海藏珠得到能力,如何躲开幕府将军的追击,一桩桩都刻在盒里,还免不了对自己的英勇作战添加几句闲笔。

“呜呼!咱家一路上就想提前拆开看看,真是悔不当初,悔不当初啊!”哈罗德趴在地上,还不顾虚弱,痛苦地喊道。

她本以为下毒麻痹住七里和腾格斯就可以解决所有人,不料建文这个看起来病怏怏的少年还端得动武器。

“七杀大人!”小鲛女见建文用火铳对着七杀,下意识的拔出克力士剑,一个纵跃就跳到七杀身边,准备建文一旦稍有异动便将他撕成碎片。

“看来贪狼说的话也不怎么可信啊,”建文扣紧扳机故作镇定,“我们只当他是言出必行的好汉,才遵守君子协定送来礼物,没想到他反而利用我们!”

“贪狼为人如何,又关我什么事?”七杀倒面色平静。她张开双臂,做出毫无防备的姿态对建文说道:“开火吗?你的铳里只有一颗子弹,如果你这颗子弹击中我,你会被二十颗子弹射穿。如果击不中,你还是会被二十颗子弹射穿。当然,以我们那么近的距离,你击中我身体的机会很大,不过只有一次机会,要试试吗?”

“如果七杀大人定要取我和我这几位伙伴的性命,那我还有选择吗?不过七杀大人算错了,我这铳里不是一颗子弹,是三颗。”建文感到头脑也开始麻痹了,他将全身力量都集中在端着铳的手上,想要自己保持稳定。

“三颗子弹?”七杀感到略微意外,看了下趴在地上口吐白沫的哈罗德,说道:“佛狼机人的转轮打火铳吗?”转轮打火铳是一种靠齿轮与发条击发的新式火铳,可以连射三弹,比大明和日本的枪械都要先进,即使在欧罗巴洲也只有少数几人掌握制造技术。七杀久闻过这种利器尚未购得,见建文手上拿的竟是把转轮打火铳,对几个人的来历倒有了几分别样的好奇。

“且慢!且慢!不要动手!”铜雀跑到七杀和建文中间,挡住指向七杀的火铳:“太子殿下,有话好说,切切不可开火。”

“太子?”七杀听铜雀称建文做太子,觉得大为惊异,这是贪狼独独没有透露的信息。铜雀情急之下故意喊破建文身份,果然让紧张的气氛大为缓解,七杀手腕轻转做了个暂停的动作,小鲛女将双剑收起,二十名彪悍妇人也将火铳放下。铜雀笑嘻嘻的将建文的火铳按下,并示意他收起来。

建文早就见识过那铜雀吊坠的辟水能力,原来对阻隔毒气也有效用,他现在被铜雀接近,顿觉呼吸也顺畅了不少,头也不那么疼了。恍惚间,只听铜雀说道:

“实话说吧,其实这位正是大明先帝的太子殿下……”

南洋某地海面,庞大的大明水师旗幡招展、樯橹遮天,数百艘战船以宝船为中心排列成玄武之阵穿破碧波洋面,号角和金鼓声响彻数十里海面。

郑提督身穿金线织就的四爪蟒袍,气宇轩昂地端坐在宝船船首的太师椅上,三角龙旗在他头顶飘扬,三十六名将军穿着精美的镀金锁子甲,手扶宝剑站立两边,几组前来汇报的中军旗牌官正单膝跪立,等待郑提督的问讯。

“吴哥和暹罗的争端停止了吗?”

“禀告提督,两国国王已然承诺不再争斗,两国都会派使者前往京师入贡和谈。”

“命令西部分遣舰队,稍显武力,显示天朝威仪达到止战目的即可,切切不可寻衅滋事。锡兰方面如何?”

“禀告提督,锡兰国王撕毁了提督的书信,拒绝入贡,继续挥兵侵略邻国。”

“这是公然和天朝为敌了,命令西南分遣舰队消灭其船队,断绝该国贸易。记住,摧其船只稍予教训即可,不可过多杀戮。”

郑提督忽然看到看守四灵罗盘的旗牌官也在汇报行列中,他心里一紧,知道必然是又有了那个人的消息,摆手斥退其他旗牌官,问看守罗盘的旗牌官所来何事。

那旗牌官忙上前单膝跪倒,禀奏道:“禀告提督,东南分遣舰队已然接近赤色目标,飞鸽传信说细作在海上看到疑似青龙船。”

“什么!”郑提督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眼睛瞪得几乎要爆裂开。几年的搜寻总算有了结果,那个人的名字,如今在整个帝国都是禁忌,尽管朝野都没人敢提起,但他郑提督始终在拼命搜寻,这既是当今皇帝的命令,也是他的一块心病。

“收到飞鸽传书大概是什么时候的事?”

“禀告提督,今日辰时。”

“命令他们加快追击,如遇抵抗可以击杀,但不许伤到赤色目标!水师主队很快赶到。”郑提督举起令旗对传令兵们下令:“全军转向东南,朝向东南分遣舰队靠拢!”

“提督大人,我主力水师此次出航的目标是盘踞渤林邦国的海盗船团,临时改变目标是不是……”身边的亲随见平日稳重的郑提督有些失去理性,连忙提醒。

“区区一个海盗,闹不起什么乱子,可是那个人,只能由我来亲手追上。”郑提督似乎另有所思,无意回答太多。渤林邦国被海盗船团攻破,海盗头领自称国王,此次目标本是帮助渤林邦国太子复国,但和那个人相比,这南洋小国的变故又算得什么?

“重复我的号令,全军转向东南!”

“转向东南,转向东南!”三十六名将军齐声呼喊,声音响彻云霄,庞大的舰队保持阵形,像只巨大的乌龟般笨拙的开始转向。

“嗵啪!”

一枚红色信号弹冲上天际,炸裂开巨大的红色火花。远处海面上,又一枚红色信号弹冲上天际,那是距离最近岛上的信号兵在传递信号。接着,更远处又是一枚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这样的信号会以接力方式在广大的海域传递下去,直到东南分遣舰队收到信息。由于大明水师分散在整个南洋,各个舰队传递紧急信息只有依靠事先约定的一整套复杂的信号弹系统,而赤红色的信号弹,是专为“那个人”设置的。

郑提督站在船头心潮澎湃,他恨不得一步跨过整个海洋,走到“那个人”身边。船舱内黄澄澄的大罗盘上,青色珠子在一闪一闪,发出嗡嗡的震动声。罗盘上许多代表船队的红色标记正在坐标上移动,其中一个红色标记正在朝着青色珠子靠近,紧随其后,最大的一个标记正在朝它靠拢。

建文解开随身系在腰间的小包袱,包袱打开的瞬间五色毫光四射,里面包着的正是刻有“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镶金玉玺。

“看来你还真的是太子爷呢。之前多有得罪,未来要是重归帝位,可要恕小女子僭越之罪呢。”七杀夸张地将手掌放在胸前,做了个行礼的样子,嘴里说的话却很是揶揄。小鲛女“哼”了一声,反手将克力士剑插回腰间,将头扭在一边不再看建文一眼。

“我如今不过是个大明逃犯,就算真的可以复仇,重登大宝也不知从何说起。”建文见七杀弯腰时胸部晃动,顿觉心慌意乱,脸一红随口说道。这话倒不是自谦,虽说之前和铜雀的对话甚是硬气,其实他能活下来,已经感到筋疲力尽。

“是啊,不过是个废物,怎么可能有胆量去复仇。”七里在一边插话,建文被她冷不丁抢白,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七杀冷冷的哼了声,故意不理建文,叉着腰用居高临下的姿态对跪坐的七里说道:“这样一个连复仇都没有勇气的人,跟着他做什么?小姑娘,你这样的人才还是跟着我好了,我不会亏待你。”

“抱歉,在下现在无法对七杀大人产生信任。”建文听出七里语气颇为机械,这小姑娘今天左也不是,右也不行,怎么跟吃了燧石似的?

“好吧,我问你。他没有复仇之心,难道你也没有?你要跟着这位落难太子在大海上漫无目的地漂泊?”七杀的眼神似乎要看透七里的内心;“我能看到你眼中的仇恨,并不比这个人弱一点——但你觉得跟着他会有可能吗?如果加入阿夏号这边,或许我倒是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呢。”

建文看到七里的身体猛然震了下,想来是父母之仇、乡族之恨涌上她的心头,七杀的话正戳进她的心里。她紧紧咬住下嘴唇,放在双膝上的手几乎要将裤子抓烂。腾格斯硕大的身躯躺在一边,伤感地问:“七里妹子,你这便要走吗?”

腾格斯这一问,更让建文心烦意乱。贪狼和铜雀这般将自己身世透个底儿掉,七杀仿佛又只对七里感兴趣,她将要如何处置这一行人,他可真的猜不透了;但他隐约觉得,七里是想去还是想留,似乎又决定于自己能做些什么……果然如她所说,自己除了太子的身份之外,余下只是个没用的人吗?

正胡思乱想着,两名健壮的女卫兵推开大门闯进来,慌乱地对七杀叽里咕噜些波斯话。

铜雀眯起眼睛听了两句,便缓缓摇头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建文他们盯向铜雀,后者神情凝重:“大明的水师出现了。”

阿夏号船城不远处的海面,数十个黑点从蓝天与碧海的分界线上出现,并且正借着风势向阿夏号全速驶来。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