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鲸骑》——第三十五章 潜水

《四海鲸骑》——第三十五章 潜水

作者:明星 |  时间:2016-11-23 |  浏览:1280 |  1 条评论

​对于拿虎鲸当祖宗崇拜的部落土人们来讲,能和虎鲸交流的老阿姨无疑是当地最为尊贵的大萨满,今天这样的人竟一下子来了两个,一个和老阿姨那样能和虎鲸交谈,另一个在头上摸摸就能把小虎鲸的失声症治好,着实是老天爷降下祥瑞。

土人们伺候这群远来的半神之人格外殷勤,椰子、香蕉之类热带水果和新鲜的鱼以及不明植物的根茎堆满空地,女人们“叽叽喳喳”吵闹着露天生火烹调食物,男人们在树荫下搭起凉棚,络绎不绝地用芭蕉叶包着做好的食物端进凉棚,盛情邀请建文等人坐下就食。

建文一口气吃了好几条烤鱼和许多煮熟的不知名根茎,又吃了好几把香蕉,饥饿感才暂时被压制下去,他捧起土人首领亲手削好的椰子插上草管吸上口甘甜的椰子汁,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满足感油然而生。

铜雀稍稍吃了点水果和鱼肉就不再进食,后半场一直是七里和哈罗德在吃,七里小小的身躯竟然能装下那么多食物,建文觉得好生神奇。

“还没吃饱吗?我看你已经吃掉多我好几倍的食物了。”建文盯着七里的小肚子,别看她吃了那么多,腹部竟扁平如初。

七里“哼”了一声,从土人手里接过条油汪汪、喷香四溢的烤鱼,张大嘴露出两排漂亮的小银牙,三两口将鱼吃得只剩一条骨头:“忍者的身体是最强武器,自由操控食量也是必修课。需要的话我可以吃掉一整头牛,也可以三天什么都不吃。”

建文仿佛看到嘴里鼓鼓囊囊塞满食物的仓鼠,和饥饿中的人没法好好说话,他决定还是和铜雀聊聊。铜雀从船上拿下来自带的茶具和茶叶,浓浓地沏了一壶,看似悠闲地吹着茶叶。然而,建文看得出,他的眼睛一直在朝着海面偷瞄。

刚刚虎鲸群还在近海游弋,老阿姨和腾格斯乘着小船去了海面上一块黑漆漆的大礁石上,正在和虎鲸头领交流。自从治好小虎鲸的失声症,虎鲸们的敌对态度明显消失,老阿姨决定尝试着同它们谈话,腾格斯自告奋勇跟着一起去了。

老阿姨似乎是请了什么上身,手舞足蹈、连蹦带跳的,嘴里还发出古怪的“嘎嘎”声。腾格斯则努力试着用他的那一套和虎鲸交流,也是笨拙地手脚并用,忙出一身大汗。两个人的背影在礁石上迎着海浪上蹿下跳,企图将信息传递给一大群看似完全蒙掉的虎鲸,看起来甚是滑稽。

舞蹈良久,看样子俩人都累坏了,这才驾着小船回到海滩。

腾格斯擦着额头大把的汗水,他在光秃秃的礁石上又是被大太阳炙烤,又要剧烈运动,进到凉棚的第一件事就是坐下来跟着又是吃又是喝。

“那班虎鲸们如何讲?”建文见老阿姨也跟着弯腰进了凉棚,赶紧问道。

老阿姨好似没看到努力躲闪她目光的铜雀,自顾自坐下,拿起铜雀泡的茶也给自己斟上一杯,连续喝了三杯这才回答建文:“虎鲸是极聪明的,比有些人都要可靠。”说到这里,她故意看了眼铜雀,铜雀原本竖起耳朵想跟着听听,见老阿姨看过来,赶紧又往回缩了缩。

老阿姨继续慢悠悠说道:“这班虎鲸的首领,正是你和腾格斯治好的小虎鲸的生母,做母亲的见孩子病治好了,没有不欢喜的,人类如此,披毛带鳞之辈也是亦然……”

“那么它们愿意放我们走了?”建文急急打断老阿姨的话问道,他现在就希望赶紧修好船出海。

“不要急嘛,听我慢慢道来。”老阿姨伸手比划着让建文不要急:“它们自然不会再与你们为敌,只是说你们既然如此神通广大,还希望你们帮忙做些事。附近海底据说有一处奇怪沉船,近日来不分白昼都会发出异样的光芒和声响。这片海域是虎鲸的传统渔猎区,自从此物出现,虎鲸们都不敢接近。它希望你们帮忙解决下。”

建文听了感觉整个人都好不来了:“为何什么事都找上门?人的事让我管,虎鲸的事也要我们管,以后飞禽走兽都来找,玉皇大帝也忒悠闲了。”

“原本我也是那么想,本来要回绝的,只是没等我开口,你们这位兄弟就满口答应了,还说办不成此事今生今世都不走了。”

听老阿姨说居然说是腾格斯主动答应,还说什么办不成今生今世都不走了,别说建文,连铜雀、七里和哈罗德也都气得直瞪腾格斯,心想这蛮子如何这样说话不知轻重。腾格斯被众人瞪视反而甘之若饴,他大大咧咧地撕着烤鱼和菠萝,满不在乎地说:“你们怕啥,俺是说办不成俺自己不走了,又没说不让你们走。虎鲸们不能在附近海域捕食太可怜啦,听说它们好久没吃饱过肚子了,饿肚子的滋味俺这次算是尝够了,这滋味难受啊。”

这个被他们当做蛮子的蒙古汉子,在天苍苍野茫茫的科尔沁草原上长大,与骏马飞鹰为伴,心胸也如草原般宽广。他的心像七八岁小孩子一样纯净无垢,他做事从来不追求利益,只是履行自己认定的道义,让建文这种生在宫闱、长在市井,遇事思维复杂的人感到很是惭愧。

“吃好了!”腾格斯甩甩满脑袋的小辫子,把脏手在衣服上蹭蹭,站起来舒紧裤腰带:“俺这就下海去,虎鲸还等着俺呢。答应人家的事,就要赶紧办,要是俺回不来,你们自己走好了。”

腾格斯刚要走,建文赶紧把他叫住:“你要怎么去?”

“怎么去?”腾格斯一脸轻松:“小虎鲸驮着俺下到海底,要是看到什么妖怪,俺一刀杀了它就是。”说着,腾格斯还从腰里抽出罗刹女战士送他的匕首做出狠狠扎下去的样子,然后将匕首插回腰间,迈开步子要走。

“外行人真是可怜。忍者自小学习潜水,可以十分钟不呼吸,你又可以潜水多久?你知道需要下潜的区域有多深?海况如何?”七里在一边抛出连串问题,腾格斯僵住了,他只想着下水底干完就走,忘记潜水还有呼吸这回事。

“这个……俺还真没想过。”腾格斯挠挠头:“那咋办?你有办法吗?”

“有什么办法?换我根本不会答应,自家闯的祸自家想办法。”七里其实也真是没办法,忍者最多也就叼着竹管在小河沟里潜潜水,谁没事到海里潜水去?

腾格斯又看向老阿姨,老阿姨摇头表示她也没办法。想来也是,她要是有办法,又怎么会想要推脱呢?他又看向铜雀,眼巴巴希望铜雀能在这时候再拿出什么宝贝,可惜铜雀也让他失望了,他的铜雀虽然曾经带着他们潜水进过巨龟寺,但那一次花掉的能量至今还没补充满,就算老阿姨将铜雀还回来,他也没办法带他再潜进海里。

“所以说啊,该怎么潜下去呢?我看你还是回去好好和虎鲸说说,回绝掉好啦。”

听了七里的话,凉棚里的所有人都沉默了,喝茶的喝茶,吃水果的吃水果,谁也想不出个好办法,腾格斯站在凉棚门口,不知道该不该走。

“要是摩伽罗号也在该多好,想必贪狼会有办法解决。”建文居然怀念起那个凶神恶煞的海盗来。摩伽罗那船神奇得很,在船外吹出空气泡,竟可以下到深海海底。青龙号偏偏没这本事,要不不知能省下多少麻烦。

“算了算了!”腾格斯见大家都帮不上他,顿觉怒火中烧,跳着脚喊道:“大不了死在海里,反正俺留下也是个拖累,你们自己找佛岛去。”吼完了抬腿要走,正在喝茶的老阿姨听他说到“佛岛”,露出诧异的表情。

“你这蛮子问了一圈,成与不成的何不也问问咱?”

说话的是哈罗德,他看腾格斯把所有人都问了,唯独不来问自己,心里很是不悦。他伸着脖子等了半天,就想腾格斯来求自己。不料他独独跳过自己。

“你能有甚办法?”腾格斯和哈罗德相处多日,知道这佛狼机人平日疯疯癫癫,是以根本没想着他能帮上啥忙。

“当然,咱诸子百家多有学习,纵游天下十余载,未尝误事欤……”

建文见哈罗德拽起来,赶紧拉他胳膊:“哈兄,你有何好办法快说出来,大家一条船上吃了多日饭,都是生死弟兄,莫要卖关子。”

哈罗德并不为所动,他也捧起个削好的椰子,叼着草管吸起椰子汁来,直把椰子壳吸得“咕噜咕噜”直响。

腾格斯也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这小子要的只是个面子,不过是想自己求他。赶紧就地跪下“咣咣咣”连磕三个响头:“哈大哥,你若是有甚好办法,早早说与俺知道,俺给你做牛做马报答。”

哈罗德“噗嗤”一声笑出来,嘴里的椰子汁差点喷到腾格斯脸上。腾格斯脸色一变,直起身子凶巴巴看着哈罗德说:“莫非你其实并没有好法子,只是在耍俺?若是如此,看不抽死你!”

哈罗德笑得没法再喝椰子汁了,赶紧放下椰子说:“看你如此赤诚,咱自然不会让你吃亏,你且看这是何物?”他身上穿的衣服缝满了口袋,每个口袋里都装着他搜罗来的神奇植物标本和矿石之类。这次从兜里掏出来的是炭条笔和纸,众人都好奇地围过来看,只见哈罗德趴在地上在纸上画起来。

建文虽然自己不会画画,倒也看过别人画,只是哈罗德画画的方式与众不同。只见他那着炭条笔钩钩划划,没几下竟画出张素描图来。图上画着一个穿着怪里怪气服装的人腰上缀满东西,叼着长长的管子在水底走。

“在欧罗巴,有许多人都设计过潜水装备,早在希腊古典时代即有亚里士多德制造的所谓亚历山大潜水钟。这是咱殚精竭虑想出的潜水装备,不想今日竟能派上用场……”

说到机械装置和发明设计原理什么的,哈罗德总是能洋洋洒洒说上半天,这回他的发明能派上大用场,自然风光无限,说起来没完。腾格斯有求于他不敢打断,尽管听不懂也只好不声不响老实陪着。

等哈罗德说完了,老阿姨表示只要能搞得到的东西尽管提出,她自然吩咐土人们去搜集。哈罗德要了多张上好海豹皮、石头船锚,从青龙船上搬下几件大锡器,又找了几名擅长女红的土人妇女以及几个强壮土人做帮手,乐颠颠去实现他的设计图。

海滩上架起大锅化锡器,妇女们根据哈罗德的设计图缝衣服,哈罗德自己前前后后忙活指挥,惹得土人们议论纷纷看热闹。不多时,被哈罗德称为“潜水服”的东西做好了,他叫腾格斯去试穿。建文等人都觉得好奇,跟着跑出来看。只见腾格斯脱得赤条条套上海豹皮衣服,哈罗德要土人妇女将所有有缝隙的地方都用针缝紧密了,这衣服穿在身上紧巴巴的,腾格斯怕被妇女的针扎到,吓得哇哇直叫。

建文和铜雀拿起用化掉的锡器铸造的圆形头盔啧啧称奇,头盔前端还镶嵌着玻璃片,头顶接着软管,看起来很是新奇。哈罗德抢过头盔给腾格斯戴上,将周围缝隙用裁成细条的海豹皮绕了许多圈,然后又将几只石头船锚用绳子拴在他腰上,这才算是大功告成,满意的在一边欣赏他的作品。

腾格斯穿着这潜水服浑身不自在,众人都觉得样子怪得很,连七里都觉得实在滑稽。

“此一去必将大功告成,此乃亚里士多德之后人类征服海洋之创举也!”

哈罗德得意地拍着腾格斯厚重的锡头盔,自告奋勇一起跟船指挥潜水。土人们找来岛上最大的船只,腾格斯觉得全身重得快走不动了,在十几个土人帮助下才被连推带拉弄到船上。

说是大船,其实不过能承载十几个人罢了,腾格斯一上船,吃水线明显沉了许多,惹得建文给七里讲起“曹冲称象”的故事来。大船载着腾格斯、哈罗德和四五名打下手的土人壮汉,晃晃悠悠上了海。

大船变成白花花云彩和蓝汪汪海面间飘荡的小树叶,十几个三角鳍乘风破浪将船只团团围住,带着他们来到发生古怪状况的海域正上方。小虎鲸一跃而起跳出海面,叫了几声钻进海里,似乎是要给腾格斯带路。腾格斯艰难的挪到船帮,正在犹豫要不要下水,哈罗德在身后飞起一脚将他踹进海里。由于失去沉重的腾格斯,船只竟大幅度摇晃起来,船上土人们有的紧紧拉住系在腾格斯腰间的绳子,有的小心输送用来呼吸的软管,看样子一切都很顺利。

看到一切按照哈罗德的安排顺利进行,建文总算舒了口气。

“你们……要去佛岛?”

老阿姨忽然在旁边问道,她身材高大,比建文高出一头多,海风吹得她的灰白乱发在胸口任意飘洒。建文看看她再看看铜雀,好奇心大起,没有回答老阿姨的问题,反问道:“婆婆和铜雀早就认识?”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你先告诉我,我再回答你的问题。”

“好啊,”老阿姨拄系着彩条的乌木手杖,侧过头来看铜雀:“铜雀啊,你要不要一起来说说?”

“不必不必,在下去别处走走。”铜雀说罢,慌慌张张沿着沙滩跑掉了,跑得很远还能听见他嘴里在念叨:“今天早上给自己占了一卦凶卦说命犯女人,谁想竟是这婆娘。”

“这孩子,还和当年一个样。”

听老阿姨管铜雀叫“孩子”,建文吃惊地迎着太阳光端详老阿姨。只见老阿姨脸上基本光光的,并没有几条皱纹,两块苹果肌红扑扑的,目光炯炯有神,灰白的头发也是黑白各占一半,怎么看都不到六十岁。他忍不住问道:“婆婆今年贵庚几何?”

老阿姨掐指头算算,回答说:“去年好像虚岁刚好一百五十岁吧。”

建文睁大眼,仔细端详老阿姨,怎么看也不似一百五十岁的老人:“婆婆之前说过,铜雀老爷子得到铜雀不过四十年,莫非是他四十年前从婆婆这里得到的?如此说来,他初次与您相见,婆婆便已然百岁有余了?”

“我等修习秘术之人到一定岁数,面容就固定不变了。四十年前铜雀这孩子来见我时,我的容貌和今日并无太大区别。”老阿姨大约是对自己驻容有术还是极有自信的,说到这里语气里满满都是自豪,她从海滩上捡起一只漂亮的贝壳:“我们这样的人,人生如同是这只贝壳,外表看起来五彩斑斓,里面也许早就朽透了。”

“那么……铜雀当年是和婆婆学的操鲸术啰?”

“是啊,当初这孩子背着包袱闯到我那里,说是要学习操鲸术。我不理他,他在门口哭了七天七夜,说他们鬼室一族日渐败落,他只有学会操鲸之术才能重振家门。我怜惜他可怜叫他进来,这孩子衣不解带小心伺候我七天七夜,绝口不提学习操鲸的事,后来我说到手边有只宝贝铜雀,他闹着要借来看看。我见他老实,便拿铜雀借给他看,他拿去看了七天七夜竟然参透其中玄机,趁夜卷着跑了。再之后,听说南洋那个什么骑鲸商团再次出现,又说商团首领是个操鲸高手叫什么铜雀,我就猜必定是他。再后来……真是造化弄人,我隐居到这鬼地方,居然又遇到他。”

说到这里,老阿姨轻轻叹口气,海水一波又一波推上沙滩,浪花拍上沙滩渗进白色沙子里就不见了。她蹲下来,双手捧着将那贝壳放在海水里,一波海水涌上来,水退下时贝壳也跟着往海里退一点,几波海水冲下来,竟将贝壳完全卷走吞没了。

“太子爷,说说佛岛的事吧。”

建文正看着贝壳出神,他想起在巨龟寺赌贝时从贝壳里敲出的海藏珠,以及得到这粒海藏珠后发生的种种事情,听老阿姨竟然说破自己身份,惊得不知所措。

“婆婆,你……你如何知晓我是太子?”建文努力回忆,不管自己还是铜雀,应该都没向老阿姨透露过自己身份。

“呵呵!”老阿姨喉咙里发出两声古怪的笑声,她继续蹲在原处在小水坑里用海水洗了手,继续说道:“我初见你时,看你天中隐隐有七颗星,山根高耸有紫气环绕,印堂却是黑得一塌糊涂。我掐指偷偷偷算来,已料你八九分是大明太子,加上铜雀这人唯利是图,如果不是这般人物,他怎会和你历尽万千劫漂流到这南洋一隅的荒岛上,何况你还拥有大明四灵船之一的青龙船。”

“婆婆果然是神人,在下正是大明太子。”建文知道瞒老阿姨不过,加上老阿姨和铜雀又有这段因缘,建文也不想隐瞒什么,将自己出海逃生、与贪狼和铜雀相遇、得到海藏珠、与七杀共御明军的事都讲了一遍。

在建文讲的过程中,老阿姨一直保持着缄默,她甚至并不曾看建文,而是一直在看着海面上的小船,哈罗德还在卖力地指挥着同行的土人们输送空气管子,只是点头。

等建文讲完了,她突然问建文:“前往佛岛的路途究竟有多危险,我看你知之甚少,但劝你也是没用。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前途渺茫,此去大概有去无回。”

“婆婆认为我这一去必然会死在海里吗?”

“不,我相信找到佛岛并不是问题,如我之前所说,你印堂黑得一塌糊涂。这股黑气并非今时今日才有,乃是日积月累所至,你若非机缘巧合早早出海,只怕身体早就积重难返,今日已是你的忌日。你幼年时可有接触到什么奇怪的事?或者奇怪的人?”

没想到自己居然霉运缠身,建文真希望老阿姨是老眼昏花错看了。他仔细将自己童年时光回想一遍,自己母亲早亡后父皇并未立新后,每日忙于政务很少和自己相见,除了右公公和郑提督陪自己玩,并没有接触过太多人。

想来想去,他想起父皇忙完政务,总爱将自己关在密室内,一关就是九天,右公公说父皇是在炼内丹。有时,父亲出关后会要自己念些奇怪的口诀,告诉自己切切记牢,有时还要考较自己。若是背出来,父皇就笑眯眯摸着自己脑袋,陪着自己玩;若是背不出,平日温和的父皇脸色会变得极其可怕,自己还要被罚站。

“但是……”建文看着老阿姨,她的关注点还是大海中间的哈罗德,他话锋一转:“婆婆说我有去无回的口气,像极了七杀,她也这样说过我。婆婆和七杀很熟?”父皇是建文心里最大的痛,出海以来听到太多关于父皇的负面消息,他想逃避与父皇相关的一切话题,于是赶紧将话题转到七杀。

“哦?嗯,何止是熟。”老阿姨看到哈罗德在用力甩胳膊,让土人们拉绳子,看样子腾格斯那边的事结束了,于是站起身来:“那姑娘小时候被她养母带着去毗奢耶那伽罗帝国的果阿城拜见过我,当时我的身份还是毗奢耶那伽罗帝国的国师。”

“唉?婆婆做过国师?”

“哦,那算什么,当时印度十几个邦国的国师都是我,后来被求烦了,干脆辞职隐居到这鬼地方。”

建文本以为老阿姨只是个普通很厉害的老太婆,没想到她竟是如此深不可测:“那……那贪狼婆婆可认识?”

“哦,那个孩子啊……”老阿姨努力回忆起贪狼少年时拖着鼻涕的滑稽模样:“你应该知道,我当时身为国师,出门时护卫队有多长。别的百姓都是五体投地趴在地上迎接我,只有这淘气孩子跑到我乘坐的肩舆旁边抓我的袖子,要我告诉他哪里能找到海藏珠,还说要做南洋的海盗王。”

“那……那三大海盗里最后的一个婆婆也见过啰?”

“见过,何止见过。抱着一摞目录,要求我将上面的书都借给他看。我不理他,他就没完没了地央求,他现在叫什么来着?嗯……对了,叫破军,我记得七杀和贪狼的名字也是他给起的。”

“破军?”建文听到名字,心中默念,七杀、破军、贪狼,这三大海盗的名字正是“杀破狼”三星。三星同宫,这在紫微命格里表示的是动荡不安的局势,三星汇聚之日,天下必将易主。

“所谓破军星本是将星,又是天下第一的恶曜,这破军给自己起这样的名字,只怕绝非一般的海盗。”想到这里,建文突然产生冲动,想见见破军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回来了回来了,我们去迎接他们吧。”

老阿姨向建文招呼道,腾格斯那边果然已经将身上所有作为配重的石锚都扔掉,被小虎鲸顶着回到船上,哈罗德正朝着这边挥手报平安。七里和铜雀还有岸边的土人们都在朝着大船回航的方向跑去。

等大船到了岸边,腾格斯一个纵身跳到水里,摘下锡制的头盔重重扔到浅水处。这头盔分量极重,被他一摔竟深深陷进沙子里,哈罗德心疼地跳下船去捡起来。

“真是没想到,俺潜着潜着啊,海底下竟然出现个洞。小虎鲸招呼俺进去看看,俺手里一直拿着匕首啊,里面黑洞洞啥也看不清,真怕有什么妖怪藏在里面。等俺进了洞里,竟然有条船!天知道这么大条船怎么进到海底洞里的。那船烂得就剩下龙骨了,俺就拿着匕首在龙骨里拨拉,拨拉来拨拉去找到这发光的玩意儿,赶紧拉绳子要上面人拉我……”

腾格斯在人们簇拥下对七里和铜雀讲着在水下的历险,拿着他的战利品,朝着老阿姨和建文这边走来。

老阿姨一眼看到腾格斯手里拿的东西,那是块鹅蛋大小、金黄色的透明石头,被打磨成一个不甚规则的多面体,即使在阳光下也能看到它发出的淡淡光晕。

“哞——哞——”

突然,搁浅在不远处的青龙船发出尖锐的鸣叫,腾格斯手里的石头光芒竟变得强烈了,仿佛在呼应青龙船的鸣叫。

“果然是瑟符啊……”老阿姨看起来早料得八九不离十,是以并不显得吃惊。她蓦然转过头来,建文正要开口问她什么是“瑟符”,她倒先说话了:“看样子,不送你去只怕难了此局,你想见破军吗?”

​四海鲸骑工作室作品

主创:马伯庸、驰骋、赵老湿

知识顾问:@老阿姨在看着你(海洋生物方面)

                    袁蕾 (知乎) (舰船参考方面)

                    何赟 (知乎) (东南亚史方面)

首发平台新浪微博: @四海鲸骑

出品方:  @不空文化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1. 三五营销 2016-12-15 08:49 #1

    挺好的,祝你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