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鲸骑》——第五十四章 鬼岩礁

《四海鲸骑》——第五十四章 鬼岩礁

作者:明星 |  时间:2017-03-19 |  浏览:1503 |  评论已关闭 条评论

​​

夕阳的余晕将青龙船镀上了一层金色,站在船头的建文也像是被镀了层金身,他观望着同样金光灿灿的海面,寻找着小郎君所说的佛岛入口。

“幕府将军对佛岛看来志在必得,我们若是落于其后,蓬莱的众多条性命也就白白搭上了。”

铜雀之前的话言犹在耳,如果不是日本幕府的野心,破军又如何会遇害?能比日本人早一步到佛岛是现在建文最急切的任务,如果佛岛真的有某种神秘力量,至少这力量绝不能落在幕府将军手里。

“也许我即使到了佛岛,也难以如老先生所愿做大明皇帝,若是如此,老先生这一次岂不是血本无归了?”想起铜雀同行以来一直盘算着要在自己身上投资获利,自己为了让他支持自己前往佛岛,也总是应和着他的心思,两个人来来回回都在做戏,建文不禁觉得好笑。

“事到如今还说这个做什么,破军一死,前次贿赂右公公的一百万早就血本无归,若是不能帮你到达佛岛,老夫岂不更是亏大了?”铜雀故作惆怅地苦笑着言罢,忽然面色变得沉重,又说道,“何况,还有蓝须弥的仇。”

建文知道,铜雀虽然将钱看得比自家性命还重,可如果说还有什么的价值要胜过钱,那恐怕就是这头他亲手调教了二十多年的巨鲸了。它和他的关系早已超出了主仆之谊,如同是他性命的一部分。

建文又转向腾格斯,这实心眼汉子对自己一向极好,倒是自己曾拿他当蛮子看待,颇有些对不起人家,想想都有些不好意思,“安答,你是蒙古人,本和这档事并无干系。如今你也不晕船了,在青龙船上无益,既然贪狼有意留你在摩伽罗号上学操船之术,你若要去,我不拦着你。”

腾格斯方才要回话,立在旁边摩伽罗号上的贪狼先说道:“蛮子,他们这次九死一生,你不如随我走,能在我摩伽罗号上修行操船之术,可是你九世修来的福分。”

腾格斯朝着贪狼“呸”地吐了口吐沫,小蒲扇大的手掌将宽阔的胸口拍得像面鼓,“当初博尔术和俺的老祖宗成吉思汗初次相会就性命相托,帮他从盗马贼手里夺回黄骠马,大汗命他一步不许退,他就将马缰绳拴在腰上,死也不肯退一步。人家叫俺声安答,那就是拿俺当了好兄弟,俺这条性命便是他的。”

成吉思汗和博尔术这段落难夺马的旧事是腾格斯从小听惯了的,能有机会和一位好安答像两位祖先一般同生共死,而能夸耀一辈子的荣耀,他不但不会退缩,反倒跃跃欲试。

建文也听得热血沸腾,强忍着才没有涕泪横流,他激动地抓住腾格斯的手,说道:“好兄弟,只要这次大难不死,你我必是做一辈子好安答。”

“俺腾格斯身上流着黄金家族的血,心中翱翔的是草原雄鹰、大漠苍狼,这世上还有什么能吓到俺?”腾格斯被建文所感染,胸中也是激情澎湃,想要对着大海高歌唱上两嗓子。

偏偏贪狼旁边的小鲛女不识趣地浇下盆冷水来,“你这蛮子真是英雄豪迈,亚历山大让我给你捎个话,你若是记不得她的全名,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阉了你。”

听到“亚历山大”这名字,腾格斯恍恍惚惚想起这正是阿夏号上那位要做自己老婆的罗刹女战士的名字,不过她的全名实在太长,自己这脑子着实记不得。摸摸头上被那彪悍的女人割掉的一小节辫子,他涌上喉咙的百十首歌顿时被吓了回去。

看到腾格斯被吓得缩手缩脚,贪狼没想到这个和自己打架也毫不畏惧生死的汉子,竟然被个女人治得服服帖帖,忍不住哈哈大笑。

建文忍住了笑,转头看向哈罗德。这位小个子西洋博物学家比起腾格斯更是和所有事毫无关系,让他一起冒险,他于心不忍。

没等他问话,哈罗德早猜到他要说什么,双手一摊,用生硬的中国话说道:“阁下不必管咱,能搭上此船前去探索新世界,乃是我辈博物学者今生大幸事,安有不去理?拼去这条性命,博个青史留名岂不美哉?”

和哈罗德相处那么久,建文知道他绝不会放弃这个冒险的好机会,也就随他了。

在建文等人说话的这段时间,判官郎君一直在观察不远处通往佛岛海域的海况。他多次与破军前来这一带勘察,破军曾想亲自去寻找佛岛。据破军说,天下的船只唯有青龙船是最适合在此种危险海域探险的,只可惜此船不在自己手中,仿照青龙船制造的走蛟船原本就是破军想用于佛岛探险,可惜毁在偷袭大明船阵的战斗。

他对这里的海情了如指掌,知道每日前往佛岛的通道开启时间很短,他留心观察海面,只见金色的海面下,隐隐有一团暗流运动。与其说那是暗流,还不如说是海底有个灰色乌云和橘红色雷电翻滚成的球形,其间好似有不可名状的黑影在其中摇头摆尾地钻来钻去,既像是许多龙,又像是成丛的海草。这球形向着海面慢慢上升,又如同是在扩张着,升到海面下不甚遥远的距离时已经有数里大小。

“来了!”判官郎君冲着建文吼道。建文只是朝着这不可思议的奇景看了一眼,就觉得心脏不受控制地快速跳动,几乎要从嘴里蹦出来。和这大球相比,青龙船和其他几艘送行的船只,好似只是一些乘着蚂蚁的小小树叶。

他暗自咽了几下口水,可嗓子还是很干。腾格斯和哈罗德表情严峻,看样子都和建文一样被震撼住了,铜雀则面无表情,只是摩挲小铜雀的右手速度明显快了许多。

“走了。”建文让自己心绪镇定下来,冲着判官郎君点了一下头,判官郎君也略微颔首,算是告别。

建文将传国玉玺放在胸前,默默闭目祈祷了几句,再睁开眼时,他的心跳已不像初时那样激烈,“去吧,青龙船,带我们去那边的世界。”

“哞——”

青龙船高昂的龙头发出振聋发聩的高亢鸣叫,回应建文的请求,船舷两侧的三十二只盘龙轮盘卷动起白色水花,朝着暴风与雷电球的中心启动。

青龙船走出七八丈远,判官郎君船上的沈缇骑忽然想起什么,他紧走几步跑到船头,从怀里掏出个小小竹筒朝着距离渐行渐远的青龙船扔去,“太子爷,带上这东西,想必能派上用场。”

竹筒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落在甲板上,滚到建文脚边。建文从地上捡起竹筒,只见竹筒一头用软木塞子塞住,筒身上用隶书刻着“还魂虫”三个字。他想起沈缇骑曾用这白白胖胖的肉虫子救过七里性命,情知是好东西,连忙也塞进腰间的小包里,然后冲着沈缇骑作揖相谢。

沈缇骑见太子爷朝他作揖,也赶紧回礼。旁边判官郎君忍不住伸出右手朝他后背拍了一下,判官郎君断掉的右手上装着铁钩子,这一拍差点把沈缇骑拍得吐血,身体朝前趔趄了一下。

“小子,你这是卖太子爷人情?之前不是还想着捉拿太子去换官职禄位吗?”判官郎君知道这位擅长狡兔三窟的官爷圆滑得紧,又小气得紧,从他手里想拿到一星半点的好处总得要用几倍的好处来换。

“是是,多个太子多条路。”沈缇骑摸着后背被砸疼的地方,陪着笑回道,判官郎君没少给过他银子,也算是衣食父母之一,“小人混官场的身不由己,如今想明白了,蓬莱和郑提督都极是看中太子爷,小人要是拿他去孝敬胡大人,只怕两边都饶不了小人。”

“算你识相,”判官郎君难得地笑出声来,他知道沈缇骑虽说又滑又贪、见风使舵,倒也不是阴险小人,“如今褚指挥使以下的几位顶头上司都死了,你荣升千户、佥事都是近在眼前的了。”

沈缇骑在锦衣卫里虽说地位不高,却能和比褚指挥使官大得多的胡大人搭上话,又与郑提督通着消息,是个八面玲珑的角色。这次褚指挥使以下死了不少人,他沈缇骑未来前途一片大好。不过想到那位未来的恩主胡大人,沈缇骑的脸色忽然变得很是难看,“胡大人是奉旨钦差,不知为何此次下南洋总是和郑提督别苗头,甚至不惜手段和日本人勾连,一意擒拿太子爷。这次郑提督没能拿下太子爷,胡大人手下的锦衣卫又死伤殆尽,恐怕他必要在当今皇上面前反咬郑提督一口,郑提督今后的日子只怕不好过了。”

“你待如何?”

“郑提督这些年鞠躬尽瘁为国家做了不少事,在朝廷上对右公公、胡大人这些小人也忍气吞声,不过想为国家多做点。当今皇上不过拿他做一条可用的走狗,时时还忌惮他手中兵权,又让右公公、胡大人时时制衡他。此次郑提督损兵折将,又没拿到太子,只怕那班奸邪小人必要进谗言害他,小人想前去向郑提督知会一声,也算是不黑良心。”

判官郎君没料到沈缇骑竟说出这番话,倒也大出意外,说道:“你这厮平日里黑眼珠只瞪着白银子,不料也是个有良心的。”

“小人是非曲直还是懂的,郑提督这样的英雄,不可让他坏在右公公、胡大人这般佞臣手里。”

“好汉子,”判官郎君听得兴起,又抬起钩子在沈缇骑背上狠狠拍了一下,“若是何时在官场混不下去,跟着我干,我小郎君绝亏不了你。”

说完后,判官郎君想起了旁边摩伽罗号上的贪狼,这家伙虽是破军主人的盟友,又刚帮自己清理门户,但性情喜怒无常又凶残好杀,说不定一时兴起又会和蓬莱打起来。摩伽罗号船高,判官郎君紧握着巨阙剑,朝着贪狼喊道:“贪狼大人意欲如何,可要和我蓬莱一战?”

贪狼常年被破军压制,确实想过趁着破军刚死一举灭了蓬莱势力,但那只不过是一闪而过的念头。没料到判官郎君会主动向自己挑战,他倒愣了一下后挠挠下巴,反问道:“先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办。”

“破军大王刚死,南海将呈战国局面。我打算将蓬莱能用的机械都拆了运上珍珠港,卧薪尝胆重建统一天下。贪狼大人若是也有此意,你我可先决出胜负。”

判官郎君用鹰隼般的眼眸盯着贪狼,右腿微曲用力踩着船板,只要贪狼表露愿意一战的意愿,他就要跳上摩伽罗号。贪狼向下俯视着判官郎君,然后歪着头望天,长满鲨鱼牙的巨手在下巴上刮了两下,忽然打了个哈欠,“你小子还太嫩,等过几年养肥点儿我再来找你打架。”

听贪狼以看似轻松的口气说出这句,判官郎君这才松开紧握在巨阙剑柄上的手,他发现手心的汗早把剑柄浸透了,自己其实并没有把握战胜贪狼。贪狼既然答应过几年再来找他麻烦,看样子自己是可以放手统一南海了,至少几年内可保安全无虞。

紧张空气化解后,众人再次注视青龙船。只见青龙船此时航行到了暴风雷电球的中心,金色的海水像丝绸般柔软地向下凹陷,青龙船不出片刻就连桅杆都被吸了下去。

“哎!青龙船沉了吗?”小鲛女吃惊地问道。

“不,他们找到前往佛岛的入口了。”

听判官郎君这样说着,小鲛女却感到一丝不祥的预感,她轻轻晃着克力士剑的剑柄,挂在腰上的两把剑相互碰撞,发出“当当”的清脆响声。

当青龙船行驶到暴风与雷电球的中部时,建文扒着船舷的栏杆向下看,只见金色的海面与海水下方的暴风雷电球泾渭分明,上面金色部分平静如初,下面灰蒙蒙的球形却瞬息万变,两部分仿佛没有丝毫的连接点。

金色的海水像是经受不起船身的重压,竟然软绵绵地向下凹陷,海水波澜不惊,竟是像调开的浆糊般黏稠的。青龙船在海面上压出很深一个大坑,然后向下深深地陷了进去,朝着暴风雷电球陷去。随着下陷,青龙船顶上的金色海面渐渐愈合,平复如初,海面上的海风声、浪涛声、海鸟的鸣叫声、以及开始还能听到的小郎君等人的喊叫声,都像是隔了一层墙。这层墙随着头顶的金色海面层层愈合而加厚,直到一切声音都听不到。

死一般的寂静令人胆寒,金色海水形成的空腔包裹着青龙船,距离风暴雷电球越来越近。建文隐隐感到情势不妙,铜雀建议大家先用绳索将自己捆死在桅杆和护栏上。大家都找来绳子将自己捆好,腾格斯想起在巨龟寺遇到过的大漩涡吓得头皮发麻,抱来一大捆缆绳搓成很粗一根,将自己牢牢绑在桅杆上。他又觉得不放心,要哈罗德帮忙连系了七八个死扣,将自己捆得纹丝不能动才放心。

青龙船还在下沉,不知沉了多久,海水的金色越来越淡,灰黑色的风暴雷电球在迫近。终于,青龙船突破了金色和灰黑色的界限,几乎是一眨眼的工夫,头顶变成脚底,脚底变成头顶,青龙船上下调转。建文赶紧闭上眼,他听到腾格斯的惨叫,但惨叫声瞬间就被狂风、雷暴和惊涛怪浪声淹没,这些声音几乎是在穿越寂静无声的金色海区后立即出现的。

青龙船在天地倒转的瞬间调整好了位置,稳稳落在海中。

经过短期的头晕目眩,建文睁开眼,青龙船似乎是停在了高山上,居高临下可以看到铁灰般的海面在脚下很远的地方,天也被铁灰色的密云笼罩,海天两重铁灰色连在一起,没有一丝光亮。只有借着偶然出现的雷光,才能看清捂着帽子的铜雀、抱着桅杆的哈罗德,还有腾格斯恐惧到扭曲的脸。他张着嘴大概在喊叫,只是风太大,实在听不到他在喊什么。

“山……好多……是山……”

建文断断续续听到这些字,他借着雷光朝周边看去,青龙船后方果然有着一层层高达千仞的山,这些山左右连绵没有头,能看到的一面都是平滑的断崖。

再一次的雷光让建文看清,这哪里是什么山,分明是一层层高达千仞的铁灰色巨浪。

青龙船正在一波浪涛之上,被甩弄得像是洪水里的一片枯叶,万幸的是青龙船具有超凡的稳定性,在被一波巨浪抛上天后落在下一波浪尖上,依旧能平稳如初。即便如此,当下一波更高的巨浪拍下来时,船体还是被淹没到了水下。几个人只能借着浮上海面,两波巨浪之间的间隙深吸一口气,以免在下一次淹没到水下时溺死。

被淹没好几次,建文也呛了好几口水,可巨浪看着像是永无止境的样子没完没了。

“奶奶的,要是有谁能把这天杀的老天爷赶跑就好了!”不再晕船的腾格斯这回非但没有吐,倒被灌了一肚子水。

腾格斯带着哭腔的乱喊乱叫提醒了建文,他想起郑提督曾经与暴风巨浪的对抗,那场对抗居然以郑提督的胜利告终。建文也想学着郑提督斥退风暴和巨浪,但郑提督是念诵圣旨,他又该念些什么呢?他想起父皇从小让他念熟的经文,父皇说只要背好这段佶屈聱牙的经文,便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后来芦屋舌夫在听到他背诵这段经文后曾经欢喜得手舞足蹈,虽然不知他为何如此,看来也许这经文有着神奇的力量也说不定。

建文定定心神,开始背诵经文。这经文言辞极怪,既不是中原汉语,也不是天竺梵文。后来他还曾经背给铜雀、七里、腾格斯和哈罗德听,高丽语、日本语、蒙古语和佛狼机语的可能性也被否定,不过哈罗德说曾经听一位拉丁教士祈祷时念过类似的祷文,据说他是跟从一位托钵隐修士学到这段祷词,可惜后来那位教士就被异端裁判所当柴火烧了。

现在建文只能死死抓住这根救命稻草,一遍遍背诵经文。奇迹出现了,当他背诵完第一遍经文,扑向青龙船的巨浪居然瞬间短了几十尺,暴风也小了不少。建文打起精神再一次从头背诵经文,下一波靠近青龙船的浪涛果然又减了几十尺。

建文一遍遍念诵经文,原本高耸如山的巨浪居然层层减低,风声渐缓,云端之上的雷电翻滚着上升,“隆隆”声也跟着远去。

建文抖擞精神,背诵经文的声音一波高过一波,风浪随之一波小过一波,在背到第三十遍时,风浪果真竟止息了,海面平滑如镜,没有半丝风,竟是从暴风变成了无风。若是寻常帆船,此时恐怕已经要为没有风失去动力烦恼,好在青龙船是依靠自身轮盘推动运行,并不依靠风力。

看到海面平稳依旧,并未再出现风暴的痕迹,建文等人这才解开捆在身上的绳子。哈罗德从身上口袋里掏出好几样三角形、十字形的牵星仪器想根据星星的位置寻找方向,无奈风浪虽停,天空还是铁灰一片,望不到半点星光,他趴在甲板上鼓捣半天才发现这些宝贝仪器都成了废物。他又掏出一根拴着细线绳的磁针想测量方位,磁针不知什么原因“滴溜溜”转了几十圈,就是停不下来。

铜雀思量片刻恍然大悟,说道:“破军说过这佛岛海域有蜃怪吐纳云气,制造幻境和恶劣天气,又说有万千魑魅魍魉出没,让人找不到方向,只怕我们目前所遇到的都和这些怪物有关了。”

“听说欧罗巴以西海上也有一区域,指南针到彼处磁场混乱,不能指定南北。想必之前来到此处之人也是找不到星星,指南针又失灵,以为是妖魔鬼怪、魑魅魍魉作祟,实乃是磁场混乱作怪之故也。”

哈罗德听了铜雀的话心有灵犀,也说了一大通,建文越听糊涂,哈罗德解释半天什么是磁场,说这是伟大的科学。建文问他自己念诵那段经文风浪竟然止歇又是什么缘故,哈罗德也解释不清,只好说这世上还有许多事是伟大的科学也还无法解释的。

建文看到腾格斯还被好几道绳子死死拴在桅杆上,想要给他解开,不料腾格斯被刚刚的飓风骤涛吓得不轻,死活不肯解开绳子,建文也只好由他。

“太子爷,你从青龙船口中得到的佛岛地图,此时不拿出来,更待何时?”

这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铜雀的这句话让慌乱不知所措的建文想起身上还有这件东西。他连忙打开地图,只见地图上一个小小光点出现在奔流不息的蓝色部分上,看来这就是青龙船的所在位置了。离佛岛还有段距离,建文惊奇地发现,佛岛的位置和他上次所见果然不同了,看来说这岛会移动果然不虚。在距离代表青龙船的光点最近的地方,有个金黄色的岛屿。

“也许可以先试着登岛看看。”建文将自己的意见说出,得到了一致同意,哪怕上岛得不到什么情报,先让双脚踩到陆地总不是坏事。

正说着,铜雀指着前方让建文看,只见前方深处的黑暗幽冥中,几点灯光闪耀,恍惚间有歌声传来。

这歌声不像大家所知的任何语言,伴随着海上咸湿气味袭来,叫人有些毛骨悚然。

“听说欧罗巴北方的北海有一种会用甜美歌声勾引海员跳海的绝色妖女,莫非佛岛海上也有此等妖物?”哈罗德想起这个欧罗巴海员在摇篮里就听过的可怕传说,吓得紧紧抱住肩膀猛搓,希望多获得点儿热量。

“青龙船,加速过去看看!”建文看到地图上标出的岛屿位置,和这歌声相去不远,决定冒险过去看看。

青龙船调整位置,三十二个轮盘全力发动,朝着灯光和歌声响起处驶去。

灯光似乎永远在前方,不管行驶多久也没有靠近的感觉,倒是歌声越发近了。只是这歌声远不像哈罗德所说的甜美诱人,歌声宛若魔音,调子也跑得厉害,听得人心烦意乱。

青龙船越是靠近歌声传来的方向,航速越是减慢,无论建文如何催促,青龙船也不肯再加速,到最后只剩下四个轮盘还在旋转。直到又走了一段,看到伸出海面林立的各式桅杆,建文才明白青龙船减速的原因。

原来,此处看似海波不惊,其实水下潜伏着众多的暗礁,这些船只想必都是寻找佛岛的探险船,他们也在变幻不定的风浪中幸存下来,却被远处闪烁的灯光与奇怪的歌声吸引,觅声光而至,结果撞上暗礁沉没。

由于拥有自动识别海况调整航速的能力,青龙船放缓航速,躲开了那些各种船只都感到畏惧的暗礁。

在暗自庆幸的同时,建文等人也对前途有些担忧。露出海面的长短桅杆密集得像是树林,只留出很狭窄的一条通道,可供船只进出。青龙船不但要躲避暗礁,还要躲避那些隐藏在水下的破碎船体,左拐右拐像是进了迷魂阵,找不到出口和尽头。

哈罗德“哎呀”叫了一声,他的目光追随着一根伸出海面的旗帜上的旗帜看了许久,直到这面旗帜完全淡出视线,再次沉浸在黑暗中。他说这面旗帜属于一位著名的欧罗巴航海家,这位勇敢者为了探索东方,带着三艘船只组成的船队两年前于威尼斯出发之后杳无音讯,没想到竟在这里看到了他悬挂着圣马可雄狮的旗帜。

哈罗德的发现令众人心情再次沉重,这里看来是片死亡海域,青龙船能否活着穿出去,恐怕只能看运气。歌声还在前方响起,青龙船没有别的退路,在这狭窄的水道甚至连转身返回都不可能,只好继续前进。

歌者的身姿在拉着黑幕的前方海面出现,几根如鬼爪般参差交错的桅杆上架着尚未完全破损的刁斗,桅杆顶端的旗帜早已变成破布条,还在迎风飘舞。由于船身早已沉入海中,露在海面之上的刁斗距水面不过一两丈高。刁斗边缘坐着三、四个黑影,他们看起来全身赤裸,下半身长着古怪的鳍和脚蹼,身材五短,上身乌黑一团看不清楚。

“美人鱼,是美人鱼!是航海者中流传的美艳无比、用妖媚与歌声诱导航海者的美人鱼!”哈罗德双手抓着脑袋上羊毛卷一般的金发失声大叫,声音中既有恐惧,又有见到新物种的喜悦,看样子他对美人鱼这种传说中的怪物有着相当的执念。

见大家都满脸疑惑,哈罗德兴奋地掏出个小笔记本,翻到记载页侃侃而谈:“咱在古书见过记载,极东之海有鱼,上身为美人,下身为鱼,好唱歌嬉戏、引诱男子。性冷酷残忍,与天地同寿,人若得食其肉,能活万年。其泪坠地为人鱼宝石,在咱佛狼机国中此物价值连城,乃是第一等珍贵的宝石。”

说完他又将本子给建文和铜雀看,本子上画的美人鱼果然上身是美女模样,下身是鱼,看得出是哈罗德的素描图,旁边还有他用佛狼机文写的解说文字。然后,哈罗德夸张地挺起胸,伸出双手,手掌指向人鱼坐着的位置,“列位看官莫要错过,请睁大眼睛仔细观看,此等美丽之物种,便是万物之神所创造的神奇精灵!”

众人顺着他的手看去,只见随着青龙船靠近,借着微弱的亮光,已然能看清刁斗上所谓人鱼的模样。这些生物下半身并没有长鱼尾巴,古铜色的胴体与人类没有区别,手脚之间都长着鳍和蹼,手上还拿着鱼叉。再往脸上看,建文被吓了一跳,原来他们宽大的肩膀上并没有脖子,而是直接架着一个斗大的鱼头,嘴宽牙长,头顶到脊背上还有一道长长的背鳍。最让人受不了的,是他们那双毫无生气的死鱼眼。

建文被这些古怪鱼人的恐怖外形吓得倒退两步,看来破军说得没错,这些鱼人和小鲛女的确怎么看都不属于同一种族。哈罗德也僵在那里不知所措,只有还捆在桅杆上的腾格斯兴奋地挖苦哈罗德,“你不是说上身是美女吗?咋就没看出美在哪里?和他们比起来,俺这张脸倒是要俊俏得多呢。”

铜雀倒是不慌不忙,他会多种语言,此时怕也没用,不如和他们试着交流下。他清清嗓子上前和鱼人交谈,可鱼人就是痴痴呆呆模样,几双圆溜溜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直到铜雀换成以廖内语问话,鱼人们才算有了反应,但似乎只能说些简单的词汇,并不能连贯起来,语速也是极慢。铜雀和他们交流许久,众鱼人一起伸出手指朝着前方发出“噫噫噫”的怪声,似乎在指明方向。

铜雀的脸色变得和缓,他摸着自己胸口向几位鱼人行礼,众鱼人也看似友好地学着他回礼。

建文看得焦急,过来问道:“老先生和这几位说了什么?”

铜雀这才转过来对建文说道:“万幸我与他们能说上话,他们说这里叫鬼岩礁,几百年来不知为何多有船只在这里沉没,我们能活着见到他们,他们也觉得很是稀奇……”

“不知什么原因?还不是听着你们唱歌靠过来才触礁的。”

腾格斯旁边听得不耐烦插了句嘴,铜雀没有理睬他,继续说道:“他们讲,我等看到的灯光,怕是安康鱼怪发出的诱捕灯。”

“诱捕灯?”建文虽说曾在画谱上见过安康鱼,却也知道这种头顶长灯的怪鱼生于深海,在海面上看到它们的灯光还真是稀奇。”

“正是,这种鱼怪身材极为庞大,大概……大概有蓝须弥那般大小。它们夜晚潜伏于海底,只在白天浮上海面,用头顶触须尖上的诱捕灯诱惑船只或者大型海兽靠近捕猎。”

“且慢,你说这些安康鱼怪夜晚潜伏在海底,只白天浮上海面?现在不是已经入夜了么?”建文看看周围灰黑色见不到一点儿阳光的海面,以为是铜雀讲错了。

“不不,现在正是白天。”铜雀摇摇头,否定建文的疑问,“这些安康鱼海怪成千上万,在海面吐纳雾气,所以这里的海上总是黑暗一片,很少能见到阳光。有时,它们还会吐出奇怪的雾气产生海市蜃楼,利用诱捕灯让人产生幻觉。”

听到安康鱼怪会吐纳雾气、制造海市蜃楼诱捕猎物,建文确定破军说的蜃怪就是这些东西。

“还好这些鱼人非常友好,它们说这里好多年没生人来过,给我指了出口去处,还说我们要去的鱼人岛,就是他们的村子,欢迎我们前去。”铜雀顿了一下,面露得色地说道,“可见,多学几门语言,当真是好事。”

这回建文也不得不对他敬佩有加奉承了几句,然后青龙船朝着鱼人岛方向前行。建文打开地图看,只见标明青龙船的光点眼看就要靠近地图上的岛,可惜前方的海天还是灰色一片,并不能以肉眼分辨出方位。

等小岛黑色轮廓出现在前方,青龙船已靠在浅滩。哈罗德第一个跳下船,建文和铜雀刚要跟着跳下,忽然听到腾格斯在身后叫嚷,这才想起他还被捆在桅杆上。众人说笑着替腾格斯解开绳子,他一面捏着被绳子勒痛的地方,一面痛骂哈罗德不够朋友,居然自顾自就先走了。

建文从船舷翻下去,落在柔软的沙滩上,海水刚刚到膝盖。朝前走几步,忽然觉得膝盖一痛,像是触到什么东西。他弯下身子仔细看,竟被吓了一跳,原来膝盖碰到的是一具鱼人尸体。

尸体还没有被海水泡成白色,看样子是新死不久。再往前走,零零星星又可以看到七、八具鱼人尸体,虽然不知发生何事,建文还是将转轮火铳的击簧打开,也叫腾格斯、铜雀和哈罗德都小心提防着。

走不多远,众人终于登上人鱼岛。这座岛与其说是岛屿,还不说是大一点的海礁,三面是陡峭的岩壁,一面临着深不见底的黑暗海沟。即使在如此昏暗的环境下,依稀可以辨认岛上有三、四十处原木和稻草搭建的高脚屋,这些高脚屋距离地面很高,看样子海水涨潮时经常会将整个岛礁几乎全部淹没。

几十名大大小小的鱼人在走来走去,他们全身几乎都赤裸着,只有下身穿着短裤。有的在沙滩晒渔网,有的在沙滩上不知所谓地走来走去。由于他们都长着鱼一样圆溜溜又毫无生气的双眼,加上满嘴长长的尖利牙齿,看着好似一具具长出下半身的鱼干。

铜雀上前和他们打招呼,这些鱼人似乎显得既不友好也不敌视,但问什么都答不上,只是指着村中最大的一间茅草屋说:“问长老去。”

见询问无果,众人也只好前往长老的大茅草屋。这间茅草屋不但大,屋顶上的干草盖得也厚,里面大概有两层楼的样子。木地板下面的高脚离地面也有一层楼高,门口到地面用绳子扎着一具简陋的木梯,有位面上堆积着许多皱纹、两条长长的须子垂到胸口的老鱼人正坐在楼梯上,双手拄着根拐杖发呆,看样子他就是这村子的长老了。

铜雀上前恭恭敬敬深施一礼,用以廖内语打招呼,鱼人长老双目圆睁瞪了他许久,似乎没有听懂的样子,却回过头,用一口字正腔圆的大明官话慢悠悠对建文说道:“阁下便是大明的太子建文吧?”

铜雀没想到这鱼人长老竟然会说中国官话,而且居然晓得建文的身份,建文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得不知所措。

鱼人长老见众人惊异的样子,不慌不忙地又对着铜雀说道:“我不光知道他是大明太子,还知道您是铜雀老先生,至于我为什么知道这些,你们不必知道。你们既然要去佛岛,我自然会为你们指路,这也是我们这一族人守候与此的宿命所在。不过太子爷,你可有带着传国玉玺?”

见鱼人长老对自己底细知道得清清楚楚,建文反倒不觉得惊慌了,人家和老阿姨一般能掐会算也未可知。既然对方说可以为他们前往佛岛指路,建文也就点头答应着去掏玉玺,捧着走上阶梯,要交到鱼人长老手里。

鱼人长老坐在楼梯中间不上不下的位置,建文单手捧着玉玺,另一只手还要去抓楼梯,以免自己摔下去。走到鱼人长老面前,建文将玉玺举起,给他看玉玺下面“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铭文。忽然,他想起海滩上的那七、八具鱼人尸体,随口问鱼人长老:“我等到此岛屿时,见到海滩上有七、八具似乎是贵村村民的尸体,不知是怎生缘故?”

突然,鱼人长老毫无表情、犹如僵尸的脸抽动了一下,带动着眼皮也跟着动了。这举动只在一闪之间,却被建文看得清楚,他觉得哪里必有缘故,抓着玉玺的手下意识紧紧扣住了玉玺尾端的盘龙钮。

“他们是被人杀死的……”

鱼人长老没有接玉玺,他的手颤抖了。建文看到长老身后黑洞洞没有门的屋子里,一高一矮两个身影转了出来。高的正是阴阳师芦屋舌夫,而矮的手里拿着金色折扇,不是幕府将军又是哪个?

“嘿嘿嘿嘿嘿……”在将军的狞笑声中,建文手一松,传国玉玺脱手掉落,在楼梯的隔档上磕了下,然后顺着楼梯缝向下落去。

建文急向下看,只见二十几名黑色铠甲的日本武士将铜雀等人团团包围,哈罗德见玉玺从建文手中落下,猛冲几步跃起,半个身子在沙土地上滑行了几尺远到楼梯正下,双手刚好接住玉玺。

忽然,哈罗德“咦”的一声,他手中的金镶玉玺由于在楼梯上的这一磕,镶金的那角竟然和本体脱开条大缝。建文记得小时候听右公公讲过,这传国玉玺本是赵国的和氏璧,后来被秦始皇得了去刻成玉玺,上面的“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篆书铭文还是秦丞相李斯写的。后来汉朝王莽篡位,索要玉玺,太后怒掷玉玺摔掉一角,王莽命工匠用黄金镶嵌修补。

哈罗德忍不住用指甲用力去抠玉玺上金角的缝隙,金角竟然被他“噗”地一声抠了下来。令在楼梯上观看的建文意外的是,金角被抠下的部分,竟然连着个寸许长的尾巴。

“这是何物?”哈罗德忘记正身处被日本武士包围的危险之中,从衣兜掏出放大镜,趴在地上拿起掉了金角的玉玺仔细看,只见玉玺缺失金角的部分被掏了个长长的洞,似乎是为了隐藏这个柱体以便不被人发觉。再看黄金角上的柱体,竟是个八角形,八角柱顶端竟用凸雕法刻着一个小小的曼陀罗纹章,曼陀罗的每一角中还纤毫毕现地刻着个小小的佛像。

没等哈罗德再仔细观看,玉玺和金角早被旁边的武士抢去,然后攀上楼梯献给幕府将军。当这名武士从建文身边走过,建文好想冲上去抢过来,但他知道,只要自己轻举妄动,腾格斯、铜雀和哈罗德就会被日本武士们剁成肉泥。

从武士手中接过金角,幕府将军翻来覆去看了几番,细细的吊眉毛上扬,“噢”地发出声感叹,然后笑嘻嘻地抬起头问舌夫道:“那句明国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芦屋舌夫用扇子挡住嘴,“呵呵”干笑几声,回答道:“我猜将军大人说的应该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评论已关闭。