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鲸骑》——第三十七章 柏舟

《四海鲸骑》——第三十七章 柏舟

作者:明星 |  时间:2017-03-19 |  浏览:702 |  评论已关闭 条评论

建文正不知是何意,有只肚子上长着月牙形白毛的小黑猫伸出两只爪子来抓他裤腿,嘴里还“喵喵”直叫,一双水汪汪的绿眼睛盯着他看,不由得他不怜惜,只好也将它抱在怀里。建文在它脖子上撸了两把,小黑猫的毛润滑得发亮,并散发着淡淡香气,由此可知主人对它们的照顾是多么精心。

“手感柔若丝绸,可要摸摸看?”建文将小黑猫送到七里面前,七里皱着眉头跳开。原来忍者最大的天敌莫过于猫,他们精心策划的潜藏计划往往会因为一只不小心闯入的灵巧小猫而失败,是以七里从小被教导远离这种看似无害的小动物。

“二位是新来的,想必有所不知。”老何见气氛缓和了,赶紧指着铜雀给两名门官介绍,“这位爷可是骑鲸商团的铜雀老爷,海上鼎鼎大名的人物。当初咱蓬莱初建时,多得这位老爷的资助,待会儿破军大王见了他也要屈尊作揖的。你们今日能见他一面,已是前世修来的造化,如何还敢拦得?”

“但若是放他们带着武器进去……小郎君那里……”两位门官听说眼前这瘦小的高丽老头竟是这般人物,也有些踌躇,只是想到管领他们的顶头上司凶悍的样子,又不敢就此放行。

老何一拍胸脯,“但有甚事,都包在我老何身上。这蒙古兄弟是个红脸汉子,不会做甚歹事,我老何今天替他担保了。小郎君虽说执法森严,总也要卖我老何几分薄面,更何况铜雀老爷不是外人,你们为难什么?”

两位门官知道老何是破军跟前的老人,他既然说无碍,大约也确是无碍。二人对视一眼,齐齐地朝着腾格斯躬身唱喏道:“大哥莫要见怪,我等职责所在,方才不得不查。”

腾格斯继承了草原人吃软不吃硬的个性,见两个门官先服了软,赶紧也弓身给两人行礼。

两位门官一起回身去推身后的大黑门,两扇铁叶子包裹的木门足有半尺厚,看起来极为沉重,在两人用力推动下,竟“吱呀呀”打开了。一行人在老何的带领下通过大黑门,腾格斯方才见两位门官推门极为费劲,忍不住用手抓着一扇门晃了晃,才知道这门竟有几千斤分量。他自恃力量超群,除了贪狼还没服过谁,但这俩门官力气只怕不在自己之下,真要打起来,自己搞不好要吃亏。

腾格斯偷偷说与建文知道了,建文也震惊不小,区区两个门官已是如此猛士,不知破军究竟是怎样人物。

大黑门内似乎才是蓬莱岛真正的核心世界,厚木板铺就的中心大道两边,更大更高的杠杆和大大小小相互咬合的铁木齿轮半藏半露,永不知疲倦地工作着。白色的水蒸汽从地面上每一道栅门和裂缝散发出来,整座岛上雾气缭绕,氲氤在弥散的湿润白汽里,远远看去果然宛若蓬莱仙境。

建文想起曾经在书上看到过蒸汽驱动之术,也许蓬莱的机械驱动来自于这种东、西洋皆有记载的古代技术?他将自己的猜测说给铜雀听,铜雀对他的博学多知表示了鼓励,又隐隐约约暗示只猜对了一半,这只是你能看到的,蓬莱的秘密还有很多。

越朝着岛中心走,身穿不同制服的军士兵越多,一路上至少见到了十五、六种全然不同的图案,他们都在忙忙碌碌地干着与自己胸口图案相符的工作。

“这些人简直是蚂蚁。”连七里也赞叹起来,日本人的循规蹈矩、遵守条文在东亚是出了名的,可即使是最遵守纪律的日本武士团也难做到如此像蚂蚁般的分工明确、井然有序。

“我家大王订立了九九八十一条军规,违反军规从鞭笞到斩首不一而足。方才我们所讲的小郎君就是执行这些军规的判官,他手下又有二十四名小判官,御众甚严,谁敢以身试法?在这大黑门里,敢于在路中间走的,大概只有猫了。”

听了带路的老何说话,众人这才发现自己是在沿着路右边行走,忙碌的蓬莱岛官兵们也是左右行动有序,并无人会随便乱走,大道中间果然只有许多懒洋洋的猫在行走。有时,猫也会走到工作道上,甚至趴在地上团成团就地休息。此时,忙碌的队伍都会绕行或者停下来将捣乱的猫大爷抱到一边去。

“为何蓬莱岛上有这么多猫?”这个问题是众人一路上都想问的问题,这里不但有太多的猫,而且猫的地位高到难以想象的地步,不但有专门的猫奴伺候它们,连军人们也不敢碰它们一根毫毛。

听到众人问到猫,走在前面带路的老何捂着嘴干咳了两声,给他们介绍起来。猫是海船上最重要的伙伴,只有船上有猫,老鼠才不会毁坏船上珍贵的粮食。蓬莱岛收留了许多遇难船只上的猫,也有些是蓬莱的舰队前往各国时顺手带回来的流浪猫。久而久之,蓬莱岛上的猫越聚越多,竟然成了座猫岛。

老何说了那么多,依旧没说明猫为何在蓬莱地位如此之高,还是铜雀悄悄告诉建文,“听说破军原本也出身富贵,少年时曾经落难被仇人追杀,靠着一只老猫每日叼回食物才没饿死山里。后来破军感念老猫的救命之恩,发誓要善待天下的猫,这事也不知是真是假。”

建文听了心中一动,他想起自己的身世,破军竟原来也有这样的经历?不由得产生莫名的亲切感。

大道尽头是座结构简单但高大的厅堂,厅堂木质的屋顶和柱子旁都趴着各式各样的猫。

“签厅到了,列位在廊下稍等,我去向判官郎君回禀一声。”老何将众人引到厅内的廊下木栅栏后稍待。木栅栏旁边早有几个异国装束的人在那里站着,看样子都是等着见判官郎君的。

“判官郎君?”建文想起一路上不止一次提起这人,问道,“何大叔,请问这判官郎君可是一直说起的那位小郎君?”

“正是如此,我蓬莱岛总岛数万人马、数百船只,周边又有二十四卫所,每个卫所都有判官一名,那真是上船管军士,下船判刑讼。二十四卫所判官都是这位蓬莱岛的总管判官郎君统帅,乃是我家大王手下第一得力干将,那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老何原本是个极健谈的,建文这一问勾起他话头,站着说个没完,整张脸兴奋得红彤彤的,像是刚喝了半斤烧刀子老酒。

铜雀怕老何说个没完耽误事,赶紧上来用手推他,“快去快去,先禀报了,回来慢慢讲。”

老何这才悻悻闭上嘴,上厅去回禀。

签厅的厅上和廊下中间虽隔着栅栏,相去倒是不远。建文扒着栅栏,踮起脚尖朝厅上看,只见厅上两边摆着二十张桌子,有二十名文书模样的人正在奋笔疾书抄写文件。正中间是一道麒麟屏风,八名手执长柄刀的武士围在四周,正中端坐着一位身穿中亚阿巴斯朝风格精致小甲、外披中式绣金紫色大氅的青年。这青年看年纪二十七、八岁,身材中等上下,面色竟是很白皙,看来他就是所谓的判官郎君,之前说的面黑大概只是讲他脾气暴。

这位年轻的判官郎君面前的桌案上摆着几十份公文,旁边有随从在给他一份份念。建文在厅下倒也隐约能听到,似乎都是些蓬莱本岛和周边卫所的钱谷兵器之事,又有一些被蓬莱羁縻的小国的近况。

判官郎君双手交叉放在桌案上只是听,偶然插两句话,念公文的随从会将要点重复诵读。一篇公文念完,判官郎君则会简单做出批示,有时他也会伸手把跳上桌案企图在公文上伸懒腰的猫抱回地上。

“亚松方面的异动可以令第十七卫所的水师前去协助弹压,只可炮击不可参与陆战,只要入侵之敌知难而退,我师转为优势即可返回。”

“关于第二十一卫所遭遇风暴的修缮费用,总岛就不拨钱帛了,可以让他们拉二十船砂糖自行卖掉。”

“西洋人想在吕宋开货栈?那边虽然没有明军水师驻军总算是大明势力区,我等蓬莱不好直接插手。但可以派人告诉洋人兵头,货栈常驻大型战船不得超过三艘,火炮总数不得超过一百门。若敢不遵从,我蓬莱水师见一艘打一艘。”

判官郎君连续判了好几份公文,这才看到老何在堂上垂手等着他。老何上前和他说了几句,判官郎君赶紧站起来,带着八名武士亲自迎出到廊下,见到铜雀连忙行礼,“铜雀老先生如何还要人通禀?蓬莱岛有今日兴旺,还不是当初老先生几次帮忙采办船只军火,又借我家主人那几笔银子?”

铜雀点点头算是还礼,说道:“老夫区区一介商人,当初不过趁着破军大王囊中羞涩时投下几笔小钱,破军大王给商团的几笔生意都赚了十倍以上,早还清了。”

和铜雀见完礼,判官郎君叫来随从,嘱咐他将排队等他接见的外国使节都先带下去歇息,今日有贵客至,他们的事明日再说。

一旁看的建文听说连破军都欠过铜雀钱,忍不住问道:“老先生当初借出了多少钱?”

“大概借了四、五笔,每笔也就是六、七十万两的样子。”

铜雀说得轻描淡写,建文听得目瞪口呆。他虽说从小在皇宫长大,其实皇家人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长到十几岁都没见过银子啥样,更不知道该怎么花。还是到了海淘斋领到第一个月二两银子的薪水,才明白十两银子是多大一笔钱。六、七十万两银子,铜雀说借就能借出去,海淘斋只怕都能买上十个。

建文的插嘴引起判官郎君注意,他打量了一下这个看起来貌不惊人的少年,又看看他身后的蒙古人、日本忍者和西洋人,觉得很是新奇,问铜雀道:“这几位是……”

铜雀笑道:“几位新结交的小友,想介绍予破军大王相识。”

“朋友?”判官郎君诡异地微笑道,“我看这位少年姿容不俗,颇有几分贵气,莫不又是哪国的太子、国王?可是铜雀老先生的新生意?”

铜雀“嘿嘿”笑着袖手不语,建文看着铜雀暗暗满腹狐疑:“这老头也不知投资过多少我这般的人物,与我同期不知可还有别个?”

判官郎君又忍不住多看了建文几眼,“方才有收到送来青色龙形大船图形,不知可是铜雀老先生新得的船只?”

原来,蓬莱岛每有新船入港,港口都有绘船师画下新船图形和大致数据,送到签厅备案。建文等人还在前来签字厅的路上,青龙船的图形早提前送到判官郎君手里,蓬莱岛办事效率之高出人意料。

铜雀才要含糊将青龙船认下,不料建文先在旁边发了声,“非也,此船是在下的座船。”他见判官郎君为人傲气,又在签厅廊下听了半天他署理文件,对蓬莱岛的形势心里早有了几分底。自忖这些人在南洋独立日久,不免有些井中窥天。若想要得到破军的真心相助,首先要压住这手下判官的气焰,让他报与主人知了,他家主人才好平等相待。

“此船是天下四大灵船之一,虽然不如蓬莱岛的机巧之术,但妙在只听在下一人之命,阁下可有兴趣上船一观?”建文挺直胸脯盯着判官郎君,让语气显得尽量彬彬有礼,话中却是机锋暗藏。

判官郎君听出建文说话有挑衅之意,紧了紧大氅的领子,说道:“我虽不知阁下是哪一国的贵戚,但这天下的国王王子我见得也是多了,在我面前摆什么架子并无意义。这是蓬莱岛,任你是哪一国,在这里都做不得大。”

“那要看是哪一国,”建文故意仰起脸做出傲慢的神情,用眼角的余光去扫判官郎君,然后左手伸出大拇指,右手将其他四个指头都按下,“天下有一国,扫荡八荒,总统一宇,纵万国难与之比肩,若是此国在这里也不可以吗?”

判官郎君听罢脸色大变,回头向老何说道:“他们乘坐的那条龙头船,火速用帆布盖好,多派人手看管,不要惹出麻烦来。”老何遵命火急去吩咐,判官郎君口气变得不再像之前那班倨傲,稍显和缓,“阁下有何言语可说与我听,待我与你转述给我家主人。”

“不必!”建文摇着手制止道,“为王者自有言语说与为王者听,无需他人转述,你只需待我去见破军大王即可。”

判官郎君久在蓬莱执掌一方生杀予夺大权,除了破军从不会有人敢于顶撞他,今日这少年竟以主人的口气对自己讲话,自己也隐隐的从他身上感觉到不可名状的威严,气势上早先输了半筹。

他沉思片刻,说道:“我家主人正要宴请几位远方贵客,正巧铜雀老先生来了。我本想安排你们先住下,明日再请示我家主人。既然这位小……小官人也来路非凡,铜雀老先生又是老相识,不如一起赴宴好了。”

“也好也好,那就同去好了。”铜雀没想到建文会突然来这手,但既然判官郎君说可以同去,那么同去也是好的。

腾格斯想着赴宴规矩多不愿同去,哈罗德一路见到多少机械恨不得都画下来,要求自己去转转。判官郎君也不拦着他们,派人带了腰牌陪他们同去。

判官郎君做出请几位跟随同往的手势,要铜雀、建文和七里一同去蓬莱岛的主厅赴宴。

刚要走出签厅,判官郎君忽然沉下脸站着不动了,他问铜雀,“老先生,你们只来了五人是吗?”

“正是,”铜雀说道,“我们这里三位,加上走了的两位,一共五位。”

“那就没问题了,恕在下无礼。”

说罢,没等铜雀再问,只见判官郎君抢过身边武士手里的斩马刀一跃而起,快如闪电般朝着屋顶捅去。只听一声闷哼,刀头上留下红黑色血来,接着是重物碾压瓦片从屋顶滚落的声响,然后“咚”地掉到地上。

掉到地面上的,是身穿黑色衣衫的忍者,这名倒霉的垂死者身体还在痉挛。

“羯魔众!” 七里看着尸体脱口而出,建文立即在头脑里搜索这个熟悉的名字,他很快想起了被七里杀死的伐折罗。

“日本人怎么进来的?”判官郎君手提斩马刀用力蹿起一丈多高,冲破瓦片稳稳站在签厅屋顶上。三名黑衣忍者正像猫一般伏在屋顶,如果不仔细观察,真以为他们是屋顶结构的一部分。

七里看着几步之外蜷缩成一团已然不再动弹的羯魔众忍者,她虽然洞察力非凡,但蓬莱岛建筑错综复杂,是以一时竟没发觉有忍者暗中埋伏。她伸手摸向腰间,刚才虽然交了忍者刀和一些暗器在城门口,但贴身的兵器总要暗自留一些。建文见她要动武,果断拉住她的手向签厅外跑去。只见半轮明月从签厅后明晃晃地探出来,将屋脊照得亮堂堂,四个黑色身影在月光下蹿跳斗杀,周围很多猫在围观。

羯魔众乃是日本将军身边的一流忍者,身手都不在七里之下,只见判官郎君将斩马刀使得招数圆熟,与三名羯魔众打斗竟不落下风。不多时,又有一名黑影忍者中刀,缓缓倒在屋顶上。

“羯魔众怎么会跟来……那岂不是火山丸也在附近?”七里的嘴唇蠕动着,万千思绪涌上心头。

“我们的船这些天靠虎鲸牵引前进,行驶速度奇慢,被火山丸追踪倒并不为奇。”建文捏紧七里的手指尖,他感到她的指尖是冰凉的,还微微颤抖着,不知是紧张还是愤怒,“我猜他们不敢在蓬莱造次,与这里的庞大兵力对战他们显然不占优势,所以才会派遣忍者来侦查。”

判官郎君越打越起劲,一把沉重的斩马刀灵活竟不让忍者刀,双方在明月照耀下“叮叮当当”打铁般打了三、四十个回合。判官郎君回身用力一刀,竟将一名企图用忍者刀格挡的忍者连人带刀都斩成两段。

最后剩下一名忍者见势不妙,回身沿着屋顶就跑。

“进了蓬莱岛,还想囫囵着出去?哪里这样便当。”判官郎君冷笑一声,倒提着斩马刀紧追上去。

两人沿着屋顶奔跑出很远,那忍者回身掷出铁蒺藜阻挡追兵。判官郎君挥刀来回拨打,虽说并没有受伤,但这把刀毕竟不是他常用兵器,又兼极为沉重,眼看那忍者连连跳过三个屋顶,早和他拉开了距离。

忍者往前再跑过七、八个屋顶就能将判官郎君甩脱,前方突然出现三个穿着长袍如鬼魅般的修长身影。由于来人背对着月光,忍者不知是敌是友,只见那三个身影左右分成钳形迎面,像张网似得朝着他兜过来。虽然是在屋顶上,三人脚步同步一致,踩在瓦片上竟如猫似得无半点声音。

忍者抽出忍者刀想要迎敌,三个人抽刀速度比他还快,三把细长如柳叶的腰刀绕着他上下翻飞割了十几刀,忍者的手脚筋竟在不知不觉中都被挑断,身体绵软地摊倒在屋顶。

“绣春刀,飞鱼服。”

屋顶上的判官郎君和屋下追踪而来的建文异口同声地说道。屋顶上端立着的,可不正是三名身穿飞鱼服、手提绣春刀,身高容貌几乎并无二致的锦衣卫?

“哈哈哈哈,小郎君,好久不见啊。”

随着大笑声,只见街道上老何殷勤引着一名身着华丽蟒袍的明朝官员,带着七、八名和屋顶上一般打扮的锦衣卫走过来。路边的蓬莱士兵们纷纷停下手里工作看这一队人。

判官郎君纵身从屋顶跳下来,将手里带着血的斩马刀扔还给赶来的武士,朝着官员拱手道:“褚指挥使,既然说是以使者身份会见我家主人,如何破了我家规矩,带兵刃进大黑门?”

褚指挥使也不还礼,笑道:“倭寇忍者都能带刀潜入不被发觉,我等锦衣卫都是万里挑一之能士,又怎会差过倭寇忍者?你看,亏了我们没交出绣春刀,要不如何助你擒获此贼?”说着,他一指屋顶,三名锦衣卫将失去抵抗能力的忍者从屋顶拖下来,交给判官郎君身边的武士。

“权做见面礼好了,小郎君就饶恕我手下私带兵器之罪吧。”指挥使哈哈大笑,判官郎君也只好作罢,让随从去追查城内有无残余的忍者,然后说破军大王已在正堂摆下盛宴,专门招待指挥使大人。

建文从认出屋顶上的人是锦衣卫后,赶紧和七里闪身进暗处。这锦衣卫本是他太祖爷爷创立的,只对皇帝负责。太祖爷爷晚年时裁撤锦衣卫,尽烧衣冠器械,后来听说燕王登基后又恢复了这个组织,不问可知,是专门用来对付他的。

万万没想到破军竟会在蓬莱宴请锦衣卫指挥使,建文不觉惊心,“何以大明来使不是文官而是锦衣卫,莫非破军已然投靠了大明?若是如此,我方才以言语刺激判官郎君,他会不会当场将我供出来?”

他望向铜雀,只见铜雀面色如常,没有丝毫担心,内心也不禁安稳许多。判官郎君和指挥使又说了会儿话,并没有泄露建文的任何信息,中间还抽空给老何眼色示意,老何朝着他点点头,然后找机会凑过来对铜雀附耳说道:“你们那船我早藏好了,你尽可放心好。”

说罢,两人又挤眉弄眼,相视轻笑一番。

“铜雀老先生,我想去宴会上听听锦衣卫的人和破军说些什么,你可有办法让他们认不出我来?”

建文见铜雀毫不担心的样子,知道他有办法,赶紧去求他。铜雀见建文来问了,这才又从胯下捞出铜雀来,用手拧拧雀尾的铜嘴,喊声“闭眼”,雀嘴对着建文的脸吹了几下。只见雀嘴里冒出紫色的烟雾,建文的五官随着烟雾渐渐扭曲,等烟雾散去,他的脸竟变得连自己也不认识了——面色略黑,鼻梁塌陷,隆起的厚嘴唇上还有小撮老鼠尾巴样的胡须,像是南洋爪哇人的模样。

“我也要去。”七里说道,铜雀将铜雀嘴对准七里要吹,七里看着建文古怪的外貌坚决拒绝。虽说是忍者,七里毕竟还是年轻姑娘,像雀鸟怜惜羽毛般珍爱自己的姣好容貌,她可不想被铜雀变成建文那样怪里怪气的模样。

“万一变不回来怎么办?”这是七里心里想说的。

“让我自己来,忍者易容乃是基本功课。”说罢,她便蹲到墙角无人处自己去化妆。不多时,七里再走出来,已变成十五、六岁俊秀的小厮模样,只是面色略微蜡黄,好像大病初愈。

铜雀和建文都对七里的易容术赞叹不已,建文忍不住后悔去求铜雀帮忙,要是早点求七里,大约也能将自己变得好看些。

“待会儿若问,就说你是我远方内侄,她是跟班小厮。”

铜雀才嘱咐完,果然判官郎君向指挥使引荐铜雀,双方寒暄几句,一起前往蓬莱岛的正堂赴宴。建文和七里扮演的身份略低,只能和诸锦衣卫同行,这让建文忐忑不已,他总怕自己脸上露出蛛丝马迹,会被这帮比猴还精明的家伙发现。

一行人转过好几条街道,又过了好几道门,远远看到一座宏伟建筑。这建筑横七竖八支出许多尖刺,看样子搭建很是随意,都是圆木搭成,木头的粗细各不相同,外形像座大船。

“我以为蓬莱如何了不得,没想到盖个正厅连尺寸相同的木头都不凑手。”

建文将想法告诉铜雀,铜雀未置可否,笑道:“你待凑近了再看。”

又走了一会儿,近到那船形建筑前,只见搭建建筑的圆木根根长大光滑,像是历经风雨的模样,每根圆木上还用刀刻着字。

建文走近看了那些字顿觉愕然,将自己原本产生的那点点轻视都抛到九霄云外,剩下只有敬意。

“三年冬,沙鱼岛海战破敌船十三艘,得主舰阿达特号主桅杆”

“七年春,仙尼苦老岛海战破敌船六艘,得主舰长白云号主桅杆”

“十二年秋,盖海大战破海盗联军三十艘,得主舰蕨草主桅杆”

……

这座被谦逊地用《诗经》上的“柏舟”命名的大厅,竟然是用历次海战缴获敌人主舰的桅杆搭建。这样的桅杆有数百根,因为长短粗细各不相同,是以搭建出的房屋并不会像统一采购的木料搭建出来的好看。建文抚摸着每一根桅杆上的文字,似乎能感受到蓬莱水师在势力复杂的南洋奋战,一次次击败敌人,斩获敌人桅杆的壮烈场面。他每摸到一行文字,都能感到字是滚烫的,他的身体血脉贲张。转念一想,这蓬莱岛本是海盗起家,在海面上却和大明水师一般叱咤,真是令人又奇又畏。

“他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建文对与破军会面的渴望更加强烈。

“快走啦。”铜雀见判官郎君带着锦衣卫们进了柏舟厅,建文还在摸墙,忍不住催促他。

建文这才将自己从幻想里解放出来,赶紧跟上去。

柏舟厅里陈设极为简单,但空间极大,能坐下上千人。用齿轮作成的牛油大吊灯冒出黑褐色烟雾,将大厅所有角落都照得巨细靡遗。厅中摆了几十张桌子,早有许多客人席地在各自位置上坐下,只有正中间的台阶上两个主座还空着,褚指挥使在其中一个主座坐了。

建文和七里跟着铜雀最后走进大厅,只见原本嘈杂的大厅突然安静下来,许多原本攀谈甚欢的外国人都慌张地望着铜雀,其中有几人趁机溜到别人身后,似乎是怕被铜雀看到自己,还有意图夺路而逃的。

“这些是什么人?为何见了你这般神情?”建文看在眼里觉得好笑,忍不住问铜雀。

“这些人吗……”铜雀盘着手里的铜雀,不停地和那些看起来忐忑不安的外国人们主动打招呼,“都是蓬莱羁縻下的一些小国土王,岛屿公侯,还有部落酋长。”

“他们为何见到你都显得异常惊慌?”

“唔……貌似他们中许多人都欠我的高利贷,欠债的见到债主自然有些张皇。”

“那他们若是不还你钱,又会如何?毕竟他们都是一方豪强啊?”

“这个吗……”铜雀摸摸胡须,微笑着扭过头来,示意建文附耳过来,“曾经有位国王欠我们商团的钱逾期不还,老夫要他们交出一、两座港口抵债,国王抵死不肯。后来,这个国家现在的国王是原来的宰相了,老国王不知为何死于宫廷政变。”

“真的假的。”建文表面上嘀咕,暗地里却是毛骨悚然。他近日与铜雀相处,以为他只是会搞笑而已,竟忘了骑鲸商团有这般手段。他心里暗自恐惧,想着切切不要欠他财物。

铜雀在右边第一的位置坐了,建文坐在他身边,七里因扮成小厮模样,所以站在旁边伺候。

“破军大王驾到!”

老何站在台阶下高声喊道,大厅中的众人都伸长脖子,朝着后堂通向大厅的门望去,建文也屏住呼吸,等着看破军是何等人物。

“咚,咚,咚,咚。”

不紧不慢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地传来,这人似乎像是在花园里闲庭信步,而非出席什么重要活动。

“咚,咚,咚,咚。”

脚步声渐近,判官郎君走到门边。只见黑漆漆的门里走出一位身材高大、肩膀宽阔的中年男人,他五官棱角鲜明,嘴唇和下巴上都留着飘逸的黑色胡须,细长的双目略带懒散,头上戴的金冠和身上穿的衣服都很随意。他左手轻轻曲在身前,用袖子抱着什么。

判官郎君脱下身上的大氅从后面披在那人身上,自己单膝跪在旁边,低下头来。那人朝着判官郎君略微点头表示谢意,再抬起头来,眼神变得刚毅。他眼神扫过众人,在场的国王、公侯和酋长们无不低下头,向这位海上的王者行礼。

整个大厅里只有建文仰着头在呆呆地直视着对方,旁边铜雀拉他袖子行礼他也没感觉到。

突然,破军曲着的左手袖子里一动,钻出一只不到半岁的小白猫,小白猫的左腿受过伤,新用绷带包扎着,还上着夹板。

“喵……”

小白猫嫩嫩地叫了一声,破军站在阶上轻垂眼睑,竟露出一丝父亲般的慈爱。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四海鲸骑——第二章《海淘斋》
Posted on 08月04日
女鬼剑暗帝刷图加点
Posted on 06月24日
818酷图网建站经验和问题
Posted on 03月11日
我的思绪一如既往的乱
Posted on 09月25日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